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楚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六章 謠言

[字數:3453 更新時間:2013-11-10 16:53:00]





  第三十章 謠言

  需知,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們幾乎都要鐵定遵守的生活規律。而這些人卻一反常態,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有就是,那時候人們對自然災害的抵抗力極弱,這防洪河堤,就像他們的命根子一樣,好好的卻要毀壞。一時間,眾多問題直指那伙身份不明的家伙,這其絕對有陰謀金大尋思,那伙人已經迅速的將鄱水的大堤給掘了一個大口子。沒有了堤壩的阻攔,頃刻間,這滔天的洪水就像脫了韁的野馬一般,轟隆隆的奔騰著。

  千里之堤毀于蟻穴,雖然這河堤村民們的努力下,被筑的極為結識,但是這只是時間的問題。憑著整條鄱水的力量做為依托,洪水的沖擊力豈是人力所能衡量的。這巨力的沖擊下,大堤的缺口越來越大。

  大堤下面,窄小的防洪河道根本就起不到半點作用,瞬間便被洪水灌滿。接著為洶涌的水勢,漫過草地,穿過樹林,山谷的頭直瀉而下。可憐山谷數個村落,那些幾輩人辛辛苦苦建成的家園,都被這洪水咆哮聲毀于一旦。

  那一刻,金大看的呆了,他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有何深仇大恨,還是出于什么目的,非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報復村里的人。

  后來,決堤的那些人,見大功告成,也都紛紛逃走。只留下金大還躲后面的草叢,目睹了這一切。

  “之后,你就一時貪財心起,想借著機會,再賺一筆?”看金大敘述到后面有些支支吾吾的,林躍便打斷了他的話,似笑非笑的問道。

  “大人,小人真的不敢了,是小人該死,小人貪財……”金大看來,林躍的表情比之剛才加詭異,遂一面死命的抽打著自己的嘴巴,一面乞求林躍,希望對方可以饒了自己這條小命。

  這回林躍沒有再理會這家伙,自己該問的都問完了,所需知道的也都弄清楚了。這時候的金大,林躍眼里,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垃圾,與死人無異。如果這時候,有人想要殺這金大,林躍絕不會反對。

  轉頭看向劉庸政,林躍抱拳道:“托大人鴻福,躍,此次幸不辱使命,已經成功的查明了這次水患的原委!”

  “嗯!但是,即便是知道了這其的來龍去脈,可是那些人的身份?”劉庸政還是有些遲疑,畢竟,即使自己弄清楚了水患的原因,可是一天兇手沒著落,這個案子自己就沒法交代。到時候把這個解釋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人們只會認為,自己這個祁陽縣令,玩忽職守致使生水患,后還編了個理由來為自己推脫罪責。

  “這倒是個麻煩!”一時間,林躍也有些無從下手。畢竟這個時代,既沒有指紋提取技術,那堤壩處也沒裝有攝像頭。茫茫人海,對方連個影子都沒留下,這讓林躍怎么追查,就算是巧婦也難成無米之炊啊!

  聽到兩人交談,那金大猛然間好像想起了什么。這一收獲,一時間讓他都忘了自己的腿是斷的,正準備站起來走過去。

  “撲通”一聲,剛剛爬起還未松手的金大,卻因為兩腿下方傳來的劇痛,而無法站立再次摔倒了地上。然而金大卻并沒有放棄,而是再次是爬到了林躍的腳邊。才費力的從懷摸出一塊腰牌,獻包似得舉到林躍的小腿高。

  金大那沾滿了泥血的臉上,因為疼痛而糾結一塊的五官,這一刻,又再次舒展了開,忙討好般的對林躍道:“大人,這個是我從他們駐足的地方尋到的,您看,有沒有用處?”

  “哈哈,不錯!不錯!”林躍恨不得立馬就赦免了這家伙得罪,笑瞇瞇的拍著金大的肩膀。林躍心大喜,暗道:果然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還真是要什么來什么。正愁這唯一的線就這么斷了,沒想到這金大又主動的送上了門兒,看來老天還是挺眷顧自己的。

  相反,劉庸政這時的臉色,已經變的有些不太好看。一把奪過金大手的腰牌,便仔細端詳了起來,越看這臉色是越差。短短兩三秒,那紫檀木制的的腰牌,劉庸政的手,仿佛就變得重若千斤。

  心思細膩的林躍,早已察覺了劉庸政的不對勁。顧及到這其,怕是有什么不能為外人所知的機密。林躍便悄悄湊到劉庸政的跟前,耳語道:“大人,這塊腰牌,莫非有什么問題?”

