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17章 王岳是個好公公

[字數:6227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2:00]



  第217章 王岳是個好公公

  三更到~今天成功了,讓這個良好的開端喻示著完美的結局罷。

  ————

  謝宏不是第一次被人罵做妖孽了,早就有了免疫力,何況還是隔了十里地之外罵的,所以,王岳的怨念并沒有及時的傳達到他的耳朵里。

  不過,他這會兒確實有點兒頭疼,原因當然就是他面前的這位二弟了。

  “大哥,我已經能打出一桿清了……”正德很興奮,小臉似乎都要泛出光來,很是自豪的對謝宏夸耀著。說完后,就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謝宏,那表示分明就是在說:夸我吧,好好的夸獎我吧。

  “二弟,你真是太厲害了……”謝宏心思多玲瓏,多善解人意啊,比張永高鳳那倆二貨可強多了。何況他這也不是違心之言,而是發自真心的夸獎。

  斯諾克這游戲技術含量很高的,謝宏自己手雖然很巧,可卻沒專門練過,一桿清這種高難度的成績,他也不過是偶爾才能打出來。而且他現在做出來的臺球雖是比后世高檔,嗯,象牙做的球,全天然實木的桌子和球桿,肯定高檔啊!

  可綜合起來,總體上的技術含量卻是不如后世的臺球的,象牙的彈性肯定要落后于后世的塑膠球;邊庫用木頭,彈性和耐久程度也都略遜;包括桌面的純毛皮,說起光滑程度,其實比起后世也差了不少……

  所以想打得好,需要的技術水準也就更高了,他給正德演示那天運氣不錯,這才打出來了一次,讓他沒想到的是,正德才玩了一個月,居然水平就這么高了。

  正德運動天賦高倒不讓謝宏頭疼,關鍵的問題是,高鳳那個二貨猜的不錯,正德果真是出來找謝宏當對手,或者說找陪練來了。

  “大哥,你跟我進宮陪我打球吧,馬永成和老劉他們太笨了,打不準就算了,還經常打脫桿,把我的臺球案子都劃壞了……”正德喋喋不休的說著,顯然怨念很大,而馬永成一頭大汗的在旁邊陪著笑。

  八虎這幾個年紀都不小,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和運動能力肯定不成,年輕點的倒是還好,張永水平就不錯,可跟正德這個運動天才相比,那就差遠了。幾人這一個月來,與其說是陪練,還不如說是觀眾呢。

  馬永成自然是飽受煎熬,聽著正德的抱怨,他眼前仿佛出現了那熟悉而親切的馬廄……

  謝宏也很頭疼,按照正德的說法,他覺得自己八成也不是對手了,這輸贏倒是無所謂,但是時間上他卻是耽誤不起的。

  谷大用那邊已經傳了口訊,說珍寶齋已經籌備得差不多了,就差過幾天掛上招牌,就可以開業了;而董平初至,煉鐵作坊,尤其是原始的高爐的建設,沒有謝宏親自的參與可不行;何況,曾鑒又示了警,說文臣那邊也有謀劃,珍寶齋很可能已經暴露……

  最后,還有備貨和宣傳的問題,謝宏現在確實是無暇分身的,他很想對正德說:二弟,大哥現在一分鐘幾千兩銀子上下,哪有空陪你玩啊?

  當然,這只是他想想罷了,就算不考慮正德的心情,也要考慮朱厚照同學的纏人本事,要是他那么說了,正德肯定會纏著他不放的,那麻煩就更多了。

  謝宏嘆了口氣,沒辦法,自己做的孽只好自己來償了,誰讓他做了臺球這玩意給正德呢?不過,想讓正德消停一個月,老老實實的呆在乾清宮,還非得這東西不可。

  王岳對正德的了解沒有任何偏差,謝宏也是深有同感的,朱厚照喜新厭舊的程度,確實可以跟后世的90后非主流相比。

  而且他性格也外向,更是閑不住,想讓這么一個人當宅男可不容易,除非有了電腦和網絡,那倒是另當別論。可惜,謝宏只是穿越的手藝人,不是神仙,所以,他只能另外想辦法。

  俗話說:術業有專攻,確是不錯的。王岳覺得不可能的事情,謝宏卻是想到了。

  回想了一下正德對每件東西的喜好程度,和持續時間之后,謝宏機敏的發現了規律,那就是功能性!

