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839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19收軍

[字數:3956 更新時間:2013-11-8 4:45:00]



  月15日

  兩萬多號朱雀軍官兵,整齊的在白云山校場里面以營為單位排出了二十五個方陣,橫五縱五。人上一萬,無邊無沿。兩萬多人不說話排在一起,就自然有一種肅殺。

  第一營的三位主官:游擊司馬電六,鴻儒都尉李云縱,都司莫青巖,并肩站在自己營隊的前面。司馬電六輕聲嘀咕著:“這位徐撫臺是抽了什么瘋,要跑到白云山來校閱大軍。按說,咱們朱雀軍,可是直屬于朝廷的,他一個文官,有什么權力跑來?”

  “聽說了嗎?”李云縱說道,“這位徐撫臺,在給鈞座和軍師找茬。朝廷派他來當廣東巡撫,就是看中了他和軍師有過節。”

  莫青巖接過話頭:“和軍師有過節?鈞座不在,朱雀軍都聽……”他突然頓住了話頭,因為他也不清楚,到底是聽陸達的,還是聽李穎修的。

  “都聽都督府的。”李云縱提醒他,“條例這么快就忘了。”

  ”對,聽都督府的。”司馬電六說,“營級會議說了,徐撫臺要來校閱,大家是廣東同僚,看在朝廷的面子上,不能扯破臉。大家要把精神氣拿出來,讓朝廷看看咱們的軍威。”

  “屁的朝廷。”莫青巖江湖出身,倒也直言不諱,“我看鈞座這勢頭……”

  “閉嘴,就你聰明。”李云縱喝止了他,“鈞座,還有都督府,怎么決定,咱們就怎么做。他們不下令,你再英雄,也給我裝狗熊。”

  “那還顯什么軍威啊?應該裝作兵無戰心的樣子,免得朝廷猜忌呀。”司馬電六開玩笑。

  “朝廷猜忌才好呢,朝廷最好把軍師捕拿下獄,罪名都是現成的,錦衣衛,追思前朝。不然的話,看在林大人的份上,咱們還不好意思動手。”莫青巖說道。

  “你們有完沒完?”李云縱發火了,“這種時候說這些。”

  “對對對,從龍啊。改朝換代啊,還有那什么?革命。這些都是黃埔生私下說的,不能在大庭廣眾談論。”司馬電六眼睛往身后一斜,“現在這校場里六百軍官,兩萬士兵,誰不知道跟著鈞座有奔頭,跟著朝廷死路一條,你咋呼啥?”

  幾個人正在談論,突然看見營門口到了一匹快馬,馬上的士兵下了馬,牽馬進營,又跳上馬叫道:“傳陸達提督令,徐撫臺徐撫臺,一刻鐘以后到,各營整頓隊列。”

  馬匹在各營的間隙間穿梭,傳達著命令。

  門口衛兵突然一個托槍行禮,手里的燧發槍舉得筆直。馬蹄聲聲傳來。只見陸達的身影在營門口跳下坐騎,而另一個騎馬的人卻沒有停。就見一個三四十歲清秀青年,騎在一匹神駿的大洋馬之上,直接就沖進營里來。

  “白云山開營以來,這是第一個騎馬沖營的呢。”司馬電六心里想到。這時候,就看見的營門口的哨兵,端著刺刀從側面迎了過去,對準馬頭就是一刀。

  洋馬吃痛,一聲慘嘶,洋馬,以及馬上的人,都摔在地上。慣性拖著哨兵,翻倒在地上。

  那馬上的人從地上爬起來,正準備用腳去踢倒在地上的哨兵,陸達已經趕了上來,一把將那人抱住:“徐撫臺,軍營不得馳馬。今天您是撫臺,才攔著您,不然直接槍斃。”

  那徐撫臺被陸達一攔,也冷靜下來了:“哎呀,是我糊涂,朱雀軍真是有細柳之風啊。”

  徐撫臺今天來也是做了準備的。他沒穿巡撫的朝服行裝,而是穿著一身立領式樣整潔合體的灰呢軍裝,戴著大檐軍帽,挎著西方式的武裝帶。腳下馬靴及膝,馬刺雪亮。本想神情嚴峻昂然馳入了操場!可惜偏偏忘了軍營不得馳馬這一條,滾了一身的土。

