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縱橫卷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九十一 時刻準備

[字數:4722 更新時間:2013-11-15 10:53:00]




  今天就是科舉放榜的日子,也是動手的日子。%syzww.net[WWw.YZUU點com]大艷陽天,街上竟是帶著彌漫著一種冰冷和沉重的氣息。就是坐高大雄健的純白色寧海馬的林摩月都是有些凝眉不展,他是今天當之無愧的主角,文武狀元,文章上天認可,又有人皇相助。就是傻子都知道,以后大堯的高層會有一個姓林的年輕人。

  說實話猜到今天會是他們動手的日子,林摩月也是心中很不痛快,再加上后面的二甲頭名廖清寒那平靜的樣子,是讓他心中暗暗提防,這個年輕人狂躁他不怕,可他一旦靜下來,林摩月就是得認真對待了。

  他微笑著接受四周民眾的贊許和崇拜歆羨的目光,可是袖中早就準備了八十一張符箓,隨時準備殺敵。他的背后是榜眼徐子敬和探花唐玉臣,幾大世家終于決定和周靖寒聯合了,如今只有衛家還沒有消息。

  林摩月的計劃已經布置好了。無數的敵人潛伏紫嵐中蠢蠢欲動,稍有不甚恐怕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但是他也有把握將李君羽這大堯二十年的部屬全部打亂!而正當還思量著有什么疏漏時,驀地發現人群中一名長發如蘇,身著藏青色武服,面色有些蒼白的年輕人正微笑著看著他,不是蘇墨痕是誰?

  林摩月先是一愣,然后沖他沉重的點點頭。

  蘇墨痕則是咧嘴一笑,然后迅速消失人海中了。他的任務是對付廖家的高手和東武家的人。而林摩月已經針對他們兩家的去處和擊殺對象設置了一個必殺之局!他后看了一次蘇墨痕的背影,蘇墨痕受傷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了,也已經散播出去了,接著就看蘇墨痕自己的了。

  果然沒錯,當蘇墨痕離去的時候,人群中分明有幾個人也是退出了人潮,然后隨著蘇墨痕那個消失方向而去。林摩月輕輕一笑,他微微側過頭看了眼廖清寒,但卻沒有看見對方臉上有任何異樣的表情。(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www.YZuU.CoM)

  你現才有資格做我的對手。

  蘇墨痕的傷的確還沒有完全好,所以他的臉色才有股病態的蒼白,他走的不快也不慢,因為他知道有些人已經死死的盯住了自己,那種背后如針刺般的感覺讓他冷笑不止。$syzww.net他如今雖然受傷未愈,但是恢復也只是瞬息之間,云荒殿內幾十萬兆的丹藥堆也可以將他堆好,而且他又從田胖子那兒得到了幾種上古大道,想殺他還真沒那么容易。

  他拒絕了任孤云還有田胖子的幫助,他看來這些人都是不該扯進來的,他已經做好了成為八劍的覺悟,而且他也急需強大的對手來促進自己,他能隱隱感覺到自己已經就快踏入十品了,等進入了十品就可以凝聚法相!待自己的真正的天地法相一出,就是南洋他要敢闖一闖!

  紅顏閣今天的人很少,進了紅顏閣內,居然當頭就是碰見了淡雪。這個女子似乎是早知道蘇墨痕回來,早早的就是門口靜默的站立,當蘇墨痕走進來時立刻就是迎了過來。

  “雪姐……”蘇墨痕剛開口,卻見淡雪輕輕的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而后帶著蘇墨痕往樓上走去,這紅顏閣的主人他已經知道周明德了,而淡雪徑直帶著自己往五樓走去,恐怕那位王爺此刻就等著自己了。

  兩個人一前一后,誰都沒有打破那種寧靜,只有那種踩上樓梯時發出輕微的吱呀聲,除此之外,蘇墨痕竟然沒有看見一個小廝或是保衛,紅顏閣那種喧鬧此刻似乎成為了傳說。@syzww.net只有一樓那兒還有些些人,但是恐怕一會兒也會散去。而淡雪似乎是看透了心中的想法,輕笑說道“今天是士子們游街,哪兒還有客人。再說,王爺既然要見你,自然無需要這兒有很多人。”

  聽得淡雪開口,蘇墨痕心中輕松了許多,他對這個女子還是很上心的,他很怕因為某種原因淡雪對他冷淡“這樣啊,對了淡雪姐,這幾天你過得好不好啊?”

  淡雪掩嘴一笑,風韻還有著昔年的風采,因為年紀的增長反而加迷人,蘇墨痕這次知道為什么大家都喜歡少婦了。[]“算你還有良心,你開始說過幾天就來,你看現都過了多久了?剛才真不想理你了。”說著她伸出細指點了下蘇墨痕的額頭,嗔怒著說道。

  蘇墨痕則是嘿嘿的笑著,當兩個人走到五樓一扇巨大的雕花石門后,淡雪沖蘇墨痕做了個不要吱聲的手勢,而后掏出鑰匙,緩緩的插入鑰匙孔,而蘇墨痕看著那石門上那斑駁的畫和紋絡,當鑰匙插入孔時的打破寂靜的時候,一種無言的威壓自心中升起,就好像罪業之門給人的感覺一樣。

