『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53章 想不想為皇上效力

[字數:6123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3:00]



  第253章 想不想為皇上效力

  “嗯,木馬……啥?木馬?”謝宏本來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可被正德這招天外飛仙一激,一下就跳起來了,即便以他的淡定,也是立時就凌亂了。

  二弟這要求太奇葩了,木馬?那不是島國女藝術家才喜歡騎的東西嗎?嗯,越是德藝雙馨的那種越喜歡騎……

  “咳咳,你想要啥樣的?三角的?還是上面帶點配件的?或者……”

  好吧,哥要努力適應,誰還沒點愛好啊?雖然這種嗜好比較怪,可在后世也算不得多奇葩,不就是木馬么?哥雖然沒騎過,但是見識過的可多了。手藝和見識,是謝宏最厲害的兩個優勢了。

  “啊?還有這么多花樣啊?”聽著謝宏一一列舉的名目,正德的眼睛瞪得溜圓,在心里左挑右撿了一番,才遲疑著問道:“只能選一樣么?”

  你還想都嘗試一遍?謝宏很無語,敷衍道:“其實效果都差不多了,左右就是那么回事……”以前看動作片的時候,第一次看到了倒是新鮮,可看得多了,來來去去也就是那么回事,都嘗試一遍,會很受傷的……

  “那就要速度最快的好了。”正德提出了具體的要求。

  二弟你又用錯詞兒了,你應該說頻率最高的才對吧?不過,那玩意需要電動馬達,現在還真就做不出來,不然用人力的試試?這個要求讓謝宏很是犯愁。

  “最好能跟我的追風跑的一樣快,這幾天謝大學士進宮比從前還勤,騎個馬都不安生,所以,大哥,你做個能跑的木馬給我,這樣謝大學士就說不出來什么了。”正德卻沒留意謝宏的神情,自顧自的說著,在他心里,這世上就沒有謝宏做不出來的東西。

  ……原來是我邪惡了,誤會了。謝宏聽明白了緣由,不由滿頭是汗,愛情動作片果然不能看太多,后遺癥很大耶,連哥這樣的正經人都變邪惡了……

  “也就是說,二弟你想要一個能跑得很快,然后還不是馬的東西是吧?”謝宏一邊說話,一邊在心里盤算著,這不就是單人的交通工具么?這樣一想,就不是很難了,在后世這種東西挺多的,謝宏自己最熟悉的當然就是自行車了。

  可自行車也有問題哦,鏈條軸承倒是罷了,耐用性也可以不考慮,但是沒有橡膠,緩沖性要怎么解決?

  “對,對,最好是誰都叫不出來名字的,我要嚇謝大學士一跳,然后還要讓他相勸諫都勸諫不了,哈哈……”大概是想到了謝遷勸諫時啞口無言的樣子,正德樂不可支的大笑著,可見他對謝遷的怨念之重。

  “好吧,你等著好了,這兩天就做給你。”謝宏隨口說著,有些心不在焉。

  正德的要求沒什么,他已經有了想法,那種東西技術含量也不算太高,可謝遷突然增加了入宮的頻率,卻引起了他的警惕。

  一直以來,在和外朝為敵的時候,他一直表現得從容鎮定,讓身邊的人都傾佩不已,包括正德在內,都把他當做了主心骨,正德甚至已經把他當成小叮當了,好像他無所不能似的。

  可實際上謝宏一直都戰戰兢兢的,要知道,他面對的敵人可是極其強大的,實力遠在他和正德之上。現在看似順風順水,不過是構筑在對方投鼠忌器,不愿意承擔太過嚴重的后果的基礎上而已。

  此外,他料事如神,謀略深遠的形象其實也是建立在很多誤會和巧合之上,實際上,不過是趁著對方對自己的不熟悉,以及準備不夠充分,這才形成了亂拳打死老師傅的局面。若是對方緩過勁來,全力應對,還真不知道鹿死誰手呢。

  歷史上的正德也是一度掌控了局面,雖然沒有徹底壓倒文臣,可也奠定了優勢,可最終呢?他應該也不過是小小的疏忽了一下,結果命就沒了。對謝宏來說,正德的經歷就是對他最好的告誡。

