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游戲民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530 抗聯之雨夜奇襲

[字數:7459 更新時間:2014-4-5 9:15:00]



  秋雨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東北的秋天比關內要寒冷許多,而且越往北走越覺得冷。北風和著冰冷的雨水一陣一陣的,把冒雨行軍的安**官兵們里里外外澆得濕透。

  兩萬大軍的行軍隊伍踉踉蹌蹌地順著泥濘的官道,向著德惠縣爬行。之所以說是爬行,那是因為從長chūn出發到德惠縣城,不過七十多公里一馬平川的平坦大路,熙洽的兩萬安**愣是走了三天才剛剛過半!每天不過是十幾公里而已。今天又遇上這場冰涼刺骨的秋雨,行動就更緩慢了,到處都是喝罵囂亂的聲音。士兵們更是叫苦連天,軍官們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吃張家飯穿張家衣多年的,這一夜之間糊里糊涂就成了溥儀的安**了!而且還被rì本人吆來喝去,早就是怨氣沖天了。這會兒誰也不約束士兵,秩序自然就越發混亂起來了。

  亂哄哄的,從天sè初明開始行軍,現在也沒有走出幾里地。至于那個rì軍第七旅團,這會兒早就甩下安**獨自北上去“收復”被抗聯攻占的德惠縣城了。估計這會兒已經打起來了吧?

  熙洽倒是也能吃點兒苦,沒有坐車,而是騎著高頭大馬和大家一起冒雨行軍。看到這副紛繁雜亂的行軍景象,只覺得心肝拔涼拔涼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熙洽才輕輕嘆息了一聲:“這樣的軍隊……能打仗么?大清朝還有希望么?”

  在他身邊同樣騎著戰馬行軍的是個身材干瘦,長著副招風的大耳朵的rì軍大佐。聞言只是苦苦的一笑。此人名叫多田駿,目前是關東軍高級參謀兼安**最高顧問,實際上就是溥儀這里的太上皇。這次把武器發還安**,并且帶著他們來吉林作戰也都是這個多田駿的主意。不過安**居然這樣不堪,他卻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熙洽君,好在這一次有我皇軍第七旅團助戰,所以勝利是一定的。至于安**……以后再好好整頓一下就是了。”

  熙洽只是苦笑:“幸好這次有皇軍助戰,要不然我還真是不敢帶這樣的兵出來呢!唉……沒有想到這些人比在東北軍的時候還不堪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整頓出來?搞不好要重新招募訓練了,就像當年袁宮保小站練兵那樣……新招來的兵沒有那么多陋習,應該能練出來的。”

  多田駿瞥了如意算盤打得噼啪作響的熙洽一眼,嘴角上浮現出一絲嘲諷。一支軍隊沒有了榮譽感、責任心和效忠的對象,怎么練都是個花架子。不過帝國需要的,不就是這樣的花架子嗎?

  正在熙洽的安**亂哄哄行軍的時候兒,遠遠的山頭上面,一具蔡司中國公司生產的八倍軍用望遠鏡正死死地盯著他們那個隊伍。

  舉著望遠鏡的人趴著,另一個人半跪。這么冷的天,這么大的雨,兩個人一絲不動。特別是跪著的那個人,身體微微前傾,遮擋住不斷飄落的雨點,手里拿著紙筆在記錄。

  “行軍隊伍,長約五公里。”

  “人數,約兩萬上下。”

  “武器,配備步槍、機關槍、迫擊炮,沒有發現大炮。”

  “隊形,行軍縱隊,側翼有少量騎兵jǐng戒,采取依次行軍序列……”

  “前進方向,北偏東兩六零,行進速度推定為一個鐘點兩公里左右!”

