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盛世中華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三百五十四章 悲哀莫大于心死

[字數:3829 更新時間:2013-11-10 10:29:00]





  三百五十四章 悲哀莫大于心死

  “嘩啦啦,嘩啦啦——”兩廣總督府書房中,很長時間都響亮著這種聲音。

  一切都歸于平靜之后,中軍副將安巴圖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吉慶此時坐書案后的座椅上,原本放置著筆墨、紙硯、書稿、文信、鎮紙的書案現已經光禿禿的一片,上面所有的東西,連同背后書架上的古玩書籍都粉碎灑落地上。吉慶臉『色』沉寂陰鷙到了極點,渾身都散發著一種讓人心悸的寒肅,就似是一匹正『舔』舐著傷口的受傷野獸,敵視一切的外來人。

  “大人……”安巴圖略有些遲疑,可頓了一下后還是硬著頭皮稟告:“逆賊路吉超家已人去樓空,全家都消失不見了。”他審問仆人得知的消息是,大戰開始前,路吉超家眷以為大軍祈福為由去了城外光孝寺。當時路吉超留家,只是將自己關閉了書房,所以此消息并沒有引起吉慶、英善的注意。可水戰大敗瓊州鎮反水的消息傳回廣州后,安巴圖授吉慶命包圍路吉超府,卻發現書房里的路吉超已經人去無蹤,竟是之前時候就耍了花招。

  安巴圖率部騎兵急趕至城外光孝寺,不語分說的闖了進去,自然,也是一場空。

  “大人那彭承堯……”

  路吉超已經反了,跟他同樣境遇的彭承堯會不會也已經反了呢?安巴圖沒抓到路吉超,可他有把握抓彭承堯,因為彭承堯本人以及全家現還廣州城內。

  滿臉陰鷙的吉慶聽到彭承堯的名字后卻化開了兩分,“彭軍門對我大清忠心耿耿,你日后不得無禮!”彭承堯沒有跟著路吉超一塊跑,冒著很大風險留了廣州城,吉慶現卻又重相信了他。

  畢竟情理上講,彭承堯若是與路吉超同謀,那么他不可能不也趁著這個機會逃走的。留廣州,簡直就是身處虎『穴』。

  可是吉慶又哪里能想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彭承堯不現留廣州,如何能發揮出他的真正作用?

  紅巾軍想要拿下廣州城,可卻不能不防吉慶山窮水后的喪心病狂,萬一他使『亂』兵后一刻毀了廣州城,那紅巾軍可就罪莫大焉了!

  內『奸』,一切都是‘內’時作用大,跳出了明面上,那還有什么大威力?只靠彭承堯自身的那一點影響力,比對起其繼續當內『奸』的作用來,微小的可就太多了。

  紅巾軍。

  與哀縞一片的廣州城不同,大獲全勝的紅巾軍水師此刻真是興奮到了極點。高海陽確確實實立下了今日之戰的第一大功,非是他如此漂亮的反戈一擊,陷進去了清洋聯軍九艘全部的洋船,令整個清軍水師士氣大喪,無了戰心,今日之戰,紅巾軍水師即便是能得勝,損失也肯定不會小。

  又哪里會像現,簡直是以九牛一『毛』的代價來換取一頭完整的牛!

  “高將軍,請——”

  香港島上的慶功宴上,高海陽被請到了首席。這不僅僅是因為他今個立了大功,是因為蔡牽、鄭一、吳智清、李南馨等人明白,有了如此大功勞旁身的高海陽,下一步肯定會被梁綱重重的加賞,極大地可能就是會以他部為主力,再組建起一個的水師七營。

  未來的時候,高海陽極有可能就會與他們站同一個高度上。現正是做先期投資的好機會了!

  受如此禮遇的高海陽一方面大大的感到受寵若驚,另一方面卻也對自己來日的前途大大的增長了信心。心底里是由衷的感謝自己的老上級路吉超,給自己找了一個如此好的出路。

  他的家人都羅定老家,粵西,哪里距離肇慶府只剩一步之遙。紅巾軍的招呼早就已經打到了地方,有肇慶的紅巾軍照應著,安全肯定不成問題。

  后顧無憂,前途無量的高海陽,此時此刻還有什么不開心的呢?