  淡雪輕輕轉動著鑰匙,這扇石門似乎很久都未動過了,鑰匙轉動時發出令人耳痛的厲聲,如一把無形的錘子敲打著心靈,蘇墨痕感到淡雪開啟的不是門,而是惡魔的囚籠。^^而只聽一聲酸澀的響聲后,石門終于打開,細微的陽光先是一條線然后就是飛快的擴散將蘇墨痕全身都是染成了金黃。

  門內沒有想象的那么陰暗,而是很寬闊和整潔,長方形的窗子外,蔚藍的天與你似乎齊平,一個身著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負手望著紫嵐眾生。那天的三名花魁,絡冰舞,陳婉兒,還有紫凝兒都是恭敬的站那個男子側后,手中托著銀盤,銀盤上或是美酒或是名玉,甚至還有一把狹長的戰刀。

  他的長發隨著透窗的風狂舞如那潑墨,他的手隱藏那寬長的袖中,猶如雄獅隱藏起了自己鋒銳的爪牙。他雖然只給了蘇墨痕一個背影,但一個背影有的時候卻是一個人一生的好寫照。那年輕時沉積的霸氣,那人到中年穩如山岳的沉氣,還有一絲絲雖然已經老了但是還偏偏不服輸的倔強之氣!

  當蘇墨痕的腳踏入時,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自心中升起,外界的一切都是被斬斷,怪不得從這兒能感覺到和天持平,原來這個空間是周明德一手設計的,恐怕那個時候這個人真有心思爭奪一下皇位。

  “這個地方,我都已經很久沒來了。”周明德回過頭笑道“我還記得那時建造這兒是為了籌措銀兩,為了皇位。而今天,我把它清出來,卻是為了你這個小子。”他說著就是走到了蘇墨痕身前,細細看了看蘇墨痕,拍了拍他的肩膀。

  蘇墨痕笑笑“拜見威武王。不知王爺今天見我是為了什么?莫非是王爺也想收拾那些家伙一番?”

  周明德冷冷一笑,淡淡的說道“本王可不是收拾他們,而是要殺了他們。墨痕,現那些家伙已經來了,想必很快就要尋到這兒了,不知道你準備好了沒有?”他說的時候,雙眸盯著蘇墨痕,看來對于這個晉的八劍,他也是很感興趣。他很想看看蘇墨痕是否像傳聞中的那樣,勇往直前。

  蘇墨痕輕輕一笑,他能感到數十股強悍的氣息正逼近,但是他卻是懶洋洋的伸出一根手指“王爺,不如我們賭一場?”不從這種大人物身上刮點利息出來,他可是實難受的狠啊。“王爺,我們來比比誰能先殺了那兩個頭領如何?我輸了,就將八劍的解的秘法送給王爺……若是我贏了……”蘇墨痕淡淡的說道“就請我去羽烈時,王爺命那些家伙將我送到西城如何?”

  西城不是個好地方,但是當蘇墨痕說出這個條件時周明德那沉郁的目光卻慢慢的清亮了起來。他微微的笑著,緩緩的上前,這時蘇墨痕才發現這個王爺居然是敞開著自己的胸膛,而胸膛之上,無數刀斧利刃傷口錯雜如花落時的軌跡。

  而同時,蘇墨痕分明感覺到了那種天崩地裂的殺氣席卷過來!一個,兩個,三個……當蘇墨痕數道二十七時,那沉重的石門轟的炸開!沉穩的腳步聲清晰的傳入耳膜,一股陰寒之極的氣息隨著石門轟開的石屑如一顆顆子彈射向蘇墨痕的背心。

  蘇墨痕輕蔑的一笑,身子猛地轉過去,白皙的手半空綻開,一朵金燦燦的蓮花憑空出現,那飛舞的花瓣畫出一幅金色的畫卷。

  當頭進來的人不是廖四是誰,他冷笑著就是上前一步,直視著蘇墨痕。兩邊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說的話,只有**裸的廝殺才是正經事。但是,就蘇墨痕將全部注意都是集中廖四身上時,忽然一把詭異的刀自茫茫空間穿刺而出,那上面八個華字如夢中的猛獸睜開了眼,夾著凄厲的嘯聲狠狠的切向了周明德的脖子!

  蘇墨痕微微訝然,隨即就是要轉身。但是卻聽周明德淡淡的聲音比那刀鋒的嘯聲快大的沖入所有人的耳朵!

  “我雖然老了,但是……”周明德的眸子一瞬間就是變成了燦金色,甚至他的雙眼四周都是青筋畢露“我時刻都是準備著戰斗!”

  周明德伸出了手,他那手居然是迎著刀鋒而去,然后,猛地攥住了刀身!

  一滴血也沒有!

  周明德冷冷的看著那個瘦小的黑衣男子顯出身形,嗤地一笑。“東武的狗崽子,可還記得我周明德否?”他大聲的問道,手如鋼鑄,將那男子提了起來!

  “當年我手下的弟兄死你們手中的有七千余人,百姓有數萬人,你們東武人的命雖然不值錢,但是你好歹也可以補償一下。”周明德冷冷的一笑,一種炙熱的氣勁隨著刀身順入男子的身軀,僅僅就是一剎那,那個男子就是渾身焦黑,緊緊握著刀的手無力的松開,整個人落地上,如一塊劣玉摔碎,居然沒讓周明德再看一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