  上次神機營的出動更是讓謝宏震動,若不是當時太忙,讓正德陰差陽錯的攪了局,也許他已經損失慘重甚至尸爆荒野了呢。那群士大夫可不單只有嘴皮子上的功夫,他們心狠手黑,老謀深算著呢。

  所以,謝宏的警惕性一直很高,試探的時候也很小心,他做的事雖然讓文官們很難受,不過實際上的損失并不大。

  比如這次變相的收取商業稅,總額看似龐大,實際上卻是分開幾十年算,一年幾萬兩對于朝臣們算不得多肉疼。這就是謝宏的小心之處了,他如果一定要強行收取全額,也許會成功,卻也很可能讓朝臣們徹底反彈。

  反是現在這樣,朝臣們心里不爽卻都捏著鼻子認了,士大夫們傲慢慣了,就算一時受點小挫折,也不會認為自己真的會失去以往的地位,更不會認為謝宏這樣的弄臣能得意多久。

  當年的王振、汪直之流比謝宏威風多了,可結果如何?小人得志不過一時而已,破財免災一兩年,也不過十萬兩銀子罷了,事后換得一個勇斗奸佞的清名也是不錯,總好過韓貫道那樣狼狽。

  依照曾鑒和謝宏兩人研究后的分析,文臣的心態大致如此,所以,謝宏才放手施為。

  當然,沒有大動作卻不代表對方無動于衷,謝遷的舉動在正德眼中,似乎沒什么異樣,他被嘮叨習慣了,多幾次少幾次他也不會放在心上。可對謝宏來說,已經足夠引起他的警惕了。

  “說話算數,一定要快點哦。”正德向來是閑不住的,剛剛跟謝宏長篇大論,已經讓他渾身癢癢了,得到了想要的許諾,他也不多待,幾步就跑走了,連謝宏想細問一下詳情都沒來得及。

  等謝宏追出去的時候,已經看不見正德的身影了,正搖頭苦笑時,卻見樓下人影一閃,抬眸一看,卻是馬永成。

  “謝大人!”

  聲音充滿了景仰之情,馬永成現在對謝宏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從珍寶齋開業以來,經過他手的銀子已經近千萬兩了,從前他別說見過,就算是聽都沒聽過這么多錢!和大明一年歲入都相差無幾了,這是點石成金么?

  珍寶齋開業不過一個多月,收入就已經超過大明一年的收入了,而且,可以預期的是以后的收入只會多,不會少。代理生意雖然不會有多大進展了,可貴賓定制卻剛剛有個開端,何況版權費也將是源源不斷的,以后還用為錢的事情發愁么?

  所以,馬永成高興啊,看著謝宏的眼神如同看著一座金山。

  “馬公公,你怎么有空上來?”謝宏問道。

  馬永成諂媚的笑笑,低聲說道:“謝大人,于姑娘來了,您不是說過,她來時不能讓別人看到,要隱秘些么?您知道的,咱家口風很緊,事后保管外面不會有半點風聲……”說著,馬永成會心的看了謝宏一眼。

  “……”跟一個公公對曖昧眼神,謝宏還是第一次,他后背有點發冷,急忙道:“馬公公,勞煩你了,你讓于姑娘上來吧。”

  “您放心,保證隱秘!”馬永成樂顛顛的下樓叫人去了,臨走還不忘保證著。

  哥就發現了,二弟身邊的人就沒幾個靠譜的。謝宏很是無奈,于春麗是他預定的情報頭子之一,往來當然要隱秘點了,結果馬永成那家伙想到哪兒去了?真是太邪惡了,哥可是正經人。

  “謝大人,您今天讓奴家來,可是有了……”這段時間,謝宏覆雨翻云的手段,春麗也都看在眼里,心里更是火熱,能搞出來這么大的場面,麗春院那點小事還算個事兒嗎?因此,她也顧不得多客套,略略寒暄兩句,就問起了正題。

  “嗯,于姑娘,那件事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謝宏微笑著點點頭,春麗正心花怒放時,他卻話鋒一轉,道:“不過,本官今天請你來卻不是為了這件事。”

