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六零三章 揮淚

[字數:3943 更新時間:2013-11-15 13:36:00]



  ~日期:~10月23日~

  (……翻查那個年代的報紙,你很少會看見一場大捷后指戰的將領授勛照片配在關于那場大捷的新聞報道上;因為每一場大捷的背后都是無數的犧牲,一般在大捷中建立了功勛受表彰的將領都要經過一段時間去平復自己的心情;所以這些帶上光環的照片都會在一兩個月以后才出現,而且經城一群人的集體受勛照,沒有一個有良知的將領覺得自己配領受那一份殊榮……摘自《我的抗戰回憶——曹小民》)

  “總司令電報!”參謀每一次吐出這句話都會讓蔣光鼐的臉上抽搐一下,他知道是曹小民又一次讓他把進攻節奏慢下來……但是,能慢下來嗎?已經騎虎難下了!

  一個精銳團、一個武裝警察組建的暫編團已經深陷在汕頭巷戰……

  曹小民的看法是對的,他的分析讓人無可辯駁,第六野戰軍及一三五師這樣的部隊絕無和日軍打城市攻堅戰的能力……但是,想撤也撤不回來啊!蔣光鼐的臉色鐵青,他沒有想到機關算盡就是沒算到日軍在一開始的時候會在原地死扛,這一情況的出現直接導致了各部進攻速度沒有按計劃完成。雖然如此一來被滯留在各處分戰場的日軍大多數都難逃被殲的命運,但是為了殲滅這些日軍部隊卻也讓會戰各部傷亡慘重,直接導致了總攻汕頭的兵力不足而且無法乘亂全軍進入汕頭混戰……這一變故直接導致了一鼓作氣拿下汕頭的計劃已經失敗!

  但是,在各部按照計劃去戰斗的時候,通訊和正面對抗能力的不足卻又讓他不得不把攻占汕頭的部隊提前布置進入潛伏汕頭城內,如今這些部隊卻已經按照原計劃發動了!

  進攻!繼續強攻!蔣光鼐一咬牙:進入汕頭的部隊一定要救出來,既然汕頭打不下,至少要把庵埠拿下,給進入汕頭的部隊一條退路撤出來!

  庵埠為潮安縣城所在,是汕頭通往內陸的咽喉要道,在粵東反攻剛打響的時候。日軍就全力在此設防,西北邊的歐山、虎山、飛鳳山、石井頭山,西南的莊隴山、龍坑山、橫山都在一夜之間成為了日軍的防御帶高地。因為天雨路爛大量的日軍重火力沒能隨軍西進,這些大炮都被匆匆運上了各處高地,日軍把小小一個庵埠布置成了無死角的炮火覆蓋帶!

  每一次炮擊都是炮群齊射,每一次炮擊都能指引在韓江上的日軍淺水炮艇、驅逐艦的炮火加入,激戰中的庵埠外沿已經被炮火炸成了泥沼——從灌滿春水的水田帶炸成了泥沼!

  “沒法打啊,長官……根本無法進攻啊……”一個帶領敢死隊的連長跌跌撞撞回道火線指揮所。哭叫著:“河流密布,我們要從爛泥地里走到河邊,對面的鬼子不住射擊,能走到河邊的弟兄最多剩下兩成,這還怎樣強渡啊!?……剛停下來,三四個方向上就是鬼子的炮火交叉射擊,頂上去的弟兄完全是送死啊……”

  九個連的突擊隊在中午前全部傷亡慘重撤回了火線指揮所,九個連長只回去了三個……火線的戰報到了蔣光鼐手中,但是他依然沉默著,他還要等最后的消息……

  “策策策!策策策!……”整個戰場上都是九二式重機槍的聲音。只要大炮的轟鳴過后這種像織布機一樣的聲音就會塞滿耳朵……“弟兄們,快啊。回來啊……”很窄的一條河邊,一個渾身濕透戴著頂軍帽的大漢聲嘶力竭地的哭喊著,看著跟他偷渡過河的弟兄們被追到河邊的鬼子舉槍瞄準一槍一個地擊斃在水中,被雨水灌滿的小河已經染成了暗紅色……“噗噗!”忽然就在自己的胸部伴隨著觸電般的感覺傳來那在戰場上最可怕的聲音,見機得早回到西岸上的那個大漢也倒下了……

  這是一支由汕頭一帶豪族私軍組成的敢死隊,這樣的敢死隊也有九隊參與進攻庵埠,這也是蔣光鼐手中最后一支突擊皇牌。但是無論他們對地理如何熟悉。對這一片大地的每一條河流水文如何了如指掌,他們的滲透依然是徒勞的;日軍幾乎把整個庵埠變成了野戰要塞,縱橫交錯的火力點讓這些可以為了保家衛國完全不顧性命的人們一批批倒在一條條河流邊上……

  真的沒辦法越雷池半步!蔣光鼐在午飯后才終于得到了那些本地私軍組成的敢死隊戰況:九隊敢死隊接近六百人只回來了不到六十人!

