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908遠東狂人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VIP章節目錄 第723章 危險的海域

[字數:4054 更新時間:2013-11-8 5:43:00]




  認空漆黑片。看不旦月亮“也看不貝星     海面上也是漆黑一片,此時。已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天,只有當遠處海天線上偶爾閃出一道閃電。才能勉強分清海與天。

  就在這漆黑如墨的海面上。一艘中國海軍的近岸防御型潛水艇正處于水面航行狀態。

  這是“海狼級”潛水艇中的第六艘,艇名“海豹”號,艇長鄭國華。

  在海軍潛水艇部隊指揮官里。鄭國華的脾氣算是最暴躁的,也正因此。他得了個綽號,“鄭雷子”也正由于脾氣暴躁,他的人緣很不好。甚至差點因為這個臭脾氣而被攆出潛水艇部隊,如果不是他的魚雷射擊技術非常過硬的話,他也當不上艇長。

  但也正因為鄭國華脾氣暴躁。他無法成為遠洋潛艇的指揮官,只能指揮一下近岸潛艇,他手下的水兵對他不是尊敬,而是敬畏。

  現在,這位脾氣暴躁的潛艇指揮官正站在“海豹”號的指揮塔圍殼頂部,用望遠鏡在那黑漆漆的海面上搜索。

  但是什么也看不見,這幾天旅順一帶的天總是陰沉沉的,一到晚上。就什么也看不見了,除非使用探照燈,但是現在潛艇距離旅順海岸并不是很遠,使用探照燈的話。很有可能暴露目標,一旦遭到海岸炮臺壓制性射擊,那就只能逃之夭夭了。

  其實就算是白天,也沒什么可以攻擊的目標,自從旅順外停泊場的那些日本輕型軍艦撤退之后,在旅順港外潛伏的潛艇就變得無事可做了。一些潛艇奉命調去了北邊不遠處的大連港,并在那里潛伏,攻擊從大連港撤退的日本商船,或者是那些趕到大連運送軍火物資的日本商船。另一些留在旅順港外的潛艇繼續潛伏在軍港附近的淺海,守株待兔一般等待獵物過來。

  但是沒有獵物,海軍部原本是打算在日本聯合艦隊主力趕到旅順的時候予以伏擊的,但是日本聯合艦隊始終沒有靠近旅順,而是去了大孤山方向,掩護日本陸軍增援部隊登陸。

  鄭國華前天也去了一趟大孤山,進行游獵,但是他的運氣卻不如他的同僚們,“海豹”號在大孤山海域游戈了一天時間。但是卻一無所獲。后來海軍部拍來電報,告之日本聯合艦隊動向,原來那支艦隊已經東返,去為第二批日軍登陸部隊護航去了,距離太遠,近岸潛艇不可能跟上去伏擊,結果,鄭國華就又兩手空空的從大孤山趕回了旅順。

  今天下午,鄭國華剛才指揮“海豹”號在登州進行過補給,然后又馬不停蹄的趕回了旅順,當他回到旅順港外的外停泊場時,已是深夜時分,艇員們都疲憊不堪。但是卻又不敢偷懶,他們都知道艇長的脾氣。

  連續作戰,所有人都疲憊不堪。鄭國華也是一樣,但是他并沒有因此懈怠下來,他很清楚他的任務。那就是封鎖旅順港,既不能叫港內的日本軍艦離開,也不能叫港外的日本軍艦突進軍港附近海域掩護港內軍艦突圍。

  雖然空軍時旅順的空襲給那支日本海軍分艦隊造成了很大損失,但是現在港內仍舊停泊著一些日本軍艦,不能叫它們突圍出去。

  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日本艦隊指揮官打算從軍港突圍而出的話,只能選擇夜間行動,因為在白天,中國海軍的潛水艇可以很容易發現日本艦隊的行動,并且予以攻擊。而在夜間,尤其在這種沒有月光的天候條件下,要想發現突圍的日本艦隊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光線不足,無法用肉眼發現目標。那么只能依靠聽覺,為了避免干擾,鄭國華甚至下令在水面航行狀態時不使用柴油機,而是使用電動機。  但走到目前為止,什么也沒有聽見,除了海風,剩下的聲音就是海浪拍擊聲,然后是那不時響起的炮擊聲,那是位于旅順西南海域的中國海軍水面艦艇在進行騷擾性炮擊,為了避免在黑暗中誤傷,潛水艇部隊與水面艦艇部隊嚴格刮分了各自的作戰區,不過即使日本艦隊從旅順港突圍,中國的海軍水面艦艇部隊也不會過來支援,原因很簡單,那支艦隊都是清一色的輕型艦艇,無法與日本艦隊進行正面對抗,必須保存實力。能夠阻止日本艦隊突圍行動的也只剩下潛水艇部隊了,當然,還有那些密布于航道上的水雷。

  鄭國華放下望遠鏡,順著舷梯進入潛艇指揮艙,看了眼航海鐘,已是深夜十一點。

  潛艇里的每一個人都非常的困,鄭國華也不例外,不過還沒到換班時間。這些值班水兵必須留在崗位上。

  鄭國華拿起航海日志,匆忙記了幾筆,然后又順著舷梯登上指揮塔哥殼,用望遠鏡繼續在海面上搜索著。這一次,與他一起搜索目標的還有一名海軍見習軍官。

  剛才與其它潛艇指揮官進行無線電報聯系,鄭國華得知,在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旅順港內汽笛聲聲,日本艦隊動向詭異,他猜測日本艦隊可能會采取行動,但是現在看來,旅順港內一片寂靜,他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在海面上搜索了兩個多小時。直到快凌晨兩點,鄭國華才結束了搜索,返回艙里,下令換班,并吩咐輪機兵啟動柴油機,為電池充電,然后才返回那間狹窄的艇長艙要。一頭到在床上

  鄭國華在床上睡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被值班軍官叫醒,而這時,他正在做夢,夢見他正指揮潛艇穿越雷暴區,耳邊全是“轟隆轟隆”的雷聲。

  “艇長!艇長!日本艦隊出動了!”