  正德對所有新奇的東西都感興趣,可會喜歡多長時間,要看這東西的功能如何。比如八音盒可放音樂,所以正德把玩了一天多的時間,后來扔一邊了,大概是因為曲子只有一首,聽多了就膩煩了。

  其后的七寶塔精巧程度遠超八音盒,可正德只看了一個熱鬧。原因很簡單,那玩意沒有任何功用,鐘聲是模擬出來的,遠不如真正的大鐘,所以,正德只對它被砸碎,金花四濺的那個瞬間感興趣,大抵是因為很炫麗又或是當初顧太醫表演的太過精彩的緣故……

  鋼琴功能雖好,可即便是喜歡音樂,對于練鋼琴這種辛苦活兒,正德卻是敬謝不敏的。謝宏也很理解,后世哪有幾個孩子喜歡天天練那個啊?鋼琴更像是一部機器,練的時候是要下苦功的,而且過程還沒有什么趣味。

  更何況,謝宏這邊有兩個天賦驚人的樂師,對正德來說,想要聽曲子,直接到大哥家里聽就是了,何必自己去練呢?大哥說了,這叫人盡其用,是領導者必須掌握的技巧。

  其余的東西也都差不多,多半就是看個熱鬧罷了,懷表擺鐘之類的,正德根本不可能喜歡的,那玩意是看時間的,有啥好玩?

  想通了此節,謝宏就想辦法了,功用最多的玩具,當然是競技項目了,而其中能夠在室內進行的,則以臺球居首。

  在后世,臺球這項運動的起源眾說紛紜,有說是華夏,也有說是歐洲各國,不一而足,謝宏也沒確切的考證過,可這運動的大肆興起卻是在歐洲沒錯,斯諾克這個玩法更是毫無疑問的源自于英國。

  這個玩法是有典故的,那是在十八世紀,英國最強大的,號稱日不落帝國的時候。由于對于強大國勢的自豪,所以斯諾克開始在當時的貴族間流行起來。

  其中的寓意是這樣的:臺面上的白球代表著大英帝國的無敵艦隊,各色花球則代表著殖民地,紅球代表著已經征服的,其余的是未征服的。

  游戲的規則就意味著,無敵艦隊可以指哪兒打哪兒,就算一時打不到的,也可以跨越征服后的殖民地,一一征服,最終稱霸世界的意思。

  正因如此,謝宏才會做出桌球,然后向正德推薦,他覺得這個寓意很不錯,很適合讓大明的皇帝賞玩。他把東西做出來,然后解釋及演示后,正德果然兩眼放光,對其中的寓意更是大為贊嘆,于是,就有了他一個月的宅男生涯。

  當然,謝宏也不是神奇的孔明,可以算無遺策,正德的運動天賦是他沒考慮到的,本以為正德玩個十天半月有可能會膩煩,可卻沒想到他足足玩了一個月,水平還這么高,這個意外讓謝宏覺得有些棘手,怎么滿足欲求不滿的二弟呢?

  看著一臉期待的正德,謝宏真覺得這家伙不反穿越去現代真是太浪費了,才玩了一個月就有這樣的水準,要是苦練個一年半載的還了得?肯定直接壟斷各種大師賽,什么奧沙利文,什么希金斯,還不都得靠邊站啊?

  另外,正德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也出乎了謝宏的預料,其實按他原本的計劃,正德只需要保密十來天就足夠了,然后借著前期的保密制造懸念,后面再把消息放出去,不就能引起轟動了?

  這可是御用的!而且形象代言人是皇帝,又有前期的懸念在,這樣的宣傳,效果還用說嗎?

  謝宏預計,這樣一炒作之后,臺球應該就可以風行京畿了,然后自然就可以再多一個賺錢項目了。只可惜,跟正德組隊,意外實在太多了,這么好的一個炒作居然也泡湯了,真是太令人遺憾了。

  “要是能再多找些人來玩就好了……”正德猶自念念不休,他倒是看出來謝宏的為難了,可臺球是競技項目,沒人陪著玩樂趣就要下降很多,當然陪著玩的水平不夠也不行,所以他還是不甘心放棄。

  計劃不如變化,干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謝宏心念一動,道:“二弟,其實想找多些人陪你玩兒也不難……”

