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縱橫卷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九十 行動前夕

[字數:5046 更新時間:2013-11-15 10:53:00]




  蘇墨痕再睜開眼后,面對的先是自己房間那青翠色的屋頂和房梁。[WWw.YZUU點com]深深的疲憊席卷著自己那經歷了大戰后脆弱地身體,同時還有那些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那種疼痛,幾乎沿著他身體的每一根筋脈肌肉神經傳入他的大腦,痛的他真想大聲叫出來。可是剛想開口,卻又是一下子暈了過去。

  好像做了一個亙久的夢,自己如一只魚兒,茫茫的海中孤獨的游蕩,好像往哪兒里去游都是找不到方向。他想起了很多人,想起了很多事……自己那未曾見過面的父親母親,那個養育自己數年的老人,那些學校中他愛過恨過的人……還有周靖寒,連非子,花流醉,那熱血激昂的戰斗,那孤單無助的寧寂。

  忽然,一種溫暖自額頭匯入他的身體,那種溫暖就好像三月的太陽般,照人身上讓人感覺懶洋洋的,還有一種久違的舒坦和愜意,這種感覺讓他再不想動彈。

  “墨痕……”一個溫婉的聲音自耳畔響起并回蕩起來,并且不斷變換著口音,變成周靖寒那個威嚴的口氣,變成許英冢那調笑的話語,變成花流醉那甜膩的語音,變成……分明是連非子但卻溫柔的如春水般的聲音。

  蘇墨痕有種想睜開眼的感覺,他輕輕皺了皺眉,可這時,那個溫暖卻瞬息間消失,伴隨著的還有急促的腳步聲。%syzww.net

  他終于睜開了眼,卻只抓住了那后一抹白色衣衫。蘇墨痕按了按額頭,讓自己眼前的鏡像不再那么多變和重疊,這才喘了口粗氣,撐起身子。身上依然是纏滿了繃帶,但是那種疼痛卻是小了很多。蘇墨痕試著握了握拳頭,大自金光雖然黯淡了不少看來自己的身體想恢復還真是需要費一番功夫。

  自云荒殿中找出了不少白玉丹,這種丹藥及其名貴,就是上古也是數一數二的療傷圣藥,蘇墨痕吞下了三顆,果然感覺一種清涼感自喉嚨開始迅速擴散,到后匯入自己的經脈之中。[]

  “小子,你終于醒了。”忽然不周驚喜的叫道“你這家伙,真是嚇死我這個老頭子了!”

  “身體還是太虛弱了,不周,我睡了多久了?”

  “整整兩天,今天就是科舉放榜之日,也是你和他們約定的時候……”不周沉聲道“不過看你這身體……”

  蘇墨痕輕輕一笑“沒關系。@syzww.net對了,那天是誰救的我。”對于那天的記憶他是真的很模糊,到后他實是沒力氣和花流醉都是暈了過去,當時真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沒想到一睜眼就是出現了這兒。

  “是你那個師尊,嘖嘖,這胖子的實力真是厲害,比那個李絲卿高出起碼兩個品級!這還是好的估計!”想起那晚,不周也是嘖嘖稱贊這家伙來的及時。那時李絲卿連連出手,將云冰和徐勝治等人的救援攔下,而不周自己只能駕馭罪業之門拼命抵擋那次神器爆炸的沖擊,根本無暇相顧!要知道那可是僅次于罪業之門的法寶,整個世界也沒多少,看來那個李絲卿的確是氣瘋了,居然將這等寶貝自爆用。

  蘇墨痕一邊和他聊天,一邊恢復自身實力。突然提到了罪業之門的魔神,不周說道“我決定施展逆天改命法陣,將我那三個不成器的徒兒送出去,但是他們一出去,恐怕實力品級就會下降到十三品。還有,有些家伙愿意和你見一見,等你忙完了大荒宗的事就進來吧。那些家伙桀驁不馴,恐怕又得你出手,不過那些家伙身懷絕技,經驗豐富,也正好可以磨練你。”

  蘇墨痕點點頭,而這時,門外忽然傳來花流醉的聲音“墨痕哥。”

