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烽火麗影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烽火麗影第四卷:魚龍難辨:第一百六三章:藤井的姻緣夢

[字數:6642 更新時間:2013/11/9 7:05:00]





楊芳拿起了茶館包間里衣帽架上的那件米色的開司米的披風穿上,把紅白相間的絲巾在白皙的脖子上系好后,向姜泉水點點頭就要告辭先走了。

姜泉水叮囑她這兩天假如有條件的話,可以找機會接觸一下許景芝,把行動計劃告訴她,讓她屆時能給予配合。

楊芳說:“好的,我晚上在胡同口等她,找她談談,現在鬼子知道她不會跑掉了,因此已經不再對她跟蹤監視了,這樣我找她說話就不會有問題了。”

“那就拜托了。”

姜泉水示意她可以先離開了。

楊芳向茶館門外走去,姜泉水還坐在沙發圈椅上看著她,看到她穿著黑色高跟鞋美腳一彎一弓的在地板上行走劃出的一道道優美的弧線,姜泉水不僅小聲的發出了自己由衷的感嘆:“真是太美了,真是個俊美絕倫的姑娘啊。”

他在想著,要是楊芳沒結婚該多好啊,自己一定要像當年追求成雁南那樣去大膽的追求她。但現在她僅僅只能是自己的同志,一個值得信賴的好同志。因為她的家庭,因為她是有家有愛的人了,出于一個革命者的偉大胸襟,出于對道德倫常的認知,。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從另一個方面去打攪她了。

楊芳找到了機會,當天的晚上她就在胡同口上等到了許景芝醫生。

楊芳不敢講她拉到自己的家里去談話,因為公公婆婆都很保守,而丈夫王躍更是個膽小怕事的人,讓他們知道了自己在從事危險的抗日工作的話,那一定是要壞事的。

不過楊芳事先早想好了見面的地點,就在附近的一家小吃店里,她知道許景芝此刻一定還沒吃飯,因此買了一碗雞蛋面請她吃,那時候糧食很緊張,雞蛋也是稀罕物,飯店里的飯菜都是黑市價,一碗這樣的雞蛋面要二百三十元儲備卷,相當于0.2個大洋,楊芳一個月的薪酬也僅夠吃四十碗這樣的面條的,著實算作價格不菲了。

經過前面的接觸,許景芝現在也知道楊芳是共產黨的代表了,而這時候小吃店里的人不多,兩人就把話拉了起來。

楊芳將組織上打算殺掉松井這個惡魔的計劃告訴了許景芝,許景芝當時就激動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她表示自己堅決的配合,并愿意加入共產黨的隊伍進行抗日活動。

“我已經想通了,光想保住小家是沒用的,國家要是亡了,小家也就亡了。只有像原先的火焰山小組那樣勇敢的和鬼子漢奸斗爭,才能保住國家,國家有了我的小家才能安全。楊記者,你就說吧,要我怎么配合你們?”

“不是你們,而是我們。”

楊芳笑答:“你屆時只要去報警就可以了,這樣藤井特高課的人就不會懷疑到你身上去了,頂多關你兩天,最后還是得把你放出來,到那時候你就相對安全了,不再會受到侵害了。”

許景芝趕緊說:“對對,是我們,我一定要參加八路軍,拿起槍來和小鬼子干。”

楊芳說:“組織上讓我告訴你,就地參加抗日工作,不必去前線,在敵后一樣可以殺敵衛國的。今后,你就是北平我們自己的人了,現在你們原先小組里楊娜因為你們的保護,她到現在也沒暴露出來,已經是北平地下黨的一名正在接受考驗的預備黨員了。希望許醫生也能跟她一樣,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投入到有組織的抗日工作中來。”

“行,我知道共產黨是有紀律的政黨,我真心愿意加入。我也真想親手殺了松井這個流氓為同胞和自己復仇。”

許景芝憤恨的說道。

楊芳說:“除掉松井的事情你就不必親自動手了,不過你能親眼看到這個惡魔的下場也是一樣的。今后和你聯系的人不再是我,而是我們敵工股的楊娜同志,她也是你的老搭檔了。從此以后你會得到組織的保護的,也會接受上級布置給你的任務。”

一切都談的差不多了的時候,許景芝問道:“你們知道林若梅醫生的下落嗎?我聽人說她在被押去太原的火車上被人救走了,真為她高興啊,不過不知道救她的人是誰啊,也不知道現在她在哪里,安全了沒有?”

