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草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仇恨不是力量,畏懼才是

[字數:5603 更新時間:2013-11-20 8:51:00]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仇恨不是力量,畏懼才是

  金銀鯉號初次出航,不約而同地都成了它們的初戰。此時李肆并不知道,蕭勝已經掌握了他這快船的核心思路。盡管跟后世借高速搶占t字頭陣位的戰術有細微差異,畢竟他的炮還不夠猛,所以蕭勝是去咬對手的屁股,但原則卻是一樣的。

  銀鯉號之所以被胡漢山當成海上城墻,打了場失敗的勝仗,不僅在于沒領會到這樣的原則,還在于操船人的水平不及格,根本沒辦法讓銀鯉號完成那一系列的戰術動作,所以李肆訓過他們之后,也教育了老金,讓他跟著胡漢山一起繼續摸索演練。

  海上的事情見了眉目,李肆的注意力就轉到了岸上。

  “編練水勇?休想!殺了我吧!爺爺我絕不皺眉頭!”

  聽了劉興純的要求,受傷臥床的鄭永沒給一分好臉色。

  “仇恨……這是個問題,不過仇恨不是力量,畏懼才是,不必擔心。”

  李肆對劉興純這么說。

  把以香港八鄭為首的海盜力量收為己用,這是李肆在香港的第一步棋,具體的做法是雙管齊下。

  康熙五十三年二月,青田公司在香港島上開辦了莞香會,以預買的方式,將數百戶種植莞香樹的香農組織了起來,同時新安縣縣丞和九龍巡檢呈請在新界、香港島和大嶼山編練水勇,巡弋水道。兩件事情的關聯之處在于,一甲十戶,能出三丁到水勇,這一甲才能進香會。

  新安知縣金啟貞對這兩件事拍手稱好,大力支持,報到廣州府,知府李朱綬大筆一揮,寫下兩個字:“善政”,呈文上到巡撫滿丕那,再多了兩個字:“德事”。

  知道那些地方都是些亦盜亦民的人,如今有人肯出力導其向善,雖然是瞅著莞香去的,可總是好事,官府上下自然樂見其成。當然,該走的程序,該上的套子一樣不少。名冊齊全,互保落實,船只武器備案,還指定九龍巡檢為水勇總領。

  在這兩件事的背后,藏著的是李肆又立起來的一座司衛營地,就在大嶼山下的石筍村外,對外名為水勇寨,實際是一座訓練營。

  一個月后,大嶼山下,分流灣岸邊,一座營寨拔地而起,數百衣衫襤褸的精壯漢子正聚在寨子里的空地上,一個個神色渙散,無精打采,在官兵的督促下,排成長隊,一個個作著登記。

  “姓名、年紀、家中有誰!?”

  套著一身官兵制服的王堂合朝桌子前的青年呼喝道,他之所以來作這***,是準備挑一些炮手。司衛的兩大炮頭帶著大部分炮手進了海軍,他這個兩度負傷的步兵霉星被提拔為炮哨哨長,負責重建炮哨。

  雖然上報的政策是一甲出三丁,可實際的作法卻不一樣,劉興純、張應帶著官兵巡丁,外加方堂恒帶隊的司衛,將大嶼山和香港島幾乎所有壯丁都搜刮一空。“官府”力度空前的“清鄉”,外加傳說中水勇也有一份薪銀,當了水勇,自家也能靠莞香掙到一份安穩生計,當地人也有所期待,所以整個過程還算順利,并沒發生什么沖突,除了新界東面。那里的漁民似乎是另一套路數,劉興純等人暫時沒去料理,只派了公司商行的牙人去做說服工作。

  “鄭威,十九歲……”

  那青年的回話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一般,王堂合沒怎么在意,只是無聊地想,又一個姓鄭的,這一帶十個人里八個都是這姓……

  “我爹叫鄭云,一個月前,死在海上。”

  說到這,王堂合才明白這青年的不善語氣是從哪來的了,原來是被胡漢山他們殺了的海盜頭領之子。

  “怎么著?是來報仇的,還是來討生活的?”

  王堂合皺眉盯住了他,被李肆從窮苦孩子帶出來,時時刻刻灌輸著“你們跟其他人不一樣”的觀念,對上外人,他們這些司衛雖然說不上跋扈,可骨子里卻總有一股藐視,更見不得誰在他們面前耍臉色。

  “是什么不都是總爺說了算?”

  鄭威貌似恭順,實則桀驁地回道,一邊說還一邊心想,這總爺年紀未免也太小了點吧。

  “嘿……”

  王堂合差點被氣笑了,好,好得很……

  啪嗒一聲蓋下了章,將憑照給了鄭威,王堂合悠悠道:“我記住你了。”

  聽起來像是威脅,可被父仇和家中生計兩面夾磨的鄭威已是麻木了,無所謂地哼了一聲。

  營寨的單獨一間屋子里,胸口纏著繃帶的鄭永正朝跪在地上的幾個年輕人咆哮不停。

  “想想咱們這姓氏的來歷!這輩子絕不當清狗的鷹犬!殺便殺了,骨頭怎么這么軟!?”

  跪在前面的一個青年流淚不止。

  “大叔,如果只是咱們也就罷了,可咱們八鄭家,老弱婦孺上千號人,怎么也不能受咱們連累。”

  另一個青年干脆叩頭了。

  “水勇也只是保境安民,算不上官兵,咱們不是真投了清狗。大叔,你就吭一聲吧!你不吭聲,總有些毛頭小子按捺不住,到時候可是害了大家!”

