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七章 國旗

[字數:3573 更新時間:2013-11-15 13:26:00]



  第二十七章 國旗

  (……旗幟,是軍人的生命,我們在戰斗中只要看到自己的旗幟就知道自己為什么而戰;我們在戰斗中捍衛著國旗,哪怕它已經千瘡百孔,我們依然相信有一天它會插遍中華大地……摘自《祖爺爺的抗戰回憶》)

  “……他有十二個……十二個爹,十二個……好漢的爹,我,我擔心啥……”劉通嘴角溢著血,艱難的露出一絲笑容,掙扎著說完最后一句話,眼睛微微合攏了一些,依然半睜著,但已經沒了一絲生氣。圍在周圍的三連的弟兄們神色黯然,曹小民的救命恩人就這么靜靜地走了、連隊里最愛說最活潑的一個人走了,連隊的歡快被帶走了……和他一起戰死在這一場惡戰中的戰士有五十二人,另外重傷的也有三十四人,加上前邊戰斗的陣亡,被運到租界去的傷兵;現在四行倉庫里的人少了很多,已經不足三百人了。

  曹小民兩邊肋骨外的皮肉都被刺穿撕開,包扎的時候他自己低下頭就可以看見自己帶血的肋骨,就和他原來時空上海菜市場上掛著的豬排骨一樣,曹小民被自己腦中的這一念頭一晃,幾乎沒把戰前吃進去的東西全吐出來,人也幾乎暈過去。包扎好傷口的他依然很難受,除了兩處最重的傷之外,他的頭臉、肩膀和前胸都有各種小傷,這時候又開始對他的神經展開攻勢,讓他的牙齒總是不經意地上下磕著。

  因為傷的地方尷尬,他的雙手放哪都不行,垂下來會壓著傷口,舉起來會扯著傷口,他只能靠墻坐著,雙手放在屈起的雙腿上,閉著眼睛忍受一陣陣的鉆心喫骨。

  他曾經受過更重更多的傷,但那是在醫院,他是在半昏迷的狀態;但現在他是完全清醒地默默忍受,而且他是連長,連吭一聲都不好意思……隔墻外邊忽然槍聲陣陣,又打起來了,但在痛楚與虛脫中,他甚至提不起興趣去關心近在咫尺的戰斗。

  “鬼子從蘇州河爬上來了……”“真他娘的陰險……”“幸虧團長剛好查哨發現……”

  哦,是鬼子從蘇州河偷偷爬上來偷襲,被查哨的謝晉元發現打了下去……曹小民從士兵們的議論中了解了情況,他木然的聽著,腦中并沒有一絲波瀾;他整個人都在被傷痛擊潰的邊緣了。

  眼前一切變得恍恍惚惚,雖然他還很清醒地知道發生的事情:唐棣帶著幾個士兵偷偷從門縫里爬了出去,在尸體堆里撿了很多彈藥回來;楊瑞符營長受了槍傷包扎好就離開了傷員堆;謝晉元來看望了一次傷員……終于他昏迷了過去。

  謝晉元巡視了一遍整個倉庫的布防后又來到了傷員區,兩只深深地陷到了眼窩的眼睛看著睡過去的曹小民嘆了口氣——他手下的軍官除了一直在頂樓指揮戰斗的唐棣外,沒有一個不帶傷的,便是他自己也在發現鬼子摸上來的交戰中推了一個鬼子下樓,被鬼子的刺刀割傷了手掌。

  “兩邊肋骨都看得見了,傷得很重,雙手都很難動……估計是傷口發炎了,發高燒呢……”臨時充當醫務兵的輕傷員向團長匯報著連長的傷勢。

  傷勢可以很痛苦,但昏迷卻是一種恩賜,醫務兵說的話朦朦朧朧傳到曹小民的耳朵里,竟然讓他又回到了在日本的那一次發高燒的夢境,醫務兵那只沾滿了血跡與塵土還帶著擦傷的粗糙的手,指甲縫里藏滿了黑黑的污垢的手竟然在夢中成了佳奈溫柔的小手正在往他頭上敷上蘿卜葉……

  佳奈在廚房里做著事,嘴里還不忘記和他說話,一陣陣的溫柔傳來護住了他不住顫抖的心……不知何時,米黃色的睡衣和藍色土布上的兩只小喜鵲在曹小民的眼前交替晃動,;和他有過**關系的兩個女性有點分不清誰跟誰,但是女性特有的柔聲透進耳朵里,聽著真舒服啊!