  徐撫臺拍了拍身上的土,低頭看看自己這身行頭,還是很滿意的。筆挺的軍姿,岑亮的馬靴,也是他精心編排的,他選定這么一套衣服的時候,心里得意了好一陣。

  這就叫震撼力。他覺得對面兩萬多朱雀軍都被他鎮住了,軍姿都和他一樣站得筆直。

  他上的圣旨,已經得了朝廷的回令:抓緊時間,了解李穎修的事務,幾個月后,李穎修和陸達調走,他便可以接手。

  在徐撫臺看來,李穎修手上是財,奪了十三行的產業。徐撫臺已經和五大家中的幾個人重新聯絡上了,他們都希望徐撫臺能給自己做主,收回產業。等李穎修一走,幾個人就會瓜分南洋實業總局,徐撫臺當然也會得一份。

  而在陸達的手上,就是軍權了。這個比較麻煩,徐撫臺沒帶過兵,更沒有和新式軍隊接觸過,于是,徐撫臺開始想辦法。校閱就是第一步。

  徐撫臺為了這次校閱,專門去了趟澳門,拜訪了一些洋人。洋人告訴他,要打動一個人,最好是直視他們的眼睛。所以徐撫臺決定直視朱雀軍兩萬人的眼睛。

  他背著手,雙腿自然分開,筆直的站在隊伍當前,眼睛從隊列前掃向隊列之后,久久的沒有說話。只是冷淡而挑剔的打量著他們。

  他覺得已經把兩萬多人看得心里生毛了,這才開口說道:“都看明白了吧,我就是徐撫臺,年輕的,鐵血的徐撫臺。”徐撫臺幾乎提起了全部中氣的吼了出來,此時此刻的他,覺得自己有一種通過服裝、氣氛、舉止、話語精心交織出來的王八之氣。

  “報告!”李云縱在下面大吼。

  徐撫臺很不高興自己的演講被人打斷,但又要做出一種姿態,于是他問:“你有什么事情?”

  “我記得巡撫都是幾十年官場磨練出來,特別年輕的,都是于朝有大功,您有什么大功?”

  “你好大的膽。”徐撫臺心里叫著,但臉上擺出一副沉痛的表情:“兄弟不瞞你們說,兄弟以前的藩臺是花銀子買來的,捐官啊,真是本朝弊政,不過兄弟已經做了巡撫了,以后兄弟治下,一概不許捐官。”

  “說正題,我誒什么要來白云山校閱呢?鴉片之役,讓兄弟明白了,現在咱們的綠營軍是什么樣兒,八旗又是什么樣兒。你們當中不少是從那里出來的,比老子明白。國朝的江山又是什么樣兒,你們也都明白。練一支強軍出來,或者可以緩沖一下這個局面……老子說的是或者!楚院臺看到了這一點,到京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組建神機軍。而在這南邊,楚院臺不在,老子就要代他,把朱雀軍管起來。”

  徐撫臺一口一個“老子”,他覺得這樣可以和軍營里的兵漢們拉近距離。隨后,他冷淡而高傲的揚起了下巴,連這個角度,他都在西洋大玻璃鏡前面兒練習了許久。雙腿仍然站得筆直。

  “話就這么多,現在我代表朝廷,來管束你們朱雀軍。我就想帶著你們練出這么一支強軍,報效朝廷,殲殺洋人。只要忠心跟著朝廷,就能得到最好的裝備,最好的條件。不但如此,你們還能得到潑天的功勞,和潑天的富貴。萬一有那么一天,等到鐵甲兵艦山一樣堵在大沽口,刺刀象雪亮的叢林一樣排成遮蓋大地的鋼鐵森林,炮彈象暴雨一樣覆蓋整個視線所及的天地的時候…………我將會毫無顧慮的去死!愿意跟著我去死的,向前一步!”

  等了許久,沒有人動。

  “撫臺,你說話聲音太小,聲音傳不出去。排比句文氣太重,在軍營說也不合適。”陸達在一旁大喊著。接著,他轉身面向第一營,喊道:“第一營都有了,原地踏步,1——2!”

  咔!咔!整齊的兩聲踏步。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