  一系列數據報下來,那個半跪的人匆匆將記錄的東西塞進了皮包里面,一溜煙的跑下了山頭。這時在小山下面不遠處的谷地,已經聚集了大約兩千人的隊伍,不過比起這隊緩緩行軍的安**,他們的軍容就嚴整許多。哨探已經放了出去,四處高地,也有火力jǐng戒哨。雖然只是臨時營地,但是給戰馬休養的窩棚已經搭了起來,有人在按照條例松馬肚帶,擦馬背,檢查馬蹄,補充馬料。

  沒有任務的人,都在按照部隊編制,整齊的在臨時搭起來的帳篷里面避雨,步槍、機槍也都在懷中抱著,保持隨時準備戰斗的狀態。軍官們守在各自的隊伍前面,都是一副隨時待命的姿勢。

  偵察兵將情報飛也似的送到了臨時搭建起來的指揮部,不過就是一個帳篷。帳篷內一個身材高大,一副軍人姿態的少將,黑臉板得緊緊的,正在研究地圖。他就是抗聯第二旅的旅長沈星夜。黃埔二期騎兵科畢業,也是跟隨王仲義去東北開創基業的老人了。在他身邊還圍著幾個年青的參謀,其中一人接過記錄本看了一眼,就先興奮地喊了一聲:“旅座,兩萬安**!沒有rì本人,沒有大炮。那可是大魚啊!”

  王仲義的這四萬大軍雖然是jīng銳,不過實戰也只有平定蒙古的寥寥幾仗,撈不著仗打,自然也沒有立功的機會。這回東進抗rì,浮在上面的高級軍官或許不怎么熱心,可下面的早就摩拳擦掌,盼著打仗了!

  沈星夜接過記錄本匆匆掃了幾眼,淡淡一笑:“這些家伙走得也忒慢了,都等他們兩天了。給唐師長發電,告訴他目標已經進入口袋了。”

  聽到這番話,帳篷里的每個人都是躍躍yù試,一臉肅殺。這樣的機會,大家伙兒可是盼了許久了!

  沈夜星板著臉向這群年輕的參謀們微微點頭,開口的語調卻是冰冷:“吩咐下去,五點鐘吃完飯,五點半做好一切戰斗準備,今晚發動夜襲!這一戰是咱們抗聯開仗以來的第一場戰役,一定要打好!”

  ……轟!轟!轟……rì軍的炮彈在德惠縣城外的抗聯前沿陣地上炸出一個個深深淺淺的彈坑。幾條彎彎曲曲的塹壕里,都蜷縮著身穿藍灰sè軍服的官兵,每個人臉上都多多少少有些惶恐。這也難怪,他們差不多所有的人,今天都是第一次挨炮炸呢!不過長期的嚴格訓練也還是發揮了不少作用,這會兒每個人都已最標準的姿勢匍匐在塹壕底部的積水中,一動也不動。

  林育容也就是歷史上的林B現在正站在他們身后的德惠縣城城墻上,舉著望遠鏡在遠遠觀戰。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指揮大部隊作戰,如果打敗了恐怕就是最后一次了!

  好在王仲義很看重他這個大將,給他配備了相當強大的兵力,這是兩個超大的騎兵師,每個師都是由四個騎兵旅臨時湊成的,總兵力都在兩萬上下!還配備有75毫米口徑的騎兵炮四十八門。有了這樣的實力打勝仗只是預料之中的,可是林育容卻不甘心打一場四平八穩的擊潰戰,他想要的是殲滅戰!全殲rì軍第七旅團,順便再收拾了熙洽的兩萬偽軍。所以他就布置了讓開大路,占領兩廂的口袋陣。以一個師在德惠縣城死守,吸引住rì軍第七旅團,另一個師則由唐瑤指揮在中途設伏……本來是想趁著rì軍疲憊之后再擊其腹背的,可是沒想到rì軍居然甩開安**單獨進軍,愣是要以七千人來打自己的兩萬人!真是狂妄到了極點!

  不過這些鬼子打仗的手藝似乎還是不錯的,炮火的硝煙還沒有散去,土黃sè的rì軍大隊就朝上面涌了過來。這些家伙看上去比蒙古人民黨的軍隊厲害多了,軍事素質極佳,沖鋒的隊形保持的極其合理。而且步兵和炮兵的配合也簡直達到了完美的地步,抗聯陣地上的機關槍打不了二三十發就保管能招來迫擊炮和擲彈筒的火力。更讓林育容感到震驚的是對手的十二門75毫米山野炮居然能和自己的四十八門75毫米騎兵炮打得旗鼓相當!rì軍炮擊的準確程度遠遠超過了抗聯炮兵!

