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96章 工坊還是宮殿

[字數:5032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2:00]



  第196章 工坊還是宮殿

  過年好,拜年了。大年初一,小魚努力碼字中。這兩天爭取好好整理下細綱,然后努力加速。

  ————

  一到東長安街,谷大用就發覺不對了。

  他來的雖快,可兩千多人倒在大街上,卻不是那么容易收拾完的。更何況,錦衣衛打架沒人敢圍觀,可是錦衣衛撲街,這個就很有看頭了,也沒啥危險,所以這會兒也是人山人海的,圍觀者甚眾。

  谷大用的馬車也是寸步難行,可事情緊急,要知道,聽說謝宏這里危機,正德可是急的夠嗆,那是萬萬耽擱不得的。胖子無奈,只好下了馬車,擠進人群。

  本來他還想跟圍觀者打聽一下情況,可這些圍觀者都是后來的,看過直播的都縮在各衙門里呢,結果他打聽來的消息五花八門,什么都有。

  有的說是錦衣衛內訌,這個倒是沒錯,錢寧的傳訊說了,來犯的就是北鎮撫司的人,可說話的人也解釋不清,為什么地上躺著的都是一伙兒的。

  也有人看見了順天府和五城兵馬司的人,說是這兩個衙門為民除害,把兩邊的錦衣衛都給收拾了,相信這個說法的也是大有人在。

  實際上,錦衣衛跟后世的憲兵性質有些接近,跟民間交涉并不多,辦的案子多是針對百官的。開始的時候對武官的監視更多,后來文官勢大,錦衣衛也是與時俱進,變成文官的噩夢了。

  得罪了文官的下場是很凄涼的,會從各個層面上遭到打擊報復,名聲就是其中一項。別看在牟斌的領導下,錦衣衛很乖,可經過了文人們的各種宣傳,錦衣衛在民間的名聲卻是差得很。士大夫們都是正人君子,他們的敵人自然不是什么好東西了。

  所以,不論相信哪個說法,看了錦衣衛的慘狀,圍觀者都是興高采烈的。谷大用卻是越來越心驚,有順天府的參與,那可要命了,若是謝宏那邊落敗,只怕人已經給順天府捉了去,以朝臣們對他的憤恨,這時候,只怕去收尸都收不到完整的尸首了,萬歲爺那邊要如何交待?

  忐忑不安中,谷大用還是艱難的挪到了南鎮撫司衙門,不論如何,總得弄清楚了情況,然后給萬歲爺一個回話才是。

  一進大門,胖子就愣了神,謝宏連寒毛都沒掉一根,正精神抖擻的跟一群工匠模樣的人說些什么呢,那群工匠都是聚精會神的聽著,不時還有人發出驚嘆聲。

  谷大用很茫然,這是什么情況?看樣子是謝兄弟這邊打贏了?可看他這專注模樣,怎么像是斗毆事件根本沒發生一樣?那可是數千人的斗毆啊!

  衙門里值守的那些服色駁雜的人,胖子也認識,知道是護送正德返京的邊軍,谷大用也在宣府見過世面,所以很能理解這些人為啥比京城里的錦衣衛強悍。

  可這些家伙也是東一個、西一群的,都是懶洋洋的模樣,完全就沒有經歷過一場大陣仗的樣子啊。

  “谷老哥,你來了啊。”正茫然不解中,胖子聽見有人招呼自己,轉頭一看卻是錢寧。

  見錢寧這會兒也是一臉訕訕的表情,谷大用急忙問道:“錢老弟,今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傳訊傳的那么急,說的又嚴重,萬歲爺可是急得夠嗆,老哥我也是趕得要命,可這……”他一攤手,很納悶的盯著錢寧。

  “唉,說來話長……”錢寧嘆口氣,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又替自己辯解道:“谷老哥,不是小弟危言聳聽,你是沒看見當時的情況,外面黑壓壓一片人,可謝兄弟偏偏還一直挑釁,你說我能不急嗎?誰想到能是這個結果啊?”

  谷大用眼睛瞪得老大,嘴里也是打著磕絆,口齒不清的問道:“錢老弟,你是說謝大人故意挑事兒,然后趁機滅錦衣衛的威風?可錦衣衛是天子親軍,滅錦衣衛的威風,不就是滅萬歲爺的威風嗎?”

  “那倒不是,這事兒小弟也問過了,謝兄弟說的也有道理……”

  錢寧又復述了一遍謝宏的話,之后才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其實想想也是,不咬人的狗養來干嗎?牟斌那邊別說你我,就算是皇上下旨,他也是愛答不理的,要是裁撤了反而更好,前陣***里不是還說起西廠的事情嗎?”

  “嘖嘖,還真是這么回事。”胖子也是深以為然,尤其是說起西廠更是兩眼放光,他砸吧砸吧嘴,又問道:“那謝兄弟現在是做什么呢?”

