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馬踏天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九百五十章:安得猛士兮守四方(6)

[字數:4683 更新時間:2013-11-11 2:33:00]



  .王朝尚未正式成立,即將成為王朝首任皇帝的李清居然就在想著怎樣避免子孫后代守不住江山的問題,這才李文看來,實在沒有必要,縱觀史書,沒有那個王朝的每一任皇帝都是雄才大略,實際上,除了開國之初的幾位皇帝能勵精圖治之外,更多的皇帝都是在深宮之內長大,怎么可能指望他們能趕上祖宗的那份才能呢?或許聰明才智尚有過之,但那份堅韌,毅力,卻絕不是溫室之中能夠培養出來的。

  這是定律,非人力所以改變也。

  李文也沒有將李清的話放在心上。

  第二天,王啟年卻找到了李文的府上,說是來找李文喝酒。雖然有些詫異,但李文還是熱情接待了王啟年,這位將軍與他人不一般,可是隨著李清起家的老兄弟,極得李清信狂酒過三巡,王啟年卻有些傷感地道:“李兄弟啊,我們在一起可喝不了幾頓酒啦!”

  李文笑道:“王兄這是說那里話,我的大門可是永遠向王兄敞開著,什么時候想喝,什么時候便來。”

  王啟年笑道:“我要走了,而卻這一去可是萬里之遙,也不知有生之年還能不能回來找李兄弟你喝酒了?”

  李文驚道:“王兄要去哪里?”

  “海外!”王啟年挾了一顆花生米丟在嘴里,“鄭之元的艦隊在海外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主公準備派我過去領兵,我想等主公正式登上大位之后,我便會率領一支軍隊出發吧!”

  李文這才知道以前李清所說的會給王啟年安排一個好地方的用意,卻不想竟然如此之遠,“海外雖然遙遠,但卻富庶無比,王兄撈了一個好差事!”安慰著王啟年,在李文心中,卻暗道這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事,遠離本土,孤懸海外,要是自己,絕不愿去。

  王啟年一仰脖子倒下一杯酒去,“其實本來呢,讓我去哪里的確是一件好事,但現在我卻有些發愁了。”

  “有什么好愁的?”李文笑著給他倒滿酒.“發愁將來你的金銀財寶沒地裝?還是那邊的美人讓你受不了?哈哈哈,鄭之元應當也給你送了幾個那邊的美女吧?嘖嘖,的確夠野,夠勁,夠味道!”

  王啟年呸了一聲,“黑不溜秋的,不習慣,燈一熄,我都看不到人兒了!”

  李文不由放聲大笑起來。“那你有個什么愁的?”

  王啟年壓低聲音,“主要是,安民公子也會隨我去呀!”

  劈里啪拉一陣碎響,李文端在手里的酒杯一下子失手掉了下來,將桌上的盤盞砸得一片狼藉,王啟年斜著眼睛,看著李文,“怎么啦,還沒有喝多少呢,就醉了?”

  李文壓抑不住臉上的驚容,“老王,你這是從那里聽說的?安民是主公的長子,怎么會跟著你去海外?”

  王啟年哧的一笑.“這事兒我會亂說,這是主公親自對我講的,我會帶著安民公子一齊去海外,協助公子管理那片大陸。”

  李文深吸了一口氣,強行使自己鎮靜下來,主公讓安民去海外,看來是為未來布局了,這也實際上在說,安民已經失去了繼承人的資格,但此舉實在過于冒險,安民的背景可不是一般的深厚,想到清風在定州深厚的影響力,李文不由心亂如麻。

  “這事兒還有誰知道?”

  “我就說給你聽了!”王啟年道。

  “不行,我得馬上去告訴李大人他們!”李文霍地站起,“這事兒非同小可!如果沒有一個舀善的對策,恐怕會引發大問題的。”

  李文拔tui便走,王啟年伸手一抓,卻抓了一個空,看著李文健步如飛地跑了出去,獨坐席邊的王啟年呵呵一笑,抓起酒壺,大灌幾口,“主公真是算無遺策。”他喃喃地道。

  過山風到翼州已經整整一天了,一到翼州,過山風并沒有住進專門為回來軍議的高級將領們準備的驛館,而是徑直到了翼州原國公府外,也不進門,雙膝著地,就這樣跪在了公府門外,倒是讓守門的親衛們一陣驚訝與慌亂。

  過山風是李清麾下第一大將,這是不爭的事實,不論是他所統軍馬的精銳,還是他所立下的功勞,實實都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人選,看到他一言不發地跪在門外,早有人飛跑著去向李清稟報。

  “族長,這安民出海一事,您還得再三斟酌啊,這委實是非同小可啊!”李思之正苦口婆心地勸著李清,“且不說安民是長子,便是清風院長,難道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侄兒被您放逐到海外去當一個草頭王?這,這可是事關全局的大事,萬萬不能隨心所yu啊!