  女聲一向是火線上的天籟,除了曹小民,更多的輕醒的傷員都擠了上來,聽一聽那把女聲……一個女孩渾身濕漉漉地在和謝晉元談著話,就是那個在白天被曹小民認為是某個商會代表小蜜的女孩。

  女孩從懷里掏出了用油布包好的一面青天白日旗!

  “謝團長,旗我送來了,就是沒有旗桿……”從團長到傷員,在展開國旗的一霎那,忽然一個個眼睛泛紅,有得忍不住哽咽了起來。他們在苦戰,他們在玩命,他們沒有一個人存著生還的念頭,為了什么!?面對國旗的時候所有人都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感……

  “明天!我們就會把它升起來,在四行倉最高的位置!”謝晉元緊緊握著女孩的手:“謝謝你,謝謝上海的老百姓!一人在,陣地在;我們絕不會投降,我們一定死戰到底!”

  那個被曹小民誤會成商會代表小蜜的女孩叫楊惠敏,是個女童子軍,也是最早知道國民黨軍依然在四行倉死戰的人之一,上海商會得知消息就是她幫忙聯系的。這個晚上,在兩軍休戰的間隙,她帶著一面國旗冒著生命危險偷偷游過蘇州河,送到了四行倉!

  幾個士兵在用草繩、爛槍桿等等加工旗桿,更多的人到處找材料;有幾個傷兵則在演練著如何可以互相攙扶著站直身子敬禮……一面國旗的到來讓所有死氣沉沉的傷員們瞬間恢復了生氣!

  “醒了?還真是時候,你都昏迷著發了一晚的高燒了……”醫務兵正在用毛巾給曹小民擦臉,看得出他自己也擦過了,干凈的臉龐和依然臟黑的脖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發生什么事了?弟兄們帶自己突圍了?曹小民很是詫異。

  傷員區每一個人都把臉龐擦得干干凈凈的,沾滿血汗皺巴巴的軍服也被刻意刷過整平過,雖然依然很臟,但還是顯得整齊多了。從大家嘴里曹小民終于知道了發生過什么事,在他昏迷的時候。很快就要進行升旗儀式了,每個人都在盡量讓自己看上去精神些、威武些;在淪陷的上海要升起中華民國的國旗!

  ……旗幟,是軍人的生命,我們在戰斗中只要看到自己的旗幟就知道自己為什么而戰;我們在戰斗中捍衛著國旗,哪怕它已經千瘡百孔,我們依然相信有一天它會插遍中華大地……祖爺爺景仰的那一面旗幟就要升起來了,曹小民在這一刻有了莫名的激動,這也是他的旗幟!他在這一刻心里默默感謝那個小女孩,是她冒著生命危險給大家帶來了心中的信仰與依憑!

  原來是她啊!穿越人曹小民知道楊惠敏,但是他卻已經無法在淡淡的印象中搜尋出那個被他誤會的女孩的模樣了。

  傷員們互相攙扶著,有的是被抬上頂樓的,大家列好了隊;沒有傷的士兵被精挑了五十人,都帶上鋼盔,扣上衣領上最上邊的一顆扣子,站成了一個嚴謹的方陣。

  東方的霞光忽然噴薄而來,一面青天白日旗冉冉升起在四行倉的最高處,五十條步槍齊齊鳴響,響徹天空,驚醒了這座悲傷的城市!

  軍人們整整齊齊地向著國旗敬禮,包括原本已經舉不起手的曹小民。這一刻他忽然感到了國家與民族在心里的重量,他忽然從來沒有過地清楚了自己是個中國人!

  所有人的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著轉,大家目不轉睛的看著灑滿陽光的國旗。就在上海全部淪陷的第二天清晨,青天白日旗又在上海升起來了!

  一面小小的國旗,讓所有人看到了國家和民族的希望,中國沒有亡、不會亡,中國民黨軍人還在戰斗,中國人民還在戰斗!

  忽然,在租界一邊傳來陣陣高呼,鼎沸混雜的呼聲慢慢變得雄偉厚重、變得整齊清晰:“中華民國萬歲!國民黨軍萬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