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86章 皇帝家也沒存糧

[字數:5031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2:00]



  第186章 皇帝家也沒存糧

  遇見的人都是噤若寒蟬的模樣,謝宏倒落得個耳根子清靜,也有了閑心欣賞起皇宮來。

  從遠處看,紫禁城確是金碧輝煌,氣勢磅礴,可離得近了,仔細觀察,謝宏發現很多宮殿都很是陳舊,有些更是顯得破敗,遠稱不上有多奢華。他心里奇怪,向劉瑾詢問后這才了然。

  原來自永樂年間,成祖朱棣遷都北京,到如今已有百年,皇宮卻是沒什么大的修繕,前期是因為宮殿還新,沒有必要。等土木堡之后,大明也陷入了多事之秋,節約開支還來不及,哪里顧得上修繕宮殿,所以,就謝宏如今看到的樣子了。

  皇帝的日子也不好過啊,謝宏不由感嘆,這老房子住了都快一百年了,也沒人提出來給修修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才導致正德后來搬去了大名鼎鼎的豹房呢?

  “劉公公,皇宮中可有一處豹房?”想到這個相當有名的地方,謝宏很是好奇,于是又問道。

  “豹房?那是什么?”劉瑾一臉茫然,想了想,恍然大悟道:“謝大人說的可是西苑那里?那里倒是養過虎豹之類的禽獸,本來都是些藩國進貢的,后來藩國來的少了,那里也慢慢荒廢了,不想大人竟然知道。”

  哦,豹房還真是養豹子的地方,是皇家動物園?后世不是說那里是夜總會么?謝宏很是想不通,干脆搖搖頭不再去想,連劉瑾都不知道的事情,自己又怎么會知道呢?

  “大哥,你今天太威風了。”一進乾清宮,正德就迎了上來,他兩眼冒著星星,嘴里也是贊不絕口。

  “算不得什么了。”謝宏說的是真心話,笑話,今天朝議的主題可是鐘表,又借了正德的身份,這樣要是還占不了上風,那就真的完蛋了。

  正德卻沒想那么多,反正他覺得今天大大的出了一口惡氣,看著一干朝臣的臉色,真是痛快極了。等看見了后面的劉瑾,他不由一愣,奇道:“咦,老劉,你的臉怎么了?”

  “剛剛有蚊蟲叮在老奴臉上,老奴自己打的時候太用力了一點……”劉瑾低眉順眼的回答道。

  “這時節就有蚊子了?”

  正德疑惑的往門外看了看,再看到微笑不語的謝宏,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繼續再糾纏這個話題,而是興奮的問道:“大哥,貢品都接收完了嗎?”

  “諾,這是禮單。”謝宏隨手遞過禮單。出了皇宮,那倆使者的態度轉變的比劉瑾還要徹底,就差沒趴下來舔謝宏的鞋底了,事情又怎么會不順利呢。

  “哦,哦,真不少呢。”正德臉上放光,對谷大用說道:“大用,托大哥的福,這下有錢用了,母后的慈寧宮也該修修了,還有朕一直想著把西苑那里收拾一下,然后搬過去呢,這下也可以了,另外……”

  他扳著手指念叨著,谷大用看到禮單本來還很高興,可聽著正德的話,他一張臉又皺起來了,就這么一點錢,哪里能干得了那么多事啊?感情萬歲爺以為貢品很多么?

  劉瑾則是倒抽了一口冷氣,旁的他都沒聽進心里,可西苑兩個字他卻是聽得分明,這兩個字如同重錘一般砸在他的腦袋上,讓他的耳朵里嗡嗡作響。

  難道是巧合?可這兩個人之間的巧合也太多了,今天這次更是離奇,謝宏剛提起西苑,萬歲爺這邊也記起那個地方了,這是何等的默契啊,簡直就是心有靈犀了。

  劉瑾不由開始慶幸,雖然丟了面子,又遭了罪,可至少逃過了眼前的一劫。跟謝宏比寵信那是休想了,萬歲爺的心思自己根本猜不到,還是先瞇著好了,反正除了王岳,朝臣們的目標都轉向謝宏了。

  看著正德喜滋滋的模樣,謝宏卻是有些驚異,那貢品除了不好核算價值的部分,總共也就不到兩萬兩銀子,怎么正德就高興成這模樣了?

  “谷公公,皇上怎么就高興成這樣了?這才多一點銀子啊。”二萬兩,謝宏已經完全不看在眼里了。不提他現在的身家,在宣府的時候,三萬兩他都是隨手送出,不過賣了個人情給張總兵罷了,現在這點算得什么?

  “謝大人,你是不知道,萬歲爺手頭確實很緊,不然為啥那么著緊皇莊的事兒呢?只有皇莊的出產,是萬歲爺能隨意動用的。”谷胖子愁眉苦臉的解釋道。

  “可上次你不是說,皇上去年經常打賞大臣,而且還是從內庫里掏的錢?”

  謝宏更驚訝了,皇帝會窮,這件事本來就挺不好理解的,可皇帝窮了之后,還打腫臉充胖子,這個就更匪夷所思了。據他的觀察,正德好像沒那么好面子啊,怎么會鬧出這種烏龍事件呢?居然打賞別人把自己給打賞窮了!

