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五七章 七天(中)

[字數:4146 更新時間:2013-11-15 13:33:00]



  第四五七章 七天(中)

  (……抗戰的頭幾年里,我們有時候在戰場上會看到日軍屠殺自己的傷兵,讓我們很吃驚他們很多傷兵是高唱著戰歌受死的,難道他們還覺得自己代表正義嗎?后來我明白了,政客的血總是冷的但軍人的血總是熱的……摘自《我的抗戰回憶——曹小民》)

  “小原,這里交給你了,全軍的后衛都交給你了!”沒有帶軍帽也沒有穿正裝,一個光著頭的鬼子軍官向另一個頭上纏著白布的同僚鞠了一個躬;他的手下連忙回禮卻被他上前一步托住:“小原,你受得起任何帝**人的最高敬意,如果我活著回去會照顧你的母親和夫人的……”

  最后一個撤退的同僚消失在山路的轉角處了,小原忽然回身惡狠狠地喊了一聲:“殺!”

  身后一個班的鬼子沖進了隱蔽的一大片柞樹林里,那里高大的樹身下躺滿了傷員,全是截了肢或者瞎了眼等等失去戰斗力的傷員;也許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命運,這些鬼子傷兵一邊流著淚一邊唱起歌來……“行于海,則水浸我尸;行于山,則草生我尸。倘若吾身之逝乃為君,則吾永不悔……”執行命令的士兵聞得蒼涼的歌聲,一個個滿臉垂淚。

  “帝**人,就算是戰死也要有戰死的壯烈,所有人提起精神來!”頭纏白布的小原走進林子,忽然起音高聲唱起來,一群執行者和傷員很快合著他的音調跟著高歌!

  “汨羅淵中波濤動,巫山峰旁亂云飛;昏昏濁世吾**,義憤燃燒熱血涌。

  權貴只曉傲門第,憂國此中真乏人;豪閥但知夸積富,社稷彼心何嘗思!

  賢者見國衰微征,愚氓猶自舞世間。治亂興亡恍如夢,世事真若一局棋!

  昭和維新春空下,男兒連結為正義!胸中自有百萬兵,死去飄散萬朵櫻!

  腐舊尸骸跨越過,此身飄搖共浮云。憂國挺身立向前,男兒放歌從此始!

  蒼天震怒大地動,轟轟鳴鳴非常聲。永劫眠者不能寢,日本覺醒在今朝!……”

  歌聲中伴隨著刺刀入體的“豁豁”聲,沒多長時間,林子間就剩下了幾把變調的但依然高亢的聲音混和著那些在哽咽的執行士兵的嗓音繼續唱著昭和維新之歌,最后,歌聲停了。

  來自九洲久留米的十八師團官兵,大多數是孤兒出身,政府就是他們的父母,這個師團的官兵上下至死依然堅信他們是國家英雄!

  在日軍的戰壕里,每隔一段就是一名輕傷員,所謂的輕傷員就是那種還有一定戰斗力的傷員,還能拉響手榴彈和敵人一起戰死的傷員。他們每個人獲發兩枚手榴彈,一枚都不用扔出去,靜待**官兵沖進來的時候拉響,他們是日軍布置在陣地上的活雷!

  “今天,戰場上將被久留米子弟的鮮血染紅,我們就讓支那人領教什么是真正的大和武士吧!今天之后,我將和諸君一起在另一個世界痛飲美酒,靜看帝國征服支那!”小原在陣地上的演說引起了一陣陣瘋狂的回應,被留下的鬼子幾乎都陷入到了帶著幻覺的興奮中。一個少佐帶著兩個大隊,其中一半人是傷員,他們組成了最后的阻擊線。

  “弟兄們,有人說咱們上來是當炮灰來了;我問大家,怎樣才不是炮灰?!”蘇祖馨帶著警衛連運了很多軍裝還有兩條燒豬上來,也在陣地上做進攻動員:“一路上你們看見的川軍弟兄,那是不是炮灰!?八千余人打剩一百多人,是不是炮灰!?幾十條山路兩旁全是碎尸,是不是炮灰!?”

  “對!我們就是當炮灰來了!”蘇祖馨面對著沉默的全軍將士道:“在我軍中,還有四十二人參加過明光大戰,我讓他們給大家說說在那個時候我們用多少人命去換一條鬼子命,‘炮仗’,你來說說!”

  “十個,我們用十個弟兄去換一個鬼子;張八山一夜間我們一個師就打光了……”獨臂團長“炮仗”嘴唇有些顫抖。

  “弟兄們,前邊兩天交鋒下來,我軍傷亡和敵軍不相上下;這是什么?這是機會!是我們精忠報國而且死得其所的機會!”蘇祖馨眼睛在一瞬間變的血紅:“七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們一定要打出山口!根據空軍偵察,日軍已經在撤退,他們本來就接近彈盡糧絕,留守部隊不會有多少彈藥,我們就是用身體接子彈也能全接下來!我命令:全體老兵換軍裝!”