  “真的?”正德眼睛一亮。

  見目標上鉤,謝宏繼續忽悠:“這東西關鍵還是在于一個推廣,只要玩的人多了,那水平高的肯定也多啊!所以呢,最重要的還是推廣……”

  “那要怎么推廣呢?”正德似懂非懂的問道,道理倒是簡單,可謝宏嘴里老是跳出來新鮮詞兒,讓人理解起來比較費勁。

  “當然要靠珍寶齋了!二弟你可是珍寶齋的董事長,這些事情你得上心才行。”謝宏語重心長的教導道:

  “只有通過珍寶齋把臺球賣出去,賣給很多人,他們才有的玩,是吧?而且價格要高,這樣一來,能買得起的人八成都是比較有空閑的,才能去練習,對吧?練習多了,水平自然也就高了,沒錯吧?”他越說越覺得有道理,同時也就越興奮。

  “等以后玩的人足夠多,咱們還可以舉行聯賽么,嗯,就叫大師精英賽好了……臺球影響越大,咱們賣出的設備也就越多,同時水平高,能陪二弟你玩的人也就越多,當然,咱們賺的錢也就越多……”

  說著,謝宏面容一肅,話鋒一轉道:“所以說,二弟,你現在要研究的不是提高球技,而是應該想辦法盡到你董事長的責任才對,要努力推廣咱們的店鋪才是正理。”

  “喔,原來是這樣。”正德恍然大悟。朱厚照雖然聰明,也不過是個厚道的懵懂少年罷了,自然招架不住謝宏的長篇大論,理所應當的中了招。

  他倆在這里嘀嘀咕咕,旁邊卻是有人的,馬永成見怪不怪,對此表示沒有壓力,直接無視了。可曾鑒卻是第一次見到這景象,老人很是目瞪口呆,難怪謝賢侄當初那么有把握呢,他是真能忽悠啊,而且偏偏皇上就吃他這一套,莫非真是天定的緣分么?

  “我應該做點什么呢?”正德開始躍躍欲試了。

  “最重要的是把消息散布出去,就是你這一個月沉迷于臺球的事情,你是董事長,長得又帥,所以形象代言人也責無旁貸……”謝宏微笑著,活像哄騙小紅帽的大灰狼,“其次,還得保衛……”

  “萬歲爺,萬歲爺,大事不好了!”

  正說話間,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哭喊聲,眾人抬頭一看,卻是劉瑾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馬文濤則是一臉無奈的跟在后面,顯然是沒來得及通報,就被這老家伙闖進來。

  “出什么事兒了?”剛進入狀態就被打斷,正德的臉色和語氣都不怎么好。

  “萬歲爺,宮里出大事了,王岳他……”劉瑾顧不上許多,哇啦哇啦一通講述,把剛剛紫禁城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講完又是大哭:“奴婢拼死阻擋了,可是那王岳卻蠻橫無禮,萬歲爺您看,奴婢的頭都被打破了……”一邊哭,他還一邊指著頭上的傷告著狀。

  “啊?王岳闖了乾清宮!”謝宏和正德異口同聲的驚呼起來,顯然是驚怒交集了。

  劉瑾心下大喜,王岳犯了這樣的大錯,萬歲爺一生氣,肯定是要完蛋的,那司禮監的位置……嘿嘿,除了俺老劉還能是誰?不枉自己自殘遭了這一番罪啊!剛剛還不覺得,這心下一定,感覺還真疼呢。

  “他沒有把朕的球案弄壞吧?”正德關心的跟劉瑾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這個……應該沒有吧?”劉瑾傻眼了,王岳一倒,他帶去的人自然也就亂了,劉瑾這才趁亂跑出來報信,哪有空關心球案那種無關緊要的東西啊?可萬歲爺的思路卻偏偏與眾不同,寢宮都被闖了,他卻去關心那球案,這是個什么路數?

  “老劉,你怎么這么不用心啊!”沒有得到明確的答復,正德自然大為不滿,痛心疾首的說道。

  劉瑾無言以對,慚愧的低下了頭,可隨即他又抬起來了,因為謝宏也是語出驚人,讓他不得不驚。

  “其實……”謝宏春風滿面,笑道:“王岳真是個好公公啊!簡直就是及時雨,大好人啊!”

  啊?闖了皇上寢宮,居然能得到這么一個評語!到底誰瘋了?除了正德猶自念叨著抱怨,其他人都茫然的看著謝宏,心中驚疑不定。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