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極品混亂時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接

[字數:2839 更新時間:2014-4-5 7:13:00]



  戰爭從來不是一件玩笑的事情,胡言雖然不怎么著調,但也知道有些東西不是自己這個外行能夠亂來的,之前空城計是被逼的沒辦法才想出的那么一招,還是跟諸葛亮學的,而且備不住司馬懿當時也存了放水的心思,從那小子屁顛屁顛的投降上胡言就看出了點端倪,至于剿滅白蓮教更是因為李景隆給自己襯托的好,畢竟那白蓮匪眾只是些未經訓練的農民罷了,跟朝廷的jīng兵自然是沒法比,況且白蓮教的戰爭儲備也不怎么充足,雖然能掀起些浪來,但絕對動搖不了大明的根基,否則以朱元璋的睿智怎么先后派了胡言跟李景隆兩個少年統軍。

  yīn差陽錯的沾了點光,僥幸嚇退了燕軍,剿滅了白臉,但胡言到底能吃幾斤干飯他自己還是明白的,戰爭是要死人的,弄不好自己的小命也要搭進去,胡言可擔不了那個責任,雖然現在胡言是軍前大祭酒,但卻一直還沒給過朱棣什么意見,當然,現在這個階段也用不著給什么意見,大明軍隊正在全方面的接收大宋,胡言也是趁機大撈好處。

  上次在樊樓花在李師師身上的錢自然都連本帶利的撈了回來,只是沒想到那樊樓的幕后老板竟然大宋頭號的大儒程顥,而程頤和朱熹也是有產業在里頭。

  儒學大師,道德典范,人前的圣人,人后的浪人,怪不得大宋的朝堂烏氣渾渾呢,整天滿口道德仁義,用禮束人的大儒都干這種皮肉的生意,其他人還能有好?

  仨人嘴長在自己身上,罵的是別人他娘,自己呢,什么事兒缺德干什么,朱熹硬是和自己兒媳婦兒生一大胖小子,撇開倫理道德不說,單單排輩兒就挺費勁的,朱熹那兒子喊他什么?爹?不對,爺爺也不對,自己媽呢?喊娘?不對,喊嫂子?更不對,誰家嫂子抱著小叔子喂nǎi,就老朱家這亂勁兒的沒長個愛因斯坦那個腦子就甭想捋清楚了,這玩意可比發明原子彈還費勁。

  堂堂國之大儒,為人師表的道德楷模就干出這種事兒來還想著著書立說呢,我呸,吐口痰都比他干凈,別再禍禍別人了,這倆人提著禮物拿著銀票找到胡言,帶著個儒家的假帽子還想在大明一展宏圖,錢和禮物留下,人回家等著吧,肚子里盡是些糟粕的玩意,給漏斗似的,把祖宗好的東西都扣住了,留下來的盡是些湯湯水水沒用的假道德,就你哥仨還想繼續當官呢,自己先種二百年地吧,修理修理地球,學學做人再說。

  蘇軾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官場失意把自己懷孕的小妾都送出去了,文采好又有什么用,你是人,別人就是生孩子的工具了,怕是你連那些冷冰冰的工具都不如,你不是喜歡送小妾嗎,也送我幾個啊?

  指著蘇軾鼻子一頓痛罵,人家大文豪也是有尊嚴,差點跟胡言打起來,蘇軾這輩子挺順當的,官場上一路順風,還真就沒干干過送人懷孕小妾的事兒,被胡言罵一頓自然覺得挺冤枉,寫了十幾首詞罵胡言,什么《水調歌頭》《少年游》《菩薩蠻》基本上所有的詞牌都用了個遍,別說,蘇軾的文思還真就在這會兒尿崩了,首首都是傳世佳作。

  文化人罵起街來胡言還真頂不住,第二天胡言提著點心去真心認了個錯,蘇東坡才算是消了口氣兒,不過后來胡言還是讓蘇府的家奴給打出來了——蘇軾想跟胡言緩和緩和關系,晚上親自下廚給胡言燉肉來著,胡言一看吃著正宗東坡肉了,就多喝了點酒,醉了跟蘇軾要小妾來著……

  大宋官員的銀子跟行云流水似的往胡言這送著,大把大把的銀票揣進了胡言兜里,這大宋雖然腐朽,但也真是有錢,絕不是燕國那些世家能比的,這些天胡言手的那些銀票就是當成衛生紙用,也夠胡言拉一年肚子的,黃金白銀更是成堆成堆的,四方方擺在那,就跟胡言上回畫的那畫一樣。

  汴京城的接收過程整整持續了半月之久,交接完以后,那些心里早就絕了仕途之念的官員就收拾東西回家種地了,還想繼續當官發財的則是北上入京,希望在大明朝的官場里繼續尋個富貴。

  胡言看著順眼的文人官員胡言都給了忠告,朱元璋可不是宋徽宗,宋徽宗是個嬌生慣養的皇帝,又是懶散xìng子,對貪污諂媚的官員極是包容,只要不太過分,宋徽宗都能給他留個活路,但老朱不一樣,要飯的出身,年輕的時候便跟貪官結下梁子了,看見貪官就看看見殺父仇人一樣,有一個殺一個不說,還喜歡連坐,手上的血比上茅房濺的尿還多,趕上前列腺有毛病的時候可是殺人成xìng,愛誅人九族,那些大宋的文人甭管多有才氣,在朱元璋眼里可都不是依仗,甩甩手就殺了,所以大宋官場里的那些玩意在大明玩兒不轉,別覺得自己多聰明把命丟里面。

  相較與沒打過太多交到的大宋官員們,胡言更擔心的是宋徽宗,老趙是真正和胡言投脾氣的人,要不是那些大宋文臣給慣著,胡言覺得宋徽宗應該是跟自己一樣優秀的人。

  胡言原本是想讓宋徽宗進京以后先安分著點,等他回去再去一塊禍害別人,畢竟京城里人生地不熟的,讓人給參奏了就不好了,還是老老實安安分分的,不過賈詡卻是跟胡言的想法相反,老賈平常不言不語的,但這老家伙對于人心的把握可比胡言這個毛頭小子清楚的多,雖然被人都夸朱元璋是天子,但那是別人跟他客氣,老朱的想法也讓賈詡給抹了透徹,老朱想當天底下唯一的明君,比他聰明智慧的他都嫉妒,越是荒唐的皇帝就越讓他放心,歷史上的劉邦當皇帝之前就是一潑皮無賴,也正是有那一層偽裝所以項羽會對他掉以輕心,宋徽宗要是進京城變得知書達理,從善如流了,那備不住朱元璋暗地里就開始琢磨覺得你有東山再起的心思,所以趙佶要在在大明過的沒有xìng命之憂,就得保持本xìng,禍害別人,能樂不思蜀自然最好。

  當然了,趙佶也不能玩的太過分,你要把朱元璋的閨女禍害了就屬于找死了。

  --------------------------------------------------------

  這章有點吐槽來著,嗯,想中國吐曹史第一人楊修致敬——他是第一個罵曹cāo的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