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超級兵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228章 報仇

[字數:4362 更新時間:2014-8-22 21:39:00]






  由于距離太遠,加上對方刻意的回避,躲躲閃閃的,鬼狼白天槐也沒有看清楚那個年輕人的相貌。不過,那個年輕人的神情明顯的透露出一絲的慌張,躲躲閃閃的眼神說明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鬼狼白天槐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暗暗的想道:“難道是零組織的人?”這也難怪他會這么想了,剛剛和零組織的人鬧僵,零組織的人為了報復過來找自己的麻煩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天跟伯尼?道森鬧掰,鬼狼白天槐也就預料到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零組織的人真的不愿意跟自己談下去,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委曲求全,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經歷過這么多的風風雨雨,鬼狼白天槐還從來沒有怕過什么人,再困難的事情他都面對過。當初離開狼牙的時候,他一無所有,還不是憑著自己的本事打下來那么大的勢龖力嗎?如今有了這些做基礎,雖然可能跟零組織還有著距離,但龖是那也不至于就會這樣輕易的被他們給嚇住,而放棄自己的打算。

  三人繼續的閑聊著,假裝沒有注意到那個年輕人。果然,那個年輕人開始慢慢的接近他們,一只手伸進懷里,像是握著什么東西似得。年輕人的眼神里明顯的透露出一股很濃的殺意,假裝很不經意的朝三人靠攏過來。

  就在距離鬼狼白天槐還有著很小的一段距離的時候,年輕人忽然間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因為三人早就有了準備,所以,就在他剛一動手的時候,葉謙就忽然間沖上前,一把擒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擰,只聽的那個年輕人一聲慘叫,手中的槍沒有抓住,跌落在地上。

  雖然槍支在M國是很常見的事情,但龖是,在餐廳里忽然間看見有人拔槍,那些顧客頓時嚇的連勝尖叫,紛紛的往外跑去。面對死亡,又有多少人能夠坦然面對呢?餐廳里的那些服務員也都慌張了,那些顧客可都是連錢都沒有付啊,可是,這個時候他們又怎么敢上前去問人家要錢?估計人家也不會理會吧。再說,他們也都是打工的,在這種危險的時候,有必要跑出來找死嗎?那太不劃算了。幾乎沒有什么猶豫,服務員在第一時間撥通了警察局的電話。

  “你是什么人?誰派你來的?”葉謙勒住年輕人的手腕,厲聲的問道。傷害鬼狼白天槐,這比傷害他自己本人還要讓葉謙憤怒,眼神里也是充滿了殺意。他才懶得理會這里到底是哪里,有必要的話,他絕對不會手軟。

  “我是誰?哼。”年輕人憤怒的說道,“是他,是他害死了我的父親,我怎么能放過他?我本事替我父親報仇,現在落到你們的手里,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如果皺一下眉頭的話,我就不是男人。”

  年輕人的態度很堅決,葉謙勒住他手腕的手明顯的有些用力,不過,他愣是皺緊著眉頭沒有叫出聲來,倒算是一條好漢。其實,事情到了這一步,葉謙和林楓、鬼狼白天槐三人也都明白了,這個年輕人肯定不會是零組織的人。

  零組織不管怎么說那也是M國最大的勢龖力了,控制著M國的軍事政治和經濟大權,如果他們想要對付鬼狼白天槐,派人刺殺他的話,也絕對不會派出這樣一個幾乎沒有多少能耐的殺手吧?除非零組織的人腦殼都壞了,否則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派這樣的一個殺手過來的。

  冷冷的笑了一聲,葉謙說道:“嘴倒是很硬嘛,不過,我有很多辦法可以撬開你的嘴巴。曾經也有很多跟你一樣的人,一開始很堅定的什么都不說,可是,最龖后卻都還是乖乖的全部交代了。不同的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你不用嚇唬我,我既然選擇過來了,就早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年輕人說道,“有本事就一槍打死我,說再多也不過是廢話。”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葉謙冷聲的說道。葉謙倒是并沒有殺他的意思,即使有,那也不是現在。不過,這個年輕人太傲氣了,現在如果不殺一殺他的氣焰,想從他的口中問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只怕還有著一定的困難。

  “等等!”鬼狼白天槐揮了揮手,示意葉謙不要動手。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松開了自己的手,不過,卻還是一臉戒備的看著這個年輕人。他可不希望有任何的突發事情發生,有自己在這里,他是絕對不能讓鬼狼白天槐有任何哪怕是一絲絲的危險的。

  接著轉頭看向那個年輕人,說道:“你是一條漢子,我很佩服。不過,既然你連死都不怕,難道還怕說自己是誰嗎?我也很想知道我們到底有什么恩怨,就算是你想殺我,也起碼讓我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吧?”