  李清支著下巴,看著李退之,嘴角卻是浮起淡淡的笑意。

  “叔父,將安民放到海外去歷練一番,有何不可?不經歷風雨,如何見彩虹?不歷經磨亂,如何成大才?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兒們都成了溫室之中的花朵,稍風風吹草動便蔫了,讓他們卻見識見識海外風光,對他們的成長是有極大幫助的。”

  李思之連連搖頭:“如果是其它人倒也罷了,但安民是長子,我們不同意。族長,雖然您為尊,但您也不能不考慮考慮一下宗族的意見吧?”

  李清呵呵一笑:“叔叔,其實不單單是安民,便是濟世,我也打算在戰后讓他隨尹寧艦隊往另一個方向上去歷練,鄭之元即然難在西邊發現新大陸,那么在黑水洋的另一邊,我相信也一定是有大陸的。”

  “濟世去無妨,但安民不能去!”李思之道,“族長,其實這也不單單是我的意思,相信大哥,還有你父親,都是這個意思。”

  李清的笑容慢慢斂去,上身前傾,“叔叔,清風什么時候與你們談過了安民的問題?”

  李退之一怔,看著一臉嚴肅的李清,臉sè慢慢地變白。半晌,才道:“族長,我們的確談過,安民,濟世兩人,在我們李氏宗族所有人看來,安民更合適成為繼承人,而濟世是傾城之子,絕對不行。”

  李清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向后仰靠,“果不其實啊!叔叔,告訴我,李氏宗族一向對于清風是有戒心的,可這一次為什么與她卻走到了一路?這居中聯絡之人是宗華叔父吧!”

  李退之沉默半晌,才道:“族長,其實這是最為穩妥的辦法。”

  李清忽然暴怒起來,“叔叔,我還只有三十歲呢!難為你們就在替我考慮接班人了!”砰的一拍桌子,李清霍地站了起來,聽到屋里的響聲,門口的李文與另一名親衛都是推門走了進來,李退之后退了幾步,跪在了地上,臉上冷汗直冒。

  屋外,一名shi衛狂奔而來,一腳跨進門口,突地看到屋內李退之,李文等人都跪伏在地上,大吃一驚,僵在那里,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什么事情這么慌張?”李清喝道。

  shi衛嚇得一個ji凌,大聲道:“回王爺,過大將軍不知何事,徑直來到門外,就那樣直tingting地跪在了哪里,任誰勸也不起來!”

  “他要跪,就讓他跪在那里好了!”李清怒喝道,“滾出去!”

  shi衛從沒有見過李清如此暴怒,兩tui都有些軟了,趕緊轉身,一溜煙兒地跑了出去。

  李清疲憊地坐了下來,對李思之和李文道:“你們都下去吧,我要好好地靜一靜!”

  李思之站了起來,yu言又止,終于站起來,退出房去。

  看著關上的房門,李清嘆了一口氣。他一直擔心清風會與李氏宗族有所聯系,特意讓王啟年去試上一試,果然,一試便出來了。

  清風在定州的勢力本就已經根深蒂固,如果再加上李氏宗族,如果當真是安民將來上位,那這就是一個恐怖的龐然大物,自己在時,尚可利用自己的威信推行自己思考了極長時間的政治改革,但如果自己一旦不在,這個龐然大物瞬息之間便可以將自己苦心積慮的政改成果完全推翻,畢竟,從短期利益上來看,自己在登基之后推行的政改將極大地損害李氏宗族的利益,但這可是為了李氏的長治久安啊!

  這些人不可能有自己兩世為人的經歷,再有長遠眼光的人也不可能看到自己這么遠!所以,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安民肯定是不能留在大陸的,只有將他放到海外,再由王啟年看著,他們才鬧不出什么亂子!

  過山風在外面已經跪了一整天了,到得下午,關興龍也過來跪到了過山風的身邊,兩名大將一齊跪在公府之外,這可是了不得的一件大事,公府之外,聚集了大匹的人群,指著兩位大將,嘰嘰喳喳地說著些什么。

  “老關,看來主公是要嚴懲我了!”過山風惴惴不安地道。

  “將軍不需擔心,如果真要嚴懲,就不會是我們跪在這里了!”關興龍低聲道。

  兩人直跪到擦黑時分,饒是過山風武功過人,身子壯健,也是跪得頭昏眼花,搖搖yu墜。

  “兩位將軍請起來吧!”李文終于出現在了大門前。“關將軍,你卻先請回去休息吧,過大將軍,主公有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