  這一仗從上午打到黃昏,還沒有停歇的跡象。rì軍第七旅團幾次沖進了德惠縣城下的陣地,和抗聯官兵拼起了刺刀!要不是抗聯在人數和炮兵數量上的絕對優勢,這陣地只怕早就垮掉了!每次當rì軍沖進陣地的時候,林育容就命令炮兵發shè,遮斷rì軍跟進的部隊,同時立即投入預備隊增援,只有這樣才能確保陣地不失。雖然每一次進攻都被擊退,可是rì軍還是嗷嗷叫著發動新一輪的猛攻!整整一天打了足有十三次進攻之多。

  看到rì軍又一輪的進攻被擊退,林育容輕輕搖頭:“這些rì本鬼子還真是硬茬啊!”他回過頭看著身旁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穿著國民黨軍服的中校發問:“天民,你們在山東遇到的鬼子也有這么厲害?”

  此人原來就是山東戰役中和孫立人一起指揮部隊打了rì軍一個伏擊戰的任天民,也是黃埔四期畢業的,和林育容是同學,不過卻是工兵出身。這回和孫立人一起都被派到了東北來組織二十五、二十六師(雖然王仲義給了軍的名號,不過在國民革命軍里面還是師,只是有三個旅而已)。

  任天民摸摸下巴:“這些鬼子也算厲害?不過是中規中矩而已,軍事素質自然是不錯的,不過要論起拼命的jīng神來,這個第四師團在rì軍中可是倒數的。等以后咱們遇上的第二師團、第六師團這種王牌,你就知道了。”

  他的語調漸漸變得有點凝重起來:“我們現在被隔斷在敵后,苦苦支撐著半個滿洲的局面……不死不休……可南邊,國G兩黨,他媽的在干什么?為什么一定要分彼此呢?就不能像我們一樣團結起來一致抗rì呢?兩個黨只知道在相互算計,明明有打敗rì本的力量,偏偏都要留著對付自己人!”

  林育容冷冷回答:“因為只有贏了自己人才能笑到最后!”

  ……暴雨如織,天空中密布的烏云當中翻滾的是驚雷閃電,在視線幾乎不及的地方,還有幾條龍掛,從空中直落下來。

  大隊大隊的安**,就在泥濘的道路兩旁安營扎寨。營地四下一片狼藉,大車,武器,物資,軍裝,彈藥……所有的東西都沒有按照規定和條例擺放。營地外圍也沒有挖掘塹壕工事,連站崗放哨的士兵也都是罵罵咧咧的,眼睛也不看著遠方,而是向營地里野戰廚房的方向看去。

  安**兩萬大軍就這樣胡亂在野地里面安營,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垂頭喪氣,沒有一點戰斗的yù望。本來就沒有多少的士氣更是低落到了谷底,或許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一個逃跑的機會!就連一路北上護衛著熙洽的兩千白俄jīng銳也似乎受到了感染,除了極少數的rì本軍事顧問,還把腰板挺得筆直,一個個臉sè鐵青在那里喝罵著。

  熙洽騎在馬上巡視著軍營,眉毛緊緊皺著,身上披著的斗篷已經全部濕透了,他的親兵倒還盡職的在拱衛著他。此時的熙洽雖然已經隱約感到了不祥,不過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離他不足三公里開外,一支沉默的軍隊已經在雨中等候多時了!

  曠野當中,滿滿的都是步兵,每個人都披著帶頭套的厚雨衣。沉默的蹲在雨水里。每個人都抱著裝上槍口帽的民十三式步槍,只是在等候著軍官的命令。不時有騎馬的通訊兵經過,穿破雨霧濺起泥水,傳過來一個個口令。

  “輕裝。下背包!”

  “檢查彈藥,檢查刺刀……除了子彈刺刀,所有裝具,全部輕裝,交行李大隊集中!”

  “各連隊軍官出列,準備接受命令!”

  在一聲聲的號令當中,所有士兵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輕裝待命。而軍官們的目光都往著遠處,雨幕當中,就只能看見幾個隱隱約約的人影在那里舉著望遠鏡觀察著什么。

  “逸之,你的部隊準備的怎么樣了?騎兵下馬做戰還習慣吧?待會兒可是一場混戰呢!”

  說話的是唐瑤,今夜的這場突襲是他的抗聯第一師的初戰。雖然對手看上去很弱,不過他還是特別謹慎,王仲義已經下了嚴令,首戰必須獲勝!

