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超級兵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746章 似曾相識

[字數:4427 更新時間:2014-8-22 21:28:00]






  也不知道為什么。葉謙恍然間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從始至終都誤會了無名。從始至終無名都沒有想過要跟自己為敵的打算,而且,似乎是真心實意的在一定的程度上幫助自己。可是,無名有什么理由要幫助自己呢?他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是葉正然,那為什么會這么做呢?

  可是,無名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葉謙也弄不明白,他做事太過的特立獨行了,葉謙根本沒有辦法從他的一舉一動之中去推測他的想法。不過,通過今天的事情可以看的出來,至少無名現在還不想跟自己為敵。至于他是不是希望借助自己的手幫他保護白玉霜,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對付地缺,葉謙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心里隱隱的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太可能。

  修轉頭看了冰冰一眼,咧嘴笑了一下,說道:“我剛才的話你好好考慮考慮哦,我真的很不龖錯的,起碼我很專一啊,比某些花心大蘿卜強太多了,你說是吧?你這樣暗戀單戀也不會有什么結果的,何必呢?”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自然聽的出來修口中的花心大蘿卜指的是自己,不過,修的語氣并沒有多少的憤恨和嫉妒之意。而且,他也不是真的喜歡冰冰,那模樣分明就是在逗冰冰玩嘛。

  冰冰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瞪了修一眼,眼神冰冷,不過卻是什么話也沒有說。名無奈的搖了搖頭,拍了拍修的肩膀,說道:“趕緊走吧,再不走,你就等著變冰凍吧。也就是我整天這么照顧你,如果換成別人的話,早就拋下你不管,讓你自己去找死吧。”

  說完,名拉著修快步跟上了無名,消失在黑暗中。冰冰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從無名現身開始,直到離開,都沒有跟自己說過一句話,也沒有關心的問一下自己有沒有事,而是關心胡可,這讓冰冰有些難受。在冰冰的心里,可是一直都把無名當成了自己的父親的,當然也希望從無名那里得到來自無名的關愛,可是無名剛剛的表現,讓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種仿佛被拋棄的感覺。

  葉謙轉頭看了她一眼,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似的,說道:“別胡思亂想了,你應該很清楚他的為人,有時候男人很多事情都不會說出來的,只會埋在心里,只要你清楚他是在乎你的,就足夠了。”

  冰冰微微的愣了一下,仿佛被葉謙看穿了心思讓她很尷尬,表情很冰冷的扭過頭去,沒有理會葉謙。葉謙微微的撇了撇嘴巴,也沒有再多說。他自己現在腦海里也是非常的煩躁呢,經過了今晚的事情,必須要改變自己的計劃了,否則,還真的不好跟魏寒元這邊交代。葉謙相信魏寒元不是傻瓜,肯定能通過今晚的事情猜出一些什么,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是鄒雙的傀儡,萬一他要是告訴了鄒雙,那自己先前所制定的計劃也就全部泡湯了。

  雖然說魏寒元和鄒雙的關系并不是很好,甚至是敵對的,但龖是,他們都是講究利益的人,在利益的前提下也很有可能達成某種合龖作,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如果無名的猜測是對的,當年對付自己父親的真的是鄒雙和幾大宗派的人,那么,魏寒元跟鄒雙合龖作就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你怎么了?沒事吧?”林柔柔看了胡可一眼,見她滿臉的憂郁之色,問道。

  “葉謙,你說玉霜會不會有事?她就這樣回去會不會有什么危險?”胡可擔心的問道。

  微微的愣了愣,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剛才無名不是說了嘛,玉霜現在沒什么事,鄒雙已經跟陳旭柏談妥了,暫時玉霜是安全的。現在這么晚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明天一早我們再過去寒霜宗派就是。你不用太擔心的,玉霜沒事的。”

  微微的點了點頭,胡可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即使她心里還是不放心,還是十分的擔心白玉霜,可是又能做什么呢?難道現在就讓葉謙過去寒霜宗派嗎?剛剛無名說的很清楚,葉謙身上有傷,胡可雖然擔心白玉霜,但龖是卻也不能置葉謙的安危于不顧吧?

  “你的傷怎么樣?真的沒事嗎?”林柔柔關切的問道。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你老公我是鐵打的,這點小傷怎么會有事呢。倒是你,剛才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拐的,怎么了?”