  “哦,這件事啊,那是父皇囑咐我的,讓我對朝臣們好一點,說我投之以桃,大臣們就會報之以李了。”回答問題的是正德,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不知是因為想起了弘治而悲傷,還是被朝臣們的回報傷了心。

  謝宏也是無語,不知道是應該慨嘆正德的厚道,還是痛斥大臣們的得寸進尺,步步進逼。

  “對了,大哥,你是怎么知道那個懷表壞了?明明你之前就沒見過那東西,在太和殿也沒見你靠近那兩個使臣。”正德也是個天生的樂天派,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情,又向謝宏問道。

  今天在太和殿上的人,心里都有這個疑惑,只不過當時形勢變化很快,也沒人顧得上多想,更是沒法提問,所以,直到這時,才由正德第一個問出來。聽正德一問,幾個太監也豎起了耳朵,正如正德所問,這件事確實非常怪異。

  “那個啊……”謝宏還在慨嘆,他也不覺得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回答的也很不經意:“我是聽出來的。”

  “啊!?”眾人都是目瞪口呆,這個答案太出人意料了。

  被幾人的驚訝聲所驚,謝宏也把注意力轉了回來,見了他們的模樣也不由好笑,于是詳細解釋道:“鐘表運轉靠的都是機械的力量,所以會發出‘咔咔’的輕響,若是完好無損的,那這聲音就應該是完全符合規律的;若損壞了,聲音就會有間斷。”

  “此外,從外表來看,那懷表也很舊了,那東西是很精密的東西,以現在煉鐵技術,是很難有太長的壽命的。”

  聽到這么個答案,幾個太監都是面面相覷,比沒聽到之前更加疑惑了。

  居然是聽出來的,這耳力和觀察力也太神奇了吧,更神奇的則是謝宏的手藝。無論鐘表,都是些別人聞所未聞的東西,可在這位大人嘴里似乎是司空見慣的,原理和優缺點都是隨口道來。也不知他這一點年紀,如何就有這等見識和手段,世上果然有人生而知之啊。

  “原來是這樣啊!”正德卻沒那么多想法,只要了滿足好奇心他就很高興了,反正大哥本來就很神奇,再多點神奇的地方也沒啥奇怪的。

  謝宏的話卻勾起了正德另一樁心事,他遺憾的嘆道:“那個擺鐘也很好玩的,回賜給***,很可惜哦。”

  “也算不得多可惜。”謝宏搖搖頭,道:“若沒有東西回賜,朝臣們肯定還要鼓噪,使臣也不肯罷休,若是他們干脆請求經濟援助……呃,也就是借糧什么的,那不就糟糕了?還不如用擺鐘把他們打發了呢。”

  “這倒也是。”正德想了想,然后點點頭,若是使臣真的借糧借錢,朝臣們想必會再次生事,還不如當場就給他們打發了呢。道理雖然明白,可他還是對擺鐘念念不忘:“我還是覺得擺鐘很有趣。”

  這是撒嬌呢?聽正德在那里不停念叨著,謝宏不由好笑。跟后世的小孩一樣,想要什么東西,又不好意思直接開口要,所以就自言自語,或者站在那件東西的柜臺前不走,總之,就是想讓家長明白他們的意思,主動開口買給他們。

  以往正德都是不客氣的直接討要,今天八成是因為剛剛收了錢,所以才會不好意思開口。謝宏微微一笑,道:“這事好說,過幾天就送來一個給你就是,很快的。”

  “真的?”正德眼睛一亮,計時什么的倒是無所謂,可在他看來,那個機關卻是有趣的很。

  “當然了,我現在可是有幫手了。”謝宏很神氣的說道:“你看,這次效率就很高吧?做一個擺鐘只用了五天!他們現在還都是生手呢,等他們熟練了之后,用不到三天就能做一個同樣的東西出來。以后幫手如果更多些,熟練度也更高,一天做三個也不是問題。”

  對正德的影響要潛移默化,謝宏只要一得機會,就會提起有關于工業的事情,見正德的眼睛越來越亮,謝宏又加了一把火,道:“這是純手工的情況下,若是將來研制出來機床什么的,那就要多少有多少了……”

  “哦,哦?哦!”正德一個勁的點頭,開始還有點疑慮,到了最后滿臉都是憧憬神色。

  “而且……”謝宏狡黠的一笑,道:“使臣也沒占到什么便宜,回賜給他們的擺鐘,在大明是沒法出賣了,拿回朝鮮,估摸著也賣不出什么好價錢,八成只有拿到倭國去賣。可倭國可不是什么善地,他們還得自求多福了,哈哈。”

  “唔!”在場的都是聰明人,一聽謝宏這話也都明白了。那擺鐘上的機關也算是個微型圣旨了,大明民間條條框框不多,更不象后世辮子那樣搞***,可圣旨這種東西還是要避諱的,尋常人家就算有再多錢,誰敢買圣旨?

  至于倭國,呵呵,謝宏清楚,其他人也懂:倭國人向來欺軟怕硬,跟大明打交道用銀子,那是因為大明強大;可朝鮮人卻是弱得很,跟他們打交道,用的自然是刀子了。

  ***在大明獅子大開口,是因為大臣們的縱容,可到了倭國么!謝宏嘿然冷笑,嘿嘿,恐怕又要在剖腹和繩子之間做選擇了。

  來敲大明的竹杠可沒那么容易,哥不在就算了,可既然我在這里,又豈能讓這些來敲詐的混蛋全身而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