  “請大人示下。”春麗控制情緒的能力猶在謝宏之上,雖然很興奮,可聽謝宏語氣有些凝重,她也是斂起了笑容,肅聲應道。

  “這些天來,于姑娘幫了本官不少忙……”謝宏的想法沒錯,這個時代青樓確實是消息集散地,通過春麗提供的情報,他制定計劃的時候也省了很多事。

  “大人言重了……”春麗不知謝宏想說些什么,也不敢胡亂接話。

  “不重,一點都不重,本官做事,講究一個有功必賞,有勞必酬,你給本官出了力,自然是要賞的。不過,具體賞什么,就要于姑娘你自己選了。”謝宏一副高深莫測的架勢,讓春麗有些心驚。

  “小女子愚鈍,還請大人明示。”

  “機遇和風險向來并存,本官的酬勞也是如此,本官先從風險最小的說起好了……”謝宏豎起一根手指,“一則,就是這次工程,本官給你個優惠價,嗯,打個五折好了,于姑娘意下如何?”

  “大人厚恩,小女子感激不盡,不過,恕小女子冒犯,大人既然說還有其他選擇,可否說給小女子聽聽呢?”春麗抿嘴一笑,風情萬種的說道。

  最終的工程款還沒定,不過依照珍寶齋的規矩,至少也是十萬兩以上,那就是說,這個折扣至少是五萬兩了。這么多銀子,即便麗春院號稱京城第一,春麗也是有些心動的,可聽謝宏話里意思,這卻是個最低等的酬勞,那豐厚的又將如何?她也不由有些期待。

  “當然可以。”謝宏又伸出一根手指,“那就是本官把貨款全免了,不過,卻要入個股,股份么……不多,一成就可以了,于姑娘,你意下如何?”

  若說剛剛只是有些心動,現在春麗心里卻已經火熱了,要不是知道謝宏還有下文,她恨不得馬上就答應下來。能成為京城第一青樓,麗春院當然也是有靠山的,這個靠山還很強大,就是前任左都御史戴珊。

  雖然御史們各有淵源,從屬于不同勢力,但名義上左都御史依然是一把手,實權當然不小,麗春院有這么個后臺,當然是順風順水。春麗本是樓里面的頭牌,也是仗著戴珊的寵愛,這才轉了職,成了老板娘。

  只不過好景不長,弘治十八年,也就是去年,戴珊病死了,戴家除了他又沒有杰出人物,無奈之下,只好扶柩歸鄉去了,麗春院也就成了無主之地。

  春麗是個心思通透的,當然知道京城的水有多深,沒有靠山的話,一定會被人連皮帶骨吞掉的。于是,一番拉攏聯絡之后,她找上了順天府府尹黃宇。

  不過,順天府尹的權勢也就那么一回事兒,保得麗春院不被人奪去還行,想跟人別苗頭,黃大人提供的助力就遠遠不夠了,所以在這兩年,麗春院也就每況愈下了。

  屋漏偏逢雨,黃宇不知死活的惹上了謝宏,又好死不死的撞上了正德,結果麗春院的靠山又悲劇了。還是那句話,在京城混,上面沒人是肯定不行的,所以春麗又再次行動起來。

  這次就沒前次那么容易了,知道底細的都不肯接手,兩個東家,一個身死,一個罷官,大家都覺得麗春院是個很不吉利的地方;不知底細的多半地位都低,更是獅子大開口,顯然打的都是吃一票就走的主意。

  于是,春麗尋找新靠山的行動也就停滯住了。

  她這次來珍寶齋,也未嘗不是存了試探的心思,不然她來時又何必把所有姑娘都帶上了?謝宏說的正是她預想中最好的結果了,投靠瘟神名聲當然不好,可她是妓女,而不是士大夫,才不用考慮名聲呢。

  “大人言猶未盡,可是還有……”春麗勉強壓抑著自己的喜悅之情,又是問了一聲。

  “還有么,那就是……”謝宏這次卻突然將手背轉,旋風般轉過身來,目光如炬,直盯著春麗的眼睛說道:“你愿不愿意為皇上效力?”

  這句話象是一個霹靂般在春麗耳邊炸響,讓她的耳朵嗡嗡作響,腦子里也是一片混亂。任她事先如何猜測,也全然想不到,謝宏說出來的最后一個報酬竟是這么一句話。

  為皇上效力?自己?除了幾分姿色,自己還有什么?居然能談得上為皇上效力?春麗愣愣的站在那里,半響說不出話來。謝宏也不催促,只是微笑的看著對方。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