  微微的愣了一下,那個年輕人沉默了一會,說道:“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反正我現在落到你們的手里,我也沒有想過要活著回去。我叫趙瑜,我父親是華人幫的老大趙鎮南。”

  眉頭不由的蹙了一下,鬼狼白天槐微微的愣了愣,這倒是有些讓他意想不到。深深的吸了口氣,鬼狼白天槐說道:“你父親的事情我也很難過,雖然他不是死在我的手里,不過,卻終究是因我而死,如果你想殺我的話,也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你走吧,等你有能力了,你再過來殺我,我隨時歡迎你。”

  “你放我走?”趙瑜有些驚詫的看了鬼狼白天槐一眼,問道。

  葉謙也有一些迷糊了,不知道這其中到底有什么隱情。他知道鬼狼白天槐一統了華人幫和黑人幫,就算是除掉華人幫的老大,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雖然同是華夏人,但龖是,在這種時候不能心慈手軟,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林楓顯然是對這一切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也越發的覺得鬼狼白天槐是一個善良的人了。這件事情換到任何人的身上,都絕對不會是這樣的處理方式的,畢竟,從始至終,鬼狼白天槐沒有對不起華人幫的老大趙鎮南。

  這件事情從頭至尾,林楓都是清清楚楚。當初鬼狼白天槐準備在M國大展拳腳的時候,并沒有想過要對付華人幫,甚至想過要跟華人幫合龖作一切對付黑人幫和白人幫。可是,趙鎮南不但沒有答應,反而在暗中做手腳想要對付鬼狼白天槐。這可能也是華夏很多人的通病,有一點點的勢龖力就傲慢的不得了,見不得有人出頭,別人稍微的動一下,就以為別人是沖著他們去似得。

  基于這樣的原因,鬼狼白天槐最龖后只好開始對付華人幫,將華人幫打壓的根本就抬不起頭來,最龖后將華人幫徹底的剿滅。而趙鎮南最龖后也羞憤自盡。鬼狼白天槐也不想把自己說的多么的偉大,他的目的就是要在M國建立一個龐大的組織,任何阻擋他腳步的他都不會姑息,即使是華人幫也不例外。況且,鬼狼白天槐給過他們機會,是他們眼高于頂,甚至想著要對付鬼狼白天槐,他這么做無可厚非。

  所以,林楓才認為鬼狼白天槐過于的善良了。沒有斬草除根殺掉這個趙瑜已經是鬼狼白天槐格外開恩了,他竟然還好意思過來報仇?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父親當初所做的那些事情嗎?簡直是丟盡了華夏人的顏面。

  林楓沖著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意思是說待會再告訴他詳細的情形。葉謙會意,也沒有再多問什么。

  鬼狼白天槐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你有本事你隨時可以來殺我,你走吧。”

  “白天槐,你不要以為你放了我,我就會對你感恩,就會忘記你害死我父親的大仇。”趙瑜說道,“你今天不殺我,你會后悔的,遲早有一天,我還是會找你報仇的。”

  微微的聳了聳肩,鬼狼白天槐說道:“無所謂,我說過了,你想找我報仇的話隨時都可以。”

  趙瑜還是有一些不敢相信,他沒想到竟然可以這樣安然無恙的離開。不過,他并沒有因為這樣兒對鬼狼白天槐而又任何的好感。他親眼看著自己的父親吞槍自盡,這個情形他如今想來還是記憶猶新,這份仇恨,他怎么可能忘記呢?

  緩緩的轉身,趙瑜朝外走去。沒有任何的防備,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他們要殺自己的話,也根本不需要在自己的背后動什么手腳。然而,他還沒有出門,就見一群警察從外面沖了進來,全部拿著武器,一副全神戒備的模樣。看到趙瑜的時候,兩個警察沖上前去,一個槍托砸在了他的脖子上,上前擒住他。

  其余的,紛紛從外面沖了進來,拿槍對準了鬼狼白天槐和葉謙、林楓三人。只要他們稍微的亂動一下的話,相信他們絕對不會有片刻的猶豫,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開槍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