楊芳道:“嗯,根據我的了解,林若梅是被軍統行動隊的人救了,不過在轉移的途中他們被沖散了,后來是我們八路軍的偵查員遇見了她,現在究竟在哪里還暫時不知道,不過我想她是安全的,否則她要是再次落入敵人手中的話,他們會把她送回到北平來的。但是現在我們情報網并沒得到這樣的消息,證明林若梅現在還是安全的。”

許景芝聽到這個消息很高興,現在火焰山小組的四個姐妹,處境最好的是楊娜,她等于已經找到了一個堅實的家了。其次是林若梅,雖說還沒確切的消息但只要和八路軍的人在一起的話讓人就感到了踏實。再就是許景芝自己了,雖說為了家庭和不受更大的傷害她被迫忍受了松井多次凌辱,但比起趙巧玲來還是幸運的多的多了,眼下只有趙巧玲還深陷在水深火熱之中那,這是讓人最揪心的事情。

楊芳知道現在營救趙巧玲無論是那方的力量都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只能是查清了昌平那個日軍34研究所的內幕后,動用部隊對其進行攻擊才能順便搗毀那個萬惡的魔窟,到那時候趙巧玲才有可能和其他姐妹們一起獲救。

她告訴許景芝,等后天晚上殺了松井之后,許景芝將正式成為組織成員,但不必轉移到根據地去,就留在北平作為一名地下工作者。對此,許景芝點頭答應了下來。

三天后的那個晚上,正在張家大院辦公室和邵文學研究五一大掃蕩戰況的藤井突然接到了憲兵隊左田大隊長打來的電話,說是松井少佐在北平仁濟醫院的后門附近的街道上遇刺身亡。襲擊他的是幾個穿便衣蒙面的人,沒有開槍用的全是匕首,松井身上中了十一刀,其中兩刀命中心臟,當場斃命,他的司機也同時被匕首捅死在駕駛室內。在松井的胸口上還放著一封信,說是要在北平殺掉三十名劣跡斑斑的鬼子軍官和漢奸頭兒,松井是第一個。落款是八路軍北平地區鋤奸隊。

藤井當時就驚呆了,他沒想到自己自詡是模范治安的北平市區竟然發生了這樣讓他下不來臺的事情,于是他立即拉上邵文學去了仁濟醫院后門松井遇刺的現場。

那里早已迎候著左田大作,還有安全局才趕來的邵敬堂局長和警察廳的岳家鶴,童子風等人了。

很快,中條信老師也被車從臥榻之上接到了這里來了。

左田向藤井匯報道:“松井君是晚上來這里接許景芝醫生去幽會的,結果沒想到遇刺了,看來八路的工作做的很細致,襲擊者手法麻利,動作利索,僅五分鐘就完成了對松井君的行刺行動并迅速的撤離了現場,我們的人和邵局長的人趕過來的時候只有被嚇傻了的許景芝醫生蹲在一邊發抖那。”

“哦,那許景芝現在那?”

藤井表情嚴峻的問道。

“她現在在醫院后門的一間房子里,我們已經將她抓了起來,從檢查的情況證據上看,她并沒有參與作案。”

左田說:“我們準備將她帶回憲兵隊審問。”

“嗯,做的很好,就不要把她送憲兵隊了,還是送到文學君的張家大院去吧,也許金大牙的審訊更能奏效些。”

邵文學說:“好的,藤井君。不過我看這個許景芝不會和此事兒有關聯,她要真和八路鋤奸隊的是一伙的話,那她早就跟著就勢一起跑了,那里還會等在原地挨抓那。”

藤井說:“我和文學君的想法是一致的,否則就讓左田君把她帶去憲兵隊了,到了憲兵隊那里也只是拷打一番再被我們的人用作發泄一番而已,這是于事無補的。只要她和此事沒有關系,那就放掉免得外界說我們無能亂找頂缸的。不過,最后的分析結論還要中條信老師來下啊。”

邵文學知道這事兒還真是共產黨的人干的,因為兩天前何永祥和他說到過此事,并說這次讓共產黨自己去忙,他的軍統就不跟著參合了。而邵文學也想除掉這個松井也好,這個家伙雖說是藤井的副官,但藤井并不喜歡他的為人,所以一直也沒提拔他,結果他和左田憲兵隊長混的倒是很投機,而左田卻是邵文學所十分不喜歡的,這個家伙以為在北平除了藤井他就是老二了,常常不把邵文學放在眼里看。而松井和左田走的太近,這也是邵文學不愿意看到的,這次正好把松井給除了也算是削掉了左田的一只胳膊了。

兩天以后,中條信和特高課以及安全局的偵破人員得出了結論,松井遇刺一案和許景芝沒有任何關聯,她也沒有參與作案的嫌疑。于是,邵文學就讓人通知正心急如焚的許景芝的愛人,鐵路調度李德成來張家大院接走了妻子。

回到家后,李德成詢問妻子:“你怎么和松井這個日本人搞到一起去了?不是上夜班嘛,怎么會在松井被殺的現場出現那?”