  幾乎是咬著牙來壓制胸腔的怒火,過了好久,劉庸政擠才勉強擠出了一句話,道“這塊腰牌,是陰陵縣府的……”

  這陰陵縣府好端端的為何要給劉庸政下絆子呢,而且還不惜做出掘河毀堤,這種迫害一方姓的做法!難道是劉庸政與那陰陵縣令有什么私人的仇怨,一想到這些,林躍不禁有些頭痛。說句實話,如果是一些公家差事,他還很樂意去做。

  但是,一扯到這些私人恩怨之類的,林躍卻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躲開這種事。畢竟,這個縣令與縣令之間的恩怨,不是林躍一個小小的吏員可以從左右的。非但林躍起不到什么作用,還很有個能被牽扯進去,到時候成了兩人爭斗之間的炮灰,這可就不劃算了。

  從后世穿越而來的林躍,深知明哲保身之道,該你管的你就管,不該你插手的就不要亂插手,免得搞到后面引火燒身。

  也許是察覺到了林躍的想法,劉庸政緩緩地吸了口氣,花了好長時間才平復激憤的心情。隨后自嘲的笑了笑,對林躍道:“不僅是你,就是我也沒想到,堂堂一縣之尊,竟會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去暗害別人,實是叫人不恥!”

  “那,大人覺得,我們應該如何!”對劉庸政拱了拱身子,林躍這時候難得一副謙虛模樣。其實倒不是他這么快就一改了先前張揚的性格,而是故意裝作一副不知如何應對的樣子,懇求劉庸政拿主意。

  林躍既然決定,自己不想跟著這件事,搭上任何一點關系。所以就應當時刻注意自己說的話,每每這一刻,當輪到林躍提建議的時候,林躍總是打太極般的將話鋒一轉。再轉回去由劉庸政定奪,因為只有這樣,林躍才能算是勉強與這件事撇開關系。

  “唔,此事影響之大,實不宜公布!”沉默了許久,劉庸政終于決定,還是獨自咽下這口惡氣,并非是自己膽小怕事,而是這件事后面的兩縣人物牽扯之廣。劉庸政覺得自己實不宜捅上天去,對于這種事,有時候,還是私下解決來的好。

  當了近十年的縣令,這劉庸政心里可是雪亮著呢。對于林躍剛話隱隱傳遞出,想要置身事外的心思,他豈能不知。不過,他也沒有戳穿林躍,畢竟林躍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人家好好的,干嘛要這么替你拼命,除非他是傻子。

  不過也正是這樣,這林躍也就越讓劉庸政欣賞。審時勢,適當出擊,也只有這種人,才能這種世道,活的為滋潤。日后的仕途,相信著林躍也可以左右逢源,獲取大的利益。說不定以后的日子里,就算是劉庸政,還有依靠林躍照拂的那一天。

  這一刻,劉庸政笑了,仿佛是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之前心的種種煩惱,都他這笑容煙消云散。輕輕的拍著林躍的肩膀,劉庸政微笑道:“如果沒有腰牌,我卻讓你就水患問題,給個場鄉民一個解釋,你當如何啊?”

  看著劉庸政那別有深意的笑容,林躍一時間只覺得,自己這一刻,好像完全被看穿一般,心的每一件事都被對方完全看透。一時間,冷汗浸濕了林躍的后背心,這是他自出道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忙心下暗自警惕,以免再露出什么下意識的舉動,讓對方看了去。

  同時,劉庸政話的意思,林躍也明白,他是動了殺心,讓這金大做替罪羔羊。至少,這蛟龍作亂,引洪水的故事,民間也不止這一起,就算沒了陰陵縣令這個幕后兇手,這蛟龍一說還是頗有分量的。只可憐這金大,雖然極力配合林躍查案,到頭來卻還是要落了個身分離的下場,真是好不悲哀。

  之后的時間里,林躍劉真等官兵的配合下,將所有難民們都聚集到了一起,對他們說了有蛟龍出沒,以至于破壞了堤壩,引了洪水一事。并很快處理好了難民的安置問題,至于劉庸政,就提前帶人押著金大,回了縣衙。

  一時間,江郡內謠言四起,不過這些起因都是相同的。都是說有蛟龍出沒于鄱水一帶,并四處作惡,引了一場大水,導致祁陽縣域內,數個村莊被毀,人們流離失所。因為這是官方的解釋,所以,謠言這些部分也都大致相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