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33章 財源滾滾

[字數:5065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3:00]



  第233章 財源滾滾

  剛有人從珍寶齋出來的時候,外面等候的人群自是一陣騷動。大伙兒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被吊了這么長時間的胃口,然后眼見著謎底就在眼前卻不能一睹為快,這叫人如何能不急切?

  于是,除了排隊排在前面的舍不得位置,其他人都是圍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詢問。有的問臺球,有的問擺鐘,也有問其他的,都是恨不得一次問個清楚明白,以滿足好奇心。

  看過的人本就感觸萬千,巴不得想要跟人分享一下呢,也是毫不吝嗇,把自己看到聽到,以及受到的震撼通通分享了出來,講到種種神奇之處的時候,更是眉飛色舞,指手劃腳,說的那叫一個詳細。

  可是,光憑語言描述,還真的沒法把那些聞所未聞東西形象的展示出來,尤其是里面的珍寶,神奇的地方并不單是形象功能,還有聲樂效果。任那些看過的人口才如何,聽者卻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在腦海中形成一個鮮明的形象。

  倒是有不少人買了東西出來,可只要是有點腦子的,便不會在這樣的地方,當著這么多人展示,番子維持的可只有排隊的秩序,而沒說管不管治安問題,萬一被人搶了怎么辦?

  看今天這架勢,珍寶齋里面東西雖多,又是限購,可還真的未必架得住這么多人買,沒準兒以后就買不到了也說不定呢。

  八音盒的音質到底如何清澈?臺球到底為什么既有樂趣又高雅?珍寶齋出品的樂器又到底是怎么個精品法?更別提那個擺鐘到底有什么樣的魔力,才達到了傳聞中的那個效果了。

  聽過之后,大伙兒反而更加心癢難撓,種種未知之謎,讓他們心馳神往,若不是維持秩序的番子實在可怕,珍寶齋門前早就大亂了,人人都想早一點進去看看,以一飽眼福。

  能夠聽得分明的只有馬昂說的那兩句話了:珍寶出品,必屬精品。這句話肯定是毫無疑問的了,眾人也都信服;另一句口氣就太大了點,有求必應?

  些微的不服氣和質疑,又加重了人們的好奇心,因此,就算不斷有人出來,把謎底揭開,可珍寶齋門前等候的人卻是不減反增,人氣愈發高漲了。

  樓下人氣鼎盛、財源滾滾;樓上董事長朱厚照也是眉開眼笑,而大掌柜的兼首席設計師卻是愁眉苦臉的。

  謝宏頭疼啊,一是為了球臺上的局勢——他又被正德把白球給做上了,貼球加貼庫!這叫一個難解;另外,正德嘴里面問的那個問題也讓他回答不出來——朝鮮那個國王的死,跟哥真的沒啥關系呀!

  “大哥,你一定得教教我,到底要怎么送鐘,才能直接把人給送死了。”謝宏頭暈腦脹,你瞧瞧這問題,這是一國之君該問的問題嗎?可偏偏正德卻是不依不饒的,兩只眼睛瞪得溜圓,連剛把謝宏難住的得意勁都拋開了。

  “這個嘛……二弟,我要是說我是無辜的,你信不信?”謝宏砸吧砸吧嘴,覺得自己這句話好像沒啥說服力。

  “大哥,一世人兩兄弟,你可不能嘗試哇。”果然,正德把腦袋搖得跟撥楞鼓似的。

  “可我真的是無辜的啊……好吧,跟我也有那么一點點關系。”

  剛聽到朝鮮的消息時,謝宏是挺高興的,不是為了那個外號,而是這個消息把開業前的宣傳推向了巔峰。

  由于王岳的亂入,之前的懸念已經很大很多了,這一下又加上了神秘色彩,宣傳效果自然是無與倫比的。

  后世電視上的那些某明星減肥一百公斤的小廣告,就是這個套路。久經廣告轟炸的后世的觀眾都吃這套,何況是這個時代的人?

  所以,最初的時候,謝宏是很高興的,還饒有興致的打聽了一下那個很會湊趣的李隆的消息。打聽清楚之后,他愕然發現,這個李隆他還真知道,在后世一部***古裝戲里看到過,嗯,就是講一個女廚師改行當醫生的那個故事。

  在沒有他的歷史上,燕山君李隆也是死于政變,不過他的到來似乎讓這個進程加速了。那兩個使者是李隆的親信,這趟出使辦事不利,除了一個擺鐘,兩人兩手空空的回了國。

  李隆見了擺鐘很高興,可他還沒來及展示給大臣們看呢,就被原本就對他不滿朝臣們給推翻了。想想也是,本來就遭了災,然后使者不但沒訛詐到大明,帶回來足夠的錢糧,甚至連本來該有的回賜都沒要到,怎么能讓大臣們甘心?

  于是,李隆就倒霉了,從國王變成了燕山君。

  也是因為這樣,謝宏才會覺得這事兒跟他有點干系,要不是有他,沒準兒就讓***們敲竹杠成功了。可就算成功,不也才一百萬兩銀子嗎,誰知道那個半島咋就窮成這德性了?為這點銀子就把國王給弄死了,真是野蠻哦。

  看看咱們大明,哥在京城開了一個店鋪,這才多一會兒啊,營業收入就達到三十萬了,沒準兒等今天結束的時候就能有個百八十萬了,京城的有錢人這叫一個多!