  全體老兵,指的是這次反擊戰以前就和日軍交過手的官兵,包括從其它兄弟部隊調過來的教官。他們要換上蘇祖馨帶來的軍裝,一批彈痕累累的軍裝。

  “這些,都是我部在歷次戰斗中陣亡將官的軍裝,他們有幸被抬到后方下葬;他們有幸在下葬時換上了嶄新的軍服……”蘇祖馨一邊說一邊自己拿起了一件布滿彈孔洗得發白的軍裝穿上,然后一顆顆地把自己中將軍服上的勛章摘下,一顆顆扣在這件破軍裝上:“老兵帶隊,當旗手,新兵跟著,半步不許退;今天不打出山口,一三五師不會有一人生還!……以前先走一步的弟兄們,等著,咱們過來喝酒啦!”

  全軍突擊隊人人臉上爬滿了淚水,也許是激動也許是對生命的眷戀,但是沒人表現出一絲怯意!一個這次才補充進來的新兵忽然上前了一步越出隊列:“報告師座,士兵李大容;參加過三天山地戰,不是新兵,是老兵;我申請穿上一件新軍裝,我申請扛旗!”

  一剎那,全軍動容接著全軍肅穆,蘇祖馨一口把已經涌到胸口的激動、已經涌到眼角的淚水全吞下了;他鄭重拿起一件下擺已經成為布條的軍裝迎著士兵走了上去……空氣凝結,一股殺氣忽然從這隊新兵中沖霄而起!

  空中忽然傳來了馬達轟鳴聲……“我們的戰機!”歡呼聲中,帶淚的歡呼聲中大家仰頭向天,看見的是那種可以在山間靈活轉動的雙翼機,**的戰機!

  “噌噌噌噌噌噌……”經常被**官兵當做狙擊槍用的歪把子在掃射,兩個副射手在拼命地給彈倉填彈,鬼子的子彈也像雨點般打來……“噗”一聲機槍手的后背爆出血花,一顆子彈帶著一蓬血雨脫體飛出!機槍手停頓了一下,機槍竟又響了起來!

  “噗!噗!噗!……”接連子彈打進**,機槍手倒下了,但是一個副射手頂上去了……

  “連長,敵人太多,頂不住……”“他娘的,頂不住你有辦法退下去嗎?能拼一個是一個,弟兄們,報國就在今朝!”連長沙啞著嗓子,把最后一個備用彈夾裝上快慢機,槍交左手右手提起大刀怒吼道:“弟兄們,準備肉搏!”

  “殺給給!……”潮水般的鬼子涌了上來,打光了子彈的**官兵們扔出了最后一顆手榴彈,一陣爆炸在戰壕前沿炸出了一堵灰墻……“沖啊!弟兄們沖啊!”戰壕里剩下的官兵怒吼著挺著刺刀舞著大刀向那一堵灰墻猛撲,迎頭把那些還帶著眩暈靠著慣性沖過了爆炸帶的鬼子殺得整排倒下……“殺給給!……”后續的鬼子瘋狂的波浪式攻擊迅速掩過來,似乎把灰墻的墻根也淹沒了……“殺啊!”廝殺聲帶著人類最后的瘋狂響徹天空又瞬間靜了下來,一個連的**全軍戰死!

  “鬼子在瘋狂反撲,我多部遭到敵軍強攻……”一騎偵察兵直接撲進指揮部人還帶著下馬的慣性就把戰情報告了……

  “命令各部讓開去路,歸師勿遏!讓各部在兩側用火力絞殺敵軍……”秦嶺一邊下令一邊布置自己本部官兵的陣地,沉靜的表面下一顆心已經猛跳道嗓子邊上了:**各部零零散散除了幾個團級單位外全靠人力傳訊,消息來得及傳下去嗎?各部能夠躲得過敵軍的迎頭猛沖嗎!?

  躲不過!大多數的連級小分隊都在想辦法打穿敵陣,但是這時敵人迎頭反沖鋒上來了!躲不過就拼,至少面對豬突式攻擊等把子彈打光已經是暴利了!面對必死的局面,第三野戰軍的官兵們表現出了絕不比對手差的戰意,每一個小分隊都拼到彈藥打光然后迎著鬼子沖上去再以血肉之軀硬扛!

  一道道戰壕被日軍踩平,一批批官兵陳尸荒野,但是他們的犧牲為后邊的部隊鞏固陣地爭取了時間,而且這每一道戰壕前都留下了倍于自己的敵軍尸首!

  重炮在轟鳴,但是對于分得很散的**各部影響卻不大,只是給戰場上到處在肉搏的慘烈加上一些背景音;戰場的主旋律依然是廝殺,到處都是血肉橫飛的自殺式攻擊,到處都是一片片倒下的雙方成堆的尸體……這是七天會師死命令的最后一天,今天過后拿不到桂軍的關防印章,團長以上全部坐連,蘇北軍迎來了自成軍后最慘烈的大戰!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