  錢寧回頭看一眼謝宏,悻悻的說道:“他說:打了就打了,該干嘛干嘛。咱們看的天大一樣的事兒,人家根本沒放在心上。這不,他不知又從哪里找了些匠人來,都是木匠和磚瓦匠,說是要改建衙門。”

  “改建?”谷大用又迷茫了。

  “對,改建。”錢寧點頭,“謝兄弟說,現在的建筑布局不合理,又不利于保密,所以要拆了重建。哦,對了,連外墻都要重修,他說現在外墻太薄太矮,有安全隱患。”

  胖子抬頭瞅瞅兩人高的外墻,再看看謝宏那邊熱火朝天的景象,很是無語,這要說是有大將之風呢,還是沒心沒肺?就算是今天打贏了,而且也占了理,可這么大的事兒,手尾也是少不了,謝兄弟怎么就半點都不放在心上呢。

  不過現在可不是感慨或者發呆的時候,萬歲爺那邊還等著呢。搞清楚了狀況,谷大用先是松了一口氣,隨即又想起自己的另一個使命來。眼見謝宏那邊還是沒完沒了的,他干脆直接湊了上去,胖子也好奇謝宏煞有其事的到底在說些什么。

  “……總之,布局是最為重要的環節,既要符合工藝要求,又要合理利用空間,最關鍵的是保密和安全。所以,要遵從以下原則:便于運輸……確保安全……最后,還要考慮到以后改建和擴建的需要……”

  說是討論,不過侃侃而談的只有謝宏一個人,那些工匠只是偶爾發問或者贊嘆而已。謝宏說的東西不算如何高深,每個字胖子都懂,可組合在一起說出來,谷大用就完全聽不懂了。

  工坊這種東西不是很簡單,有個爐子就成了嗎?怎么到了兄弟這里變得這么復雜呢?光是原則就說了七八條。

  “煉鐵作坊是重中之重,所以設在中央地帶,周圍的道路要平整結實,方便運輸……火藥作坊比較危險,所以要設在邊緣地帶……組裝……質檢……休息室,對了,還要挖一條水路,方便取用,日后還能當做流水線,嗯,以后還要弄個水車……”

  謝宏說的興高采烈的,回顧了過去,強調了現在,順便還展望了未來。

  谷大用卻是徹底懵了,這是工坊?在紫禁城里蓋宮殿都沒這么多講究罷?他也不好奇了,因為他已經確定了,自己是怎么也沒法跟得上謝宏的思路了。

  于是他咳嗽一聲,打斷了謝宏的長篇大論,然后不顧眾工匠憤怒的目光,訕訕的說道:“謝大人,萬歲爺吩咐了,說您要是沒事的話,請您進宮一趟。”

  他這話一出口,連著謝宏在內,聽到的人都震驚了,皇上召見還分有事沒事的?那可是天子傳召,什么事還能大過這個?早就聽說這位謝大人是駕前第一紅人,現在看來這傳言絲毫沒有夸大,反而還不夠詳盡呢。

  想到來之前,自家還有些不情不愿的,眾人都是暗自慚愧。謝大人不但見識好,手藝絕,而且還慷慨大方,這么多秘訣竟是毫不在意的就傳授給大伙兒了,此外,甚至還體貼入微的準備了休息室!

  這么多年了,何嘗聽說過有人在工坊里給工匠準備休息室的?跟了這么一位大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這些工匠是謝宏找曾鑒要來的,曾鑒好歹是工部尚書,而且也為了工匠的事情默默努力了很久。雖然老人也沒法明面上調動工部的資源給謝宏,可他私下里能動用的人力物力卻是不少,除了鐵匠、木匠等常見的,甚至連船匠都有。

  昨天,謝宏升了官,知道馬上就擁有自己的地盤了,也是馬上傳信給曾鑒,老人心中的急切并不下于謝宏,只隔了一天就送人過來了。

  有了人手,還是可信度極高的人手,謝宏自然很高興,興沖沖的就開始籌備上了,至于外面的爛攤子,他早就拋在腦后了。

  可谷大用突然冒出來這么一說,卻是嚇了他一跳。正德何曾這么體貼的說過話啊?那小爺是個急性子,如果他想見人見不到,自己跑過來都有可能,管你有事沒事呢。

  要是想要什么東西的話,更是會拼命的催促,恨不得讓人不睡覺給他做出來,哪會這么客氣又體貼?謝宏狐疑的看著谷大用,心道:這個胖子不會是叛變了吧?不然這口諭咋這么怪呢?

  見眾人發愣,谷大用也反應過來了,是他口誤了。傳口諭,通常說的都是皇帝的原話,當然,人不同,傳話的方式也不同。

  谷大用今天卻是震驚太多,以至于迷迷瞪瞪的,直接復述了正德的原話。正德說這話的時候,正得了緹騎大舉圍攻謝宏的消息,出于擔心才如此說法,結果這一復述,倒是有了歧義。

  “萬歲爺的意思是,您要是沒受傷,就快點進宮,陛下有事要跟您商議。”胖子趕忙解釋。

  “今天朝議又出什么事了?”謝宏一驚,前次進宮是為了朝鮮使臣和皇莊的事兒,今天又是為了什么?難道是錢沒要到?

  谷大用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然后把謝宏扯到一旁,這才低聲道:“今天不是咱家當值,所以具體的咱家不知道,可萬歲爺散朝出來的時候,本是有些怒氣的,向來朝議上又出什么變故了吧?”

  “這些人難道就不能消停兩天么?”興奮中被打斷,謝宏大是不爽,恨恨的罵道。

  “誰說不是呢?”胖子也嘆了口氣,道:“先皇在的時候,就是這樣,要是一件事不合朝臣們的意,他們就會變著花樣的上奏,不達到目的,那是一定不會消停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