  而且,這還是二樓、四樓沒開張的情況下呢,等這兩個最富盈利能力的項目開始運營,就是一個月的利潤也不止一百萬兩啊。

  “二弟,咱們不說這個了,還是來談談珍寶齋的發展的重要問題好了。”謝宏面容一肅,開始轉移話題,順手還把球桿扔在了球案上,把上面的球局給破壞了。

  “大哥,你又耍賴……”正德很是不滿的哼哼著,嘴嘟起老高。

  “謝大人,您真是太神奇了,這珍寶齋說是日入斗金都不夠,簡直就是一座金山吶!”馬永成雖然在正德身邊伺候著,可心思卻全放在樓下了,眼見著一**的人空手進來,帶著東西出去,他這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這都是錢吶!

  雖然那些寶貝價格定的不高,可除了一樓那些雕刻品,多半也都是過千兩的,買的人又多,這一天下來還能少賺了?難怪謝大人說錢不是個事兒呢,還真就是這么回事。

  原本還有些不信,今天一看,馬永成是徹底信了,如果天天都能如此,這珍寶齋一年下來的盈利,沒準兒比國庫里的銀子還多。剛才正德在玩,他不好開口,這時見謝宏得了空,他急忙奉承起來

  “還差得遠呢。”謝宏滿不在乎的擺擺手,全然不以為意,真正賺錢的項目都還沒開始運營呢。

  “謝大人,咱們店里備下的貨很多,為什么還要限購呢?以小人之見,若是不限購,那賣出去的貨品恐怕會多得多……而且,咱們的東西價格那么低,他們要是拿出去轉賣,咱們不是虧了?”

  馬永成對經營之道也有些自己的理解,他和谷大用原本就是給正德管錢的,谷大用管花,他管賺。皇莊以前都是他在管,包括那幾家店鋪也是,所以問的問題也都問到了點子上。

  “但憑一個京城,市場是有限的,既然咱們能保證貨源的充足,又把價格降到了一個能讓很多接受的水平,那么市場當然是越大越好。開始的第一個階段,不在于賺多少錢,主要還是要打出名氣去,等最賺錢的項目開始運營,那才是收獲的時候呢。”

  謝宏也不藏著,詳細的給馬永成解釋道。正德身邊可信的人就那么幾個,他自己身邊的人才也不多,在經營上面,除了馬文濤就沒別人了,所以馬永成既然有興趣,他也不吝于調教出一個職業經理人來。

  “為了擴大市場,最簡潔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轉賣,賣得越遠越好,越多越好,產品是咱們獨家生產的,他們打下來的市場也都是咱們的,何樂而不為呢?所以要限購,引顧客中那些有經營眼光的人上門,然后詳細規劃……”謝宏開始講述后世代理經營的理念。

  “那樣的話,咱們自己去開店販賣不是賺的更多嗎?”馬永成又問道。

  “只是理論上賺的更多罷了。”謝宏搖搖頭,“若是開店,咱們得派可信的人手過去,然后要運送貨物,還要持續經營……最麻煩的是,還要防止有人搗亂破壞,風險太大了。”

  文官們暫時的偃旗息鼓,并不是放棄,而是在尋找機會呢,現在謝宏這邊只有三個點:皇宮,軍器司,珍寶齋沒有任何破綻,文官無從下手。可這邊若是擴張起來,那就不一樣了,文官們會坐視不管才怪呢。

  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馬永成臉也有點發白。前面倒不算什么,也就是耽誤些時日而已,可若真的是盲目擴張了,沒準兒會出大事的,還是謝大人思慮深遠啊。

  “謝大人,您一直說的更賺錢的項目……是臺球和那個貴賓定制嗎?”

  “正是。”謝宏點頭。

  “可以今日所見,那臺球并無人購買,其實……”馬永成有些遲疑。

  “他們多半是想著回去仿制吧,沒關系的,我自有辦法。”謝宏曬然一笑,天朝人愛山寨他向來是知道的,雖然不知道在這個方面,明朝具體的情況,可貪***宜是每個人都會的,他自然早有預計。

  “那個定制說是有求必應太過了吧,若是有人咬著不放,提出些不切實際的要求來砸牌子怎么辦?”馬永成想的頗為周全,他彎下腰,壓低聲音道:“比如說要飛什么的……”

  “只要是手藝能實現的要求,那就無妨,其他的,呵呵,那還真就沒有實現不了的。”謝宏也壓低了聲音,道:“只要他不怕死,便是要飛,那也容易得很。”

  飛還不容易,熱氣球那玩意沒啥技術含量,關鍵是不怎么安全。謝宏壓低聲音也是怕讓正德聽到,否則他聽到這個,肯定會纏上來的,可謝宏哪敢讓他冒那個險呀?

  “總之,馬公公,跟那些人談代理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店里其他事,就交給馬大哥。嗯,我呢,就負責貴賓定制這里好了。”抓到了苦力,謝宏馬上就把工作分派出去了,這叫因人致用。

  “就讓咱們大干一場,賺他個金山銀海吧。”把工作分派完畢,謝宏無事一身輕,于是高興的笑了起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