  鄭永咬牙,目光閃爍了好一陣,卻還是搖頭:“我鄭永從知事開始,就受著老爹的教導,這江山咱們扳不回來了,那就埋頭過自己的日子,怎么也不能幫著清狗做事!你們愿意怎么著,我管不了,要我去低頭,沒門!這幫清狗手里可有咱們七八十條人命!我怎么也不能忘了這仇!”

  眾人唉聲長嘆,再無話說。

  鄭威也忘不了自己的父仇,只是為了家中能有本錢將莞香樹照顧周全,同時還能拿到每月二兩銀子的飯食錢,名義是補貼家中壯丁不能出海捕魚的損失,算算自己這水勇的薪銀竟然比綠營兵還高,他不得不咬牙認了自己的身份。

  頭三天過得很辛苦,被穿著灰藍短裝,戴著短檐圓帽,扎著寬皮帶的兵丁用鞭子棍子趕去洗澡搓背,生吞活剝地記下了一大堆什么《衛生條令》。之后被分配到二十人一間的大通鋪里,繼續背什么《作息條令》,什么時候睡覺,什么時候起床梳洗,怎么樣才能出門,全都被限得死死的。

  如果不是發下來一大堆新鮮玩意,鄭威敢保證自己吆喝一嗓子,整個營寨都能反了,連囚犯都沒遭過這么多規矩的整治。可收到那些新鮮玩意,他們才醒悟自己沒被當囚犯對待。

  軟軟的棉毛巾不提,還有柳木綁鬃毛作的“牙刷”,上好青鹽加了什么膏來刷牙,鄭威覺得簡直是暴斂天物。每人都收到了新嶄嶄的棉織內衣,灰黑棉布短裝,還有有錢人才穿得起的皮靴,以及綁腿棉襪。更帶勁的還是腰間那根寬皮帶,再戴上和那些兵丁式樣差不多的短檐圓頂布帽,原本一群苦哈哈湊在一起,居然也有了幾分整肅的模樣。

  而后每天三頓的伙食,隱隱讓鄭威心中的仇恨蒙上了一層薄霧,連帶也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對勁。每日清晨有一頓,豆漿外加玉米或者稻米餅子,中午和晚上有菜有肉,米飯吃到飽。幾天吃下來,這些海島上的漢子臉上都帶出了一絲血色。

  鄭威和眾人開始泛起嘀咕,更有人直接說,這是殺豬飯,要準備送他們去死了。

  這說法在三百多水勇里很快傳開,鄭威的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咬著牙想,報仇、保命,是不是把兩件事一起辦了。

  他的打算在第二天就被粉碎,就在營寨空地里,三百多人眼睜睜看著三個四下串聯,想唆弄眾人***的漢子每人挨了四十鞭子,渾身鮮血淋漓,都是噤若寒蟬。

  處置完這幾個人,又一隊“官兵”進了營寨,領頭一個人的身影像是刀鋒一般,逼壓在所有人的眼瞳前。這個二十四五歲的青年,初看上去還帶著幾分書卷氣,可左眼被眼罩遮住,讓他的獨眼格外攝人。

  獨眼青年一路行來,其他人都朝他恭敬行禮,鄭威等人在想,這估計是個比劉巡檢還大的官。

  “古人云,以德報德,以直報怨,給你們好吃好穿,還給了你們銀子幫補家里人,為什么不想著報恩,卻想著***?”

  踩上空地里的木臺,范晉的高筒皮靴在木板上蹬蹬作響,將這句話一個字一個字地踏進鄭威等人的心底。

  “官爺,我們不過是怕而已。”

  沉默許久,見沒人回應,鄭威壯著膽子回了句。

  “怕?怕什么!?”

  范晉的質問中氣十足,氣勢壓得鄭威心中那股翻騰的異樣念頭趕緊沉到心底,嘴上更是吶吶無言。

  “忘恩負義,以怨報德,你們連老天都不怕,還怕什么!?”

  范晉冷聲說著。

  “我沒料錯的話,你們中的不少人,都在海上討過生活,手下也欠了不少人命。你們劫貨殺人,王法也都沒放在眼里,還怕什么?”

  范晉一邊高聲反問,一邊回想來之前和李肆的那番談話。

  “他們怕的就是拳頭和刀子,怕的就是暴力而已。千百年來,他們畏懼的是官府的暴力、豪強的暴力、盜賊的暴力,他們只熟悉這樣的力量,當他們成了強者的時候,也只會用暴力說話。”

  李肆這么對范晉說道。

  “沒錯,他們骨子里的確是反賊,大方向和咱們一樣。可他們的力量僅僅來自仇恨,失去故土舊朝的仇恨,這力量只能讓他們茍活,再作不了更多。你要給他們帶去的,是對老天的畏懼。”

  這些話語在范晉心頭流過,獨眼環視眾人,他的話語就像是刀鋒刻石一般有力。

  “老天始終睜著眼睛,有所得就得有付出,這是老天的鐵律!”

  范晉沉聲質問著。

  “要得食,就出力!要富貴,就賭上性命!你們之前不就是這么干的嗎?現在讓你們來干這份工,可以堂堂正正掙前程,怎么還怕了呢?”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怕的其實是這幫“官爺”的居心。

  “老天是老天,官爺是官爺。”

  鄭威再憋不住,嘀咕了這么一句。

  “我們……是為老天辦事的。”

  范晉微微笑了,笑得鄭威只覺心頭發毛,腦子更是一團迷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