許景芝自然不會把自己難言的隱私告訴給丈夫了,她只是說自己碰巧去后門那里,就出了這樣的事情,總算是把李德成給糊弄過去了。李德成雖說心里還有疑慮存在,但沒證據也不敢和妻子去吵啊,事情也只能這么過去了,總算是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就很好。

而不久后,楊娜就聯系上了許景芝,她正式成為了北平地下黨組織的一名成員,不過她的入黨申請還剛遞交,正等待著上級的批準。

此后,又有兩名日軍的軍官和幾個安全局的特務頭子被殺,這一下很震動日偽的高層。就連在太行山親自參與指揮大掃蕩的岡村寧次都來電質詢藤井是怎么搞得。

藤井很是震怒,要不是這段時間以來他搞糧食和礦產資源深得軍部賞識的話,恐怕真要給他處分了。

現在他要是在北平再搞大規模的搜捕行動的話,手上的兵力不夠。根據安全局和邵文學的情報稱,在北平郊外八路和軍統的小股武裝十分猖獗,要想去剿滅他們的話不動用兩個聯隊的兵力都不夠,而現在藤井手上只有一個憲兵大隊和吉川一郎一個聯隊留守的兵力,他不可能把這些人都派出去,所以只能制定出一份清剿計劃發給了軍部,結果軍部也一時三刻抽調不出多余的兵力來,因此藤井所能做的就是派出大量的安全局的特務四周打探情況,并加緊對北平城區的排查力求將北平地下黨和軍統的行動隊限制在更小的范里活動。

最近,藤井的家族給他在日本國內物色了一個對象,知道他在中國忙的不可開交,所以說是由他的一個叔叔帶著要到中國來和他見面。

藤井為此事再次來到邵文學的張家大院,向他說了此事兒,問邵文學自己該如何辦是好。

邵文學當時就說:“這是好事兒啊,不過藤井君能和我元貞佑一說這件事兒就說明您沒拿我當外人,這事兒我一定幫您好好參謀參謀,不過有個問題我想問一下。”

“文學君請講。”

“我想中條信老師和你情同父子,這樣的問題您為何不去請教他那,而是選擇了我這個有著日本國籍的中國人來問那?當然,我也不否則你我之間也是情同手足的”

邵文學問道,這個問話非常的合乎一般的情理。

藤井正視了邵文學一眼道:“這個問題回答起來很簡單,因為從我想娶柳硯開始他就持反對的意見,這幾乎和我的家族意見是一樣的,他們都認為我們大和民族的血統要純正,作為日本皇族成員,和支那人通婚那是絕對犯忌的事情。因此只要我娶日本女人他們都會贊成,哪怕是一個貧民也可以。但是我要娶支那女人他們就認為是大逆不道,所以這次柳硯的逃婚他們反倒十分的高興,認為這下我藤井春山應該清醒了,中條信老師也是這樣的意見。”

邵文學聽罷后說:“我得抱歉的和藤井君說一聲,我的意見基本和你家族成員及中條信老師的是一樣的。只不過我說的不是血統問題,而民族感情的問題。雖說承蒙藤井君關照為我弄來了日本國籍,但我的血液里還是中華民族的血液,這個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我得說,無論什么樣的中國女人都不會真心愛人一個侵略她的國家的另一個國家的占領者的,當然這在和平時期會被人們認為是正常的,可是在戰爭發生的時間里就非常的不和時宜了,閣下的情況正是這樣的情況,我想柳硯對你還是有感情的,不過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一個正占領著她祖國國土的侵略者啊,正是這種原因她才決定告別了你,從他留給你的紙條上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了。既然現在閣下的家族在操持你的婚姻,那就不妨接受他們的好意,還是娶一個日本女人吧。難道閣下現在還在期盼柳硯的回歸?或者是就是喜歡我們中國女人那,非娶一個中國女人不可?”