  砰!蔣光鼐一拳打在桌子上。然后用兩只拳頭支著身體,看上去就像是渾身發軟,如果不用雙手幫著支撐他就要倒下了。

  “南線,行動吧……”蔣光鼐說完竟然搖搖欲墜,幸虧身邊的蘇祖馨一把托住他的手臂才讓他終于撐住……南線,還有幾支私軍組成的敢死隊,他們一旦出發就代表著這次反攻結束,他們將從南線迂回潛進汕頭向在城里血戰的各部下達命令:分散突圍……

  也許在這些本地人的帶領下,利用地方上復雜得讓人頭疼的地形可以讓這些已經血戰了三天的部隊可以突圍出來或者隱匿起來躲過日軍搜捕擇機回歸。但是,他們實際上已經被放棄了,無奈地被放棄了……

  “我們還是大勝,殲滅日軍一萬兩千多人,就憑咱們的裝備和兵力,很了不起了……”蘇祖馨眼中含著淚望向蔣光鼐的淚眼,他仿佛看見自己的部隊在歷次惡戰不得不轉進時那些不住回頭的官兵,他們也不忍舍棄來不及撤下來的弟兄,但是他們不得不舍棄……

  “我們呢?第六野戰軍打殘了,半個軍沒了……保安團打光了、你的一三五師還剩下多少人?還有那么多戰死的百姓……”蔣光鼐仰起頭拼命忍著不讓眼淚落下:“勝利,勝了嗎?用八個人換一個人,我們勝了嗎?!……”

  “大勝!粵東大捷!”在廣州、在香港……在廣東的每一個有報紙賣的城鎮里報童都在興奮地喊著。他們還很小但是也知道這是自己的國家和一個叫日本的侵略者在殊死搏斗,自己的國家勝利了……

  “……日軍十七師團除主要將官在艦隊掩護下倉皇而逃,超過一萬五千名官兵在此次會戰中被我軍殲滅……粵東會戰大獲全勝!”曹小民念著報上的新聞報導,但是在他的腦海卻在回響著蔣光鼐那通過私信寄來的聲音:“……我無法忘記那一群人,他們大多數連字都不認得幾個,是在軍宣隊干部的帶領下一句句跟著宣誓的。他們宣誓會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為這個國家、為這個民族筑成永不倒塌的陣地;他們宣誓在這次作戰中抱著必死的信念去阻擊敵人,用年輕的生命去陪葬,一定要全殲敵人……他們做到了,每一個人都做到了;但是我沒有,他們的最高長官沒有做到所說的光復汕頭;沒有做到向他們承諾的在三天內大部隊打進汕頭和他們會師,請他們喝酒……”

  雖然很善戰,但被投閑置散太久了……曹小民嘆息著,他在蔣光鼐的信中看到了這個一代名將的心灰意冷。

  雖然蔣光鼐也知道在抗戰的很多戰場上都有著無數的犧牲,但是當這種犧牲是出自他的決定,是在他的指揮下出現時,他的精神竟被折磨得快垮掉了!

  也許在蔣光鼐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夢里都會看見那些穿著百姓服裝的人們渾身泥漿陳尸在荒野中,會看見那一張張在軍訓時興奮地向自己敬禮的年輕面孔在眼前飄過……這一切哪一個戰斗在第一線的將領不曾經歷過呢!?

  這還不止,接下來由于這一場大捷,還會有人想沾光或者想竊掉你的功勞;會在宣傳上抹黑你、會在政治斗爭中擠兌你……除了要會打仗,還得有鐵石心腸和刁鉆的政治手腕才行啊,要在這個時代成為一代抗日名將,談何容易!

  大勝,大勝一定屬于我們!“小不點”醒來了,在那片已經被炸成廢墟的陣地上,他只覺得渾身都在疼,他懷疑自己的四肢都斷了,直到他搖搖晃晃地讓自己站了起來……面前的堂屋已經成了一堆瓦渣,里頭的弟兄們轉移了嗎?他們一定轉移了……“小不點”呆呆地看著那一片廢墟,沒看到露出一點點衣角或者其它證明有人被壓在下邊的跡象……排長那么厲害,他一定有辦法把手上的弟兄們轉移了……“小不點”跌跌撞撞地轉進了斷墻間依稀呈現的小巷里,條件反射般向著槍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沿路每走一段就會看見尸體,有大半個身子被壓在碎磚石下的,那些多是他的弟兄們;也有就倒斃在路邊的,那些多是鬼子°零落落的槍聲、三三兩兩的尸體告訴他,戰斗還在繼續……他沒發現自己的排長,他沒發現自己的排長已經在他走過的兩個日本兵尸體四周粉身碎骨了……

  >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