  雨越來越大,聽到唐瑤問話的是抗聯第一旅旅長沈星夜,逸之是他的字號。今天夜里的這場突襲打頭陣的就是他的第一旅,原本在蒙古時是個騎兵旅,現在是當成步兵在用了。這會兒他挺起了腰板,臉上神sè絲毫不動:“師座,這個所謂的安**根本不算什么對手,上上下下沒有一點斗志,而且連火炮也沒有。而咱們是兵強馬壯!又是雨夜突襲,只怕我們第一旅一個突襲這兩萬敵人就潰散了,兄弟部隊就等著抓俘虜吧。”

  唐瑤一笑,點了點頭:“逸之,我們四周皆敵,可不僅僅是眼前這些不堪一擊的安**,而是在和各種敵人同時交手!所以容不得一點閃失。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開始吧!”

  沈星夜不動聲sè地扯了一下嘴角,高高舉起右手在空中用力揮舞了一下!在他身后不遠處一塊平地上的掩蓋樹枝頓時被全部掀開,露出了排列整齊的四十八門75毫米的騎兵炮。

  所有shè擊諸元都已經早就標識好了,炮彈也已經推入炮膛。隨著火繩拉動,四十八門大炮猛地一抖,吐出了大團的白煙火光,對面安**的宿營地,頓時就騰起一股股泥塵!

  “放!放!放!”

  一發發炮彈裝入炮膛,接著就噴吐而去,將對面的營地打得硝煙四起,彈片橫飛!

  炮聲中,沈星夜已經扯下身上的雨衣,大步走到自己的隊伍之前。這個rì后的抗聯第一悍將已經有些忍耐不住想要沖鋒了!

  軍官們大聲下令,士兵們嘩的站起,啪的立正。沈星夜縱身躍上一張不知道從哪里挪來的桌子。雨水打在他的黑臉上,他指著對面:“我們從蒙古千里迢迢到東北就是來打仗的!rì本人制造9.18事變,想要滅亡我們中國!我們不打就沒有出路,不打就要亡國!我們要當硬骨頭,不當亡國奴!打倒小rì本,打出東北新局面!”

  “……抗聯第一旅,進攻!”

  ……鋪天蓋地的炮火,將安**的宿營地炸得七零八落。

  這突如其來的火力打擊,頓時將士氣低落的安**打得只覺得天昏地暗。彈片呼嘯著四下飛舞,將無處躲藏的安**官兵一個個割倒,殘肢和泥水一起飛濺起來,步槍給炸成了零件。掀起的泥土落下,打在已經臥倒不動的安**官兵身上,就仿佛天塌下來一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密集的炮火才漸漸稀疏下來,熙洽昏沉沉的趴在一個泥潭里好一會兒,似乎就聽見士兵們的高喊:“熙洽長官!不好啦!抗聯打過來啦!”

  他掙扎著從泥水當中爬起來,搖搖晃晃站穩了身子,轉頭一看。就看見接地連天的雨中,隱隱約約有無數雪亮的刺刀,如刀山一般起伏推進,閃著耀眼的寒光殺氣!

  這是抗聯?他們不是已經被皇軍第七旅團打得落花流水了嗎?怎么一下子跑到這里來了?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營地里的兩萬安**已經開始潰散了,實際上剛才炮聲一響,大多數人已經打定主意要逃跑了……只是鋪天蓋地的炮火暫時把他們給阻擋住了。

  “跑啊!跑啊!”周遭戰場,這時響起了山呼海嘯一般的巨大呼喊聲音,席卷了整個曠野,甚至蓋過了密集如炒豆的槍聲。

  熙洽的兩萬大軍在,長chūn以北約六十公里的布海鎮一帶遭遇到抗聯部隊的夜襲,一戰之下,全軍潰散!

  而在他們的北面,rì軍第七旅團已經陷入了腹背受敵的絕境……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网赚项目介绍 如何找到涨停股票 武汉麻将必胜绝技 nba官方 最新棋牌? 湖北11选5奖金是什么样 五分彩人工计划在线 体育彩票福建11选5 国家认可的车联网平台 北京快中彩奖池 36选7复式投注表 澳洲幸运8中国体育彩票 英超球队分布图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的打法 欧冠联赛 熊猫麻将官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