  鄭國華從床上彈起來的時候眼睛都還沒有完全睜開呢,伸出手去,下意識的去摸床頭的衣服,一摸卻摸了個空,再一伸手摸了摸肩膀,這才想起剛才睡覺之前并沒有脫衣服,于是揉了揉眼睛,戴好軍帽,跟著那名叫醒他的見習軍官走出艇長艙,登上指揮塔圍殼。

  登上指揮塔圍殼頂部之后,鄭國華才明白過來,剛才他之所以做夢夢見雷聲滾滾。是有原因的,因為日本軍艦碰上了水雷,發生了爆炸。也正是這個。緣故,那名海軍見習軍官才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日本艦隊的行蹤,此匆,雖然魚雷的爆炸聲已經停歇,但是海面上卻是火光閃閃。整個艦體正在海面上熊熊燃燒。

  碰上魚雷的是一艘日本的補給艦。鄭國華猜測,那很可能是一艘木殼商船,否則的話,艦體不可能燃燒,而且,魚雷很可能是引爆了油料艙。

  借助那熊熊燃燒的艦體。鄭國華很容易就用望遠鏡看見了幾艘日本軍艦的巨大陰影,那些軍艦正由軍港主航道向外停泊場駛去,速度很快。但是軍艦上卻實行著燈火管制。就連探照燈也沒亮,如果不是其中一艘補給艦被水雷擊中的話,它們也不會這么容易就暴露目標。

  “靠過去。咱們靠過去打!”

  鄭國華沉聲下達命令,但是那名海軍見習軍官卻提醒了一句。

  “艇長,前頭不遠處就是咱們布設的雷區,到處都是鈷雷,咱們靠的太近的話,也有可能中雷的。”

  “我心里有數,你去魚雷艙指揮;將魚雷的定深設定在兩公尺。另外,再用無線電臺通知其它潛艇,叫它們趕過來增援。”

  鄭國華沉著的擺了擺手,然后舉起望遠鏡,繼續觀察著那支日本突圍艦隊,至少識別出了兩艘軍艦。一艘是“秋津洲”號,另一艘是“千代田”號,這兩艘軍艦都是輕巡洋艦。而且是參加過當年中日甲午戰爭黃海大戰的舊式軍艦,現在,那兩艘舊式輕巡洋艦正全速向東邊的外停泊場駛去,跟著它們一起行動的還有幾艘商船,這些船只顯然是在充當整今日本突圍艦隊的先鋒,說不好就是專門用來蹼雷的。

  果然,走在“秋津州”號前頭的那艘商船很快就接上了一顆鈷雷。但是這艘商船并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進行損管,仍舊保持高速向前沖去。不久之后,又吃了一顆鈷雷。船速才開始減慢,與此同時,走在側后方向的“千代田”號也連吃了兩顆錨雷,但是與那艘商船一樣,仍舊在海面上蹣跚而行,繼續為后頭的主力艦隊蹼雷。

  見此情景,鄭國華明白過來了,這是日本艦隊指揮官孤注一擲的行動。絕不是什么試探性的行動,“海豹”號潛艇必須立即占領有利陣位,對日本艦隊實施魚雷攻擊。

  或許是明白已暴露了目標,日本艦隊終于解除了燈火管制,探照燈的光柱在海面上掃來掃去,一些艦炮已開始漫無目的的射擊,像是在為自己壯膽。

  看見日本艦隊的探照燈,鄭國華急忙順著舷梯進入艇艙,并下令關閉了所有艙蓋,同時命令將潛艇下潛至潛望鏡深度。

  “全體注意,準備戰斗!”

  通過潛望鏡的目鏡監視著日本艦隊的航向,鄭國華指揮“海豹”號潛水艇迅速占領了有利陣位。

  鄭的華又用潛望鏡看了看,然后下達了射擊命令。

  “兩雷間隔五秒發射!一號魚雷發射管裝填魚雷,方位角,回轉角!二號魚雷發射管裝填魚雷,方位角,回轉角!”,預備,發射!”

  “嗤   ”

  “嗤   ”  兩顆魚雷先后被發射出魚雷發射管。在陀螺儀的控制下,它們按照鄭國華設定的航線撲向目標,并在二十秒鐘之后命中了目標。

  “再次裝填魚雷!兩雷間隔十五秒!一號魚雷發射管裝填魚雷,方位角。回轉角,!二號魚雷發射管裝填魚雷,方位角。回轉角!,,預備,發射!”

  鄭國華鎮定自若的指揮魚雷兵重新裝填魚雷,然后,又將這兩顆魚雷一口氣發射出去。接著,又是兩顆魚雷,直到將潛艇的六顆備用魚雷全部發射出去,這次連續攻擊才告結束。

  此時,通過潛望鏡望棄,那海面上已是一片狼籍。

  鄭國華非常滿意,雖然海面上幾乎沒有多少光線,但是他還是干掉了兩艘日本軍艦,其中還有一艘是重巡洋艦,只要其它潛艇能夠及時趕來增援,那么,旅順的這支日本分艦隊很可能會在這里被全部消滅。

  對于日本艦隊而言,這片海域就是危險的海域。

  雖然對于日本艦隊指揮官的愚蠢行動感到奇怪,不過鄭國華很清楚。日本的失誤越多,那么中國離勝利就越近,從目前的戰局發展來看。這場戰爭的結局似乎已經越來越清楚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