邵文學的話讓藤井沉思了起來,他感覺到了邵文學話里的道理是值得思考的。

這時候邵文學卻又接著說:“其實閣下喜歡的并不是中國女人,而是柳硯這個人而已。對于柳硯的國籍閣下是不計較的,因為我得承認你對柳硯是有真感情的,那種感情是在日本你們共同讀書的時候結下的,要是放在現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閣下現在要聽我的意見,我只能說您面臨著兩種選擇,一是柳硯再次的能回到你的身邊來,這二就是聽從家族的勸說,找一個賢惠的日本妻子伴度終生,閣下能承認只能面臨這兩種選擇嗎?”

邵文學說的都是藤井心里認可了的想法,他自然的就點了點頭:“看來我想等柳硯再回頭的想法是有些幼稚了。”

藤井道:“你說的極對,不過其實我在中國還有一個很欣賞的女性,那就是恬靜、儒雅而秀麗的年輕女醫生林若梅,不過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竟然是火焰山小組的成員,讓我看到了她對大日本皇軍的極端仇視,否則我早用她取代了柳硯了。”

邵文學大吃一驚,馬上脫口而出道:“難怪藤井君當時那么痛快的就答應了仁濟醫院趙院長的請求,將林若梅和許景芝放回了醫院有條件的為傷員治療那,原來是閣下不想林若梅被送到昌平去啊。”

“是啊,試想一下,林若梅要被送到昌平將引起何等的轟動啊,我想我們日本的高級軍官得此消息后一定會蜂擁而至的,這種氣質美人兒是世間的珍品,也許只有《北平晚報》的楊芳才能與她相比。”

藤井很巧妙的回避掉了梁雨琴,因為他不想讓邵文學感到不快。

心存默契的邵文學自然對這點是心知肚明的,他說:“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閣下希望獲得林若梅,那為何又答應了太原方面小林寬大佐的要求,將其送往了太原那?要知道那是小林寬大佐秉承軍部的旨意要拿林若梅做籌碼和重慶的林川武做交易的啊,一旦交易成功,林若梅將被送回到她的父親身邊,閣下的心愿就無法再實現了啊。”

藤井苦笑了一下,說:“有兩個因素在困擾著我,一是我對柳硯還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我要是此刻就占了林若梅,那么柳硯對我尚存的一絲感情就會隨之煙消云散了。另一個是帝國的利益高于一切啊,假如小林君的設計能夠成功,對于支那的戰局幫助將是無可估量的。所以不得已,我就同意了將林若梅送到太原去了。早知道半路上她會被人劫走的話,我就不會這么做了。”

“哦,明白了。”

邵文學道:“看來閣下對中國文化很是喜愛,因此也就對聰慧,美麗的東方女性情有獨鐘了。你和柳硯之間有情感的交流,因此你對她是難以割舍,對于林若梅你是看到了她的溫柔儒雅內在世界和秀麗的外表了,所以也喜歡異常。只可惜她現在下落不明,并且身上充滿了反日的氣息,和閣下已無可能,因此我有個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文學君和我情同兄弟,但講無妨。”

“那好。”

邵文學道:“我倒是有個兩全之策,我建議你答應下來日本家族里對你的婚姻安排,那是最簡捷也是最合適的婚姻。不過你可將婚禮和家安在日本國內,太太不必跟隨到中國來,另外對中國這邊將婚姻信息保密起來,如果有一天你在和柳硯照面或者得到了林若梅的話,那就照樣相處起來,最后要是感覺那處婚姻對你更合適的話,你就解除一處,保留自己認為最合適的一處,你看如此一來閣下的煩惱豈不是都可化解了嗎?”

藤井一聽精神一震,道:“文學君果然是中國的諸葛亮啊,此舉甚好,我怎么一時就沒轉過這個彎來那。我馬上致電東京,叫我那叔叔和所介紹的對象千萬別來中國了,我告訴他們我會盡快的回國一趟完婚,然后我再回到中國來繼續尋找我的機會,用你們中國話來說:這有點兒缺德,但它的確是個兩全之策。這下我的心理負擔就沒有了,真是謝謝文學君出的高招兒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股市千股千评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_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表 彩票带赚团队是真的吗 急速赛车 35选7今天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惠泽社群345166造福彩民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手 欢乐捕鱼人挂机外挂下载 大庆冠通麻将 梦幻千炮捕鱼攻略技巧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版 网上什么可以赚钱 逢赌必输是好事 nginx静态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