  水戰大勝的消息傳回了廣州,自然也會很快就傳去惠州。

  正等待消息的張世龍接到戰報后高興地簡直是一躍而起,一邊快馬加急送報南京,另一方面就火速下令前線各部加緊攻勢,決不能讓東莞一線清軍主力安然撤回廣州。

  虎門防線全失,吉慶無論怎樣想,都必須收縮兵力。或是死守廣州,或是北躥贛南,兩種選擇都是以收縮兵力為前提的。

  所以,現的東莞一線紅巾軍,就應該大舉進攻,死纏著清軍不放。想要退回廣州,怎么的也要留下一塊肥肉。

  原本似乎糾纏一起久久無期的廣州之戰,經水戰一捷,情況瞬間就明朗了開來。本來就已有優勢的紅巾軍徹底占據了勝面,眼下就僅剩如何收尾了。

  可是對于廣州城內的百姓商家而言,這個時候才是真正令他們膽寒驚怕的時節。因為戰事就要廣州開打了,不過對于中國城市而言,幾千年的戰爭史里有不戰而降,有望風而逃,卻還沒有不設防城市這么一說。

  所以不管怎樣,廣州城一戰是所難免的了。

  快馬加急飛速向著南京奔馳,東莞一線的紅巾軍也全力向著東莞、安和增城發起進攻。如張世龍認為的那樣,接到吉慶回兵廣州的命令后,三地清軍都只能留下一部斷后。而這斷后的一部的終命運自然也是早早被注定的,對于進攻中一直啃硬骨頭的紅巾軍而言,斷后清軍還真真是塊大肥肉。

  兩廣總督府。

  吉慶、書敬、英善、彭承堯、富靈阿等一眾滿清清軍大員悉數聚集一堂。彭承堯坐吉慶的下手二位,前一列是首位廣州將軍書敬,次席廣東巡撫英善,看著堂上的一眾人,他面上顏『色』不動,心里卻是感嘆連連,紅巾軍的軍情局實是把吉慶的『性』格估『摸』得一清二楚,自己決定留廣州時還提心吊膽,現卻已然高高堂上。

  “今我軍勢已敗,大軍是守是走,諸位將軍大人都有何見教?”

  吉慶的話收攏了彭承堯的心思,豎起耳朵,他準備仔細聽著堂上眾人的意見。作為一個剛剛重贏得了吉慶信任的漢人提督,彭承堯要做的只是俯首聽命,而不是開口發表意見。

  副都統富靈阿是增城戰場的主將,也是一眾滿清高官中唯一的一個親臨戰場者,他很了解現清軍的狀況,水戰大敗,背腹收敵,清軍的士氣已經大大的低落下來。

  守城只有死路一條。

  富靈阿雖然對滿清忠心不二,可卻并不愿意就這么死廣州。富靈阿首先提議北上贛南,然后大軍從贛南轉移到湖南,以保存實力。

  彭承堯心中竊笑,富靈阿這個提議純粹就是異想天開。廣州清軍全是粵桂子弟組成,你突圍去廣西還有人跟,可到贛南、湖南嗎,看看路上會跑掉多少?

  這又不是之前的出省作戰?而是落省逃跑,能有太多人跟雖才是怪事!

  吉慶眉頭皺了起來,他雖然沒有想得太深,可是別的不提,單是廣州的工匠和錢糧他就絕不愿放棄,他從心底里不愿意棄守廣州。如果是漢人大員提議,吉慶立刻就已經大聲斥責了,可是提這個意見的是富靈阿,又是他自己開口要眾人‘講話’的,所以有氣也只能暫時忍著了。

  富靈阿的提議引來了一眾總兵官的附和,他們身份也是尷尬,與彭承堯差不多,所以不敢當出頭鳥。可是富靈阿第一個說出了他們的心里話,一幫子總兵官自然緊隨其后。

  書敬不通軍事,可是當官的眼『色』卻是有的。一看堂上架勢,他自己本人又清楚吉慶的真實想法,就立刻接上口了。不給吉慶發火的機會,也免得損傷了顏面。

  這個時候,富靈阿一幫人代表的是整支軍隊,吉慶雖是兩廣總督,可也不能鬧僵了。兩者間退步的那個一個,書敬選擇了吉慶。

  “吉制臺,廣州水路斷絕,西去門戶肇慶又已失,已然成為一塊孤地。守之無用,棄之大軍卻可活……”說話間書敬向著吉慶遞了個眼『色』。

  作為廣州將軍,總管兩廣一切軍事,書敬的話說出來也就等于是給今天這次軍議定下了調子。

  隨后就是商量起了撤退步驟,半個時辰不到,事關廣州安危的這場重要軍議就散伙了。

  彭承堯始終沒發一言,但走出總督府后他心里頭卻充斥著無比的高興。吉慶欲自尋死路,自己保下廣州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一群人散去,大堂上只剩下了吉慶和書敬以及英善三人。

  “書大人,適才何出此言?廣州城何等重要,腥膻之地,火器工匠、銀錢糧秣因有有。我軍即便是困守孤城也能支撐個一年半載,而且還可以牽制住大股逆匪……”

  “制臺大人,軍心已『亂』,戰意全無,眾將皆愿北去,不愿守城,局勢不可為也!”英善替書敬答言,臉上沒有一絲的怒『色』,卻滿布著寂落。

  悲哀莫大于心死,英善現就是如此。對于大軍的前途和自己的未來,他已經完全不抱希望了!

  本來還怒氣沖沖的吉慶,驟聞此言,身子一晃,臉『色』唰的一下蠟白了起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