  “沒有,剛才不小心撞到了花壇上,小腿磕了一下。”林柔柔說道。

  “看你這樣子肯定是沒辦法走路了,來吧,我背你。”葉謙一邊說,一邊走到林柔柔的面前轉身,蹲了下來。

  “不要你,你身上還有傷呢,我沒事的,只是擦破了一點皮。”林柔柔說道。

  回頭瞪了林柔柔一眼,葉謙說道:“讓你上來就趕緊上來,你一瘸一拐的,我們要走到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啊?趕緊上來,我背你,早點回去也好早點休息。”

  林柔柔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抗過葉謙的堅持,趴到葉謙的背上。葉謙嘿嘿的笑了笑,哼起了小調,赫然是一首“豬八戒背媳婦!”林柔柔有些啼笑皆非,不過,臉上卻是蕩漾著幸福的笑容。

  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冰冰的臉色還是那么的冰冷,可能是因為無名的態度讓她一時之間有些難以接受,她并不是責怪無名,她只是希望可以從無名那里得到一點關愛而已。至于胡可,可能是擔心白玉霜的安全,也都一直沉默沒有說話。

  回到冰冰的宅院里,冰冰徑直的朝后院走去。葉謙把胡可和林柔柔送進了房間,看到胡可還是那一臉的沉重,安慰的說道:“不要擔心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去寒霜宗派,放心吧,玉霜沒事的。”

  “不是,我是在想另外的一件事。”胡可說道。

  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詫異的問道:“什么事啊?”

  “我總覺得那個無名好像有點眼熟,總覺得在什么地方見過,腦海里模模糊糊的有他的印象,可是卻又不是很清楚。”胡可說道,“你剛才應該也注意到了,他來之后第一時間是問我有沒有受傷,卻沒有問冰冰,這有點不合常理啊。”

  “我也有些詫異,無名似乎對你跟白玉霜都特別的關心,這的確有些讓人好奇。”葉謙說道,“你說看著他眼熟,難道他是你父親?當年車禍你母親沒有死,你父親也很有可能沒死。你仔細的想想,他跟你父親是不是長的很像?”

  “我不記得,我真的不記得了。”胡可使勁的搖著頭,說道。當年胡可還小,而且,可能是因為她父母出車禍對她的打擊很大,人都有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所以,那個時候的胡可受到重創,大腦很有可能會出于保護的本能而封閉了某些記憶。

  “想不起來就不要再想了。”葉謙看到胡可有些痛苦的神色,說道,“或許無名的確是跟你們有著什么關系,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也不一定就能說他是你們的父親。而且,無名做事向來都讓人猜不透,當初我也懷疑過他是我父親,結果不是,你也不要多想了。好好龖的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們去寒霜宗派。”接著轉頭看了林柔柔一眼,葉謙說道:“柔柔,明天我也要送你離開,這里真的是太危險了,經過了今天的事情,你留在這里我就更加不放心了。”

  “我明白。”林柔柔點點頭,說道,“不過,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還有,照顧好可兒。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再像今晚一樣不顧自己的安危,知道嗎?我們要你活著,好好龖的活著回來跟我們團聚。你答應我們的事情還沒有做到呢,你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你不會說話不算話的,對嗎?”

  重重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嗯,我答應你們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的,放心吧。”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今晚好好休息,都別在胡思亂想了,知道嗎?我也要回去休息調息一下。我先走了!”

  林柔柔和胡可點了點頭,把葉謙送出門外。葉謙徑直的走到自己的房間,躺了下來,腦海里不斷的思索著接下來到底應該怎么走。今晚的事情在一定的程度上暴露了自己的實力,魏寒元肯定會對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輕視,這對自己可不是一件好事。不過,凡事都有兩面性,葉謙覺得應該要重新的制定計劃,將這個不利的因素轉化成對自己有利的因素。不過,具體怎么做,葉謙還沒有想好。

  葉謙的腦海里,卻是回想著無名剛才所說的話。華夏上層今天會對付他天網,遲早有一天如果葉謙不聽他們的話,也會把矛頭對準自己。這點葉謙雖然也早就有猜想,但龖是,卻也始終不愿意這么想,不過,這種事情看來自己是無法避免的了,始終要直面去面對。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