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三一章 血灘(上)

[字數:4074 更新時間:2013-11-15 13:35:00]



  ~《》~  第五三一章 血灘(上)

  (……我們喜歡夜襲,因為在白天我們的火力不行不能把部隊輸送過去;所以有很多將領甚至在作戰動員時對官兵們說“黑夜是我們的……”,但誰知道其實夜戰中有多少人被黑夜吞噬了呢?只是大家沒看見……摘自《我的抗戰回憶——曹小民》)

  “鬼子最多隔半個小時就進攻一趟,一般是十幾分鐘……”阿岸急促地喘著,趁自己還清醒的時候拼命地把話說完:“‘風爐’……我們‘大竹林’的弟兄和‘大佬湯’的‘光頭嶺’弟兄都打光了,守不守得住,就看你們‘牛屎窩’的弟兄了……別把我抬下去,抬下去也到不了后邊……一個人孤零零等死很慘的,就讓我在這,死也死在陣地上……”

  在開平鄉下的時候,他們互相沒少火拼,但是這一刻“風爐”已經忍不住淚流滿面了:和日本人打仗的第一個晚上,開平接受招安的三股最大的土匪被送上了戰場,一個老大瘋了,一個老大半死不活,就剩下他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來的地方的名字:開平、新興、羅定、英德、連縣……大亞灣血戰的第一個晚上,粵西子弟的血把海邊的所有山地全部染紅!(之所以把大量筆墨寫在粵西兵身上,是為了紀念歷史上存在過的那一群人:他們曾經搶掠過、對自己的同胞殘忍過,但是在外侮降臨的時候他們把槍口對外了。日軍為了打通兩廣連片多次在粵西發動進攻,我所知道的這群人聯合起來在沒有領導沒有援助的情況下以山為憑竟然始終沒有讓日軍打通兩廣,在連縣曾經全地區土匪聯手作戰頂住日軍九次進犯,雙方遺尸塞滿了一山溝……)

  “弟兄們,不用看我,今天咱們就當一回岳爺爺,精忠報國!”“風爐”牛一樣瞪著眼,在黑夜中依然可見睛光閃閃:“咱們不求像岳爺爺那樣有人給蓋座廟供著,但咱們就算下去了見到列祖列宗,一定也滿面光彩;咱們不是土匪,咱們是英雄!”

  這片陣地上的最后一個補充連押上了,他們不知道身后還有沒有援軍,但他們不在乎,上來了就沒打算下去了!

  “砰!”一聲槍響,一個摸上來的鬼子被一槍爆頭,但是槍口焰也暴露了士兵的所在……“噠噠噠!噠噠噠!……”鬼子的九六式開火了,在火力壓制下,五六個鬼子從兩邊飛快壓上去幾個箭步就到了可以充當掩體的洼地后觀察著情況……就在這些鬼子身后不遠的一堆尸體里邊,兩個**互相望了一眼悄悄把擰開了保險蓋兩個一捆的手榴彈拉了弦,忽然在背后向兩處洼地扔了過去……“轟隆!”爆炸的火焰瞬間把這一片陣地照亮,兩個身影被火光放得無限大,兩個戰士已經撲了起來沖到了在后邊掩護的鬼子機槍手身邊了!

  “豁!豁!”幾乎一起響起的刺刀入體聲中,兩個鬼子機槍手措手不及,在他們發現**士兵沖到面前時涂過泥土的刺刀已經頂到胸前了!

  “繳獲機關槍了!”兩個士兵興奮莫名,但是他們卻沒有歡呼沒有騰身而起,而是借著捅死鬼子的那一下力度直接撲倒在地——他們本來就是曾經在窮山惡水中拼殺過的土匪,他們已經養成了以最快速度適應環境的習慣,現在半夜過去了,他們也知道在戰場上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后邊沒有鬼子跟上了,鬼子是不是也打絕了?”在最后充當槍手吸引敵人火力的同伴上來了,他一直在控制著陣地的其他方向,直到弟兄們讓他下去。

  “以前我怎么沒發現你小子那么能打?他娘的那槍法還真是指哪打哪……打過機槍嗎?”繳獲了機槍的同伴給那個瘦小得像只猴子的士兵把九六式遞了過去。

  士兵沒有接,他看著那挺機槍忽然搖搖頭:“我還是用‘燒火棍’比較順手……”

  “那好,這槍你用,咱們繼續像剛才那樣配合……”領頭的士兵把槍遞給另一個同伴道:“連續三輪鬼子進攻都沒有打煙霧彈了,我看著附近的陣地上也沒有煙霧彈爆炸,可能鬼子也見底了,只要咱們撐到援軍上來,咱們就能活下去!”

  忽然感到喉頭有東西堵住,三個人忽然都被自己和身邊不離不棄的兄弟感動了,在這樣渺茫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時候的死仗里,身邊的弟兄成了他們唯一的精神支柱,互相支持的精神支柱,誰都不能沒了誰!

  鬼子確實像這三個士兵猜的一樣:見底了!

  因為那場空襲,讓登陸的鬼子彈藥大量丟失了,在指示很遠的軍艦炮火支援中他們竟然把所有的煙霧彈打光了!

  開始是在黑夜中最容易被艦隊觀察員發現的綠色煙霧彈,接下來是藍色,最后是幾乎和硝煙火光混為一體分不清楚的紅色、黃色和白色……現在他們已經無法指示艦隊的炮火了!(煙霧彈之所以分成多個顏色就是有不同用途,指示目標時,人的眼睛對藍色最敏感,這種煙霧彈就用在白天黃綠的曠野中居多;綠色煙霧彈亮度最大,一般是夜戰使用等等……)

  失去了炮火的有效支援,強攻的鬼子在夜戰中被這些來自粵西各地的曾經在山地里當土匪的野兵打得夠慘的,極善于裝死搞突襲的**官兵們隱身在戰場的每一處黑暗中頑強作戰,經歷了幾個來回的拉鋸,竟然硬是把整條防線扛住了!

  好像有些異樣的聲音!?三個在陣地上裝死的弟兄忽然覺得身后有什么動響,然后他們看到了一頂在夜色里模糊的托尼式鋼盔輪廓……當確認這片陣地還在自己人手中,附近安全時,月色下被涂了泥土掩去反光的一大堆托尼式鋼盔出現了!

  援軍,活下去了!三個弟兄互相抱著縮在一邊小聲地哽咽著,已經不會搭理身邊經過的友軍了……連縣西岸補充營全營官兵經此一戰僅余三人!

  經過他們身邊的友軍并沒有接管陣地也沒有停下,他們是六十四軍的主力,反攻的主力!

  三個幾乎癱軟下來的弟兄忽然感到一只大手有力地輪番拍著他們的肩膀,他們抬起頭來看見了一個軍官:“好樣的,廣東仔就要有這樣的硬骨頭!”

  這個軍官可能挺大的,看他帶了那么多人……三個士兵傻傻的看著面前的軍官,他們還沒會看軍銜,確切說是沒會看高級軍官軍銜,他們不知道眼前的就是大亞灣戰線總指揮六十四軍軍長李漢魂!

  藏在山溝里的六十四軍主力全部壓到了火線上,已經到了和鬼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像鱷魚一樣潛伏下來,他們等待著下一輪鬼子的進攻準備迎頭一擊直接突過去!誰都沒想到補充團的官兵們竟然能夠在艦炮壓制下守住了整條防線,而且和鬼子形成了犬牙互錯的近戰局面,主力部隊悄悄上來了,只要迎擊鬼子突過去糾纏在一起,日軍的艦隊就算全部作廢了!

  這里是海邊,但絕不是淞滬大戰的戰場,上海的海邊一片平坦而廣東的海邊不遠就是丘陵甚至是山峰峭壁!

  “迎著鬼子沖鋒的同時全線發出綠色訊號彈!”李漢魂看著瑞士手表下命令了,“泥馬”突擊隊如果到了敵人身后,也會因為看到訊號彈馬上發起進攻了;成敗在此一舉,李漢魂把沖鋒槍的保險打開,像普通一兵一樣消失在黑夜中,獨有肩上的金星在閃閃發亮……其它的軍官也開始悄悄把身上的偽裝去掉,把自己的軍銜亮出來——**中央軍每次的決死沖鋒,當官的必守條例:亮出軍銜!(不光帶隊沖鋒而且亮出軍銜把以前的軍功章戴上,中央軍的連長們可比沒有軍銜的那支軍隊英勇多了,這也是為什么那么多黃埔畢業生上戰場不久就戰死的重要原因……)

  “嘭!嘭!嘭!……”一排訊號彈忽然在夜空中炸起來,總攻訊號!……是紅色的,是那些“泥馬特戰隊”的訊號!他們也一定遇到什么特殊情況沒按原來計劃提前了半小時率先發起進攻,但這神來一筆卻恰好和主力部隊配合得天衣無縫!

  被一天一夜激戰折磨得糊里糊涂的鬼子在看到身后成排的訊號彈射上天空時竟然全部站起來向**陣地發起“豬突式”攻擊!——他們誤會了那是自己部隊的總攻訊號!

  送上門的買賣啊!就算不開機槍全軍裝備英七七的六十四軍主力步槍齊射的威力已經夠嚇人了,剛剛看到原來第一計劃訊號騰身而起的**官兵們每一支槍都在以最快的射速傾瀉著子彈,密集的彈雨竟把夜色染成暗紅!

  “嘀嘀噠噠嘀嘀~~!”整條戰線上忽然沖鋒號此起彼伏響成一片,沖鋒的吶喊聲山呼海嘯般淹沒了大亞灣……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