  花流醉今天一襲金色短裙,是顯得亭亭玉立,或許是因為心結解開,又或是帝皇金瞳的覺醒,讓她不再顯得那樣怯弱,而是趨向于英姿颯爽。www.SYZWW.NET(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www.YZuU.CoM)“墨痕哥,你恢復的怎么樣了。”花流醉大方的坐椅子上溫聲說道。

  看著那誘人的溝兒,蘇墨痕不由心跳加快了不少,他暗罵了自己一句,摸著頭笑道“沒事了沒事了,對了,流醉你怎么樣了,那天沒受傷吧。”

  花流醉嫣然一笑,但是看見蘇墨痕身上那那可怖的傷口,忽然有些愧疚的低下頭“我沒事。墨痕大哥,其實這一切都是我不對,如果我沒有那樣……恐怕你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

  “沒事,都是浮云。”蘇墨痕故作瀟灑,其實心中對那個暴走的蘇墨痕害怕到了極點。這妮子再來幾次恐怕自己就真的見棺材了。

  見蘇墨痕如此大度,花流醉眼圈微紅。蘇墨痕急忙就是問道“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花流醉抹去眼角的淚,輕聲笑道“沒什么,可能看見墨痕大哥安然無恙的醒過來的緣故。對了,墨痕大哥,學生會已經建立起來了!”

  那件事,還是別告訴他了。

  “這么快?!是誰去辦的?成員有多少了?”

  “是連非子哥哥他們辦的,完全按照你的意愿做的。因為你那天大戰李絲卿還有任孤云,所以你四院中的聲望很高,很多人都是加入了學生會,甚至那個任孤云也成了一名干事,負責考核。”花流醉靜靜的說道,其實內心中還是很高興,學生會這個家伙那是蘇墨痕的一個創舉,以后肯定能有大作用。

  兩個人開始愉快的聊了起來,期間蘇墨痕給她講了白雪公主,獅子王等著名故事,讓花流醉整個人都是沉浸了那童話的海洋中,但是后來講到了誅仙這本小說時,花流醉的淚終于落了下來。

  “墨痕大哥……小凡好可憐哦,還有碧瑤,她真的不會蘇醒了么?”花流醉啜泣著問道。而蘇墨痕則是沉重的搖搖頭,誅仙這本書當時他也是看一遍難受一遍,不僅是因為這個故事太過悲傷,還有因為自己不也是如張小凡一樣,深深的愛著一個人,可那個人卻背叛了他。一想起這件事,讓他整個人都是有些恍惚。~syzww.net

  同時,門口也是傳來微微的啜泣聲,蘇墨痕打了個冷戰,果然是連非子那個家伙。不知道為什么,見到連非子后,花流醉猛地站了起來,眼神復雜,她轉而輕輕說道“墨痕哥哥,我先走了。連非子大………哥可能還有事。”說罷,她就是徑直走了出去。可是當兩個人擦肩的時候,相互眸子中那種復雜立時糾纏了一起。

  “墨痕哥哥。”花流醉忽然停住了腳步,背對著他叫道“下一次我來為你做碧瑤。”

  下一次,我來為你,我來為你,做碧瑤。

  你不死,我亦不滅。

  青衣袖長情長,腰間酒涼。莫語君不知,無言情無量。東門飛花,西樓微雨,誰道相思無益處,摘花醉雨又何妨?

  蘇墨痕看著她那背影,不自覺的就是握緊了拳頭。

  連非子遲疑了一陣,過了一會才走了進來,只是臉上的濃濃的失望之色卻是讓他顯憔悴。他并沒有坐下,而是直接將一打厚厚的宣紙遞給他,上面全是這兩日關于學生會的成果,看著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成員名字,還有那細致入微的學生會各項規章制度,蘇墨痕也算明白連非子為什么會看起來很累了。

  蘇墨痕輕聲道“多謝你了,老連。”

  聽得這句話,連非子的臉色才好看一些,但是那雙微微干燥的嘴唇開閉了幾次后,終于還是緊緊的合上了。而蘇墨痕又是仔細看了起來,沒想到上面云冰徐勝治甚至任孤云都是列,還有那個孫石胤,他們似乎都是先報名來的。

  蘇墨痕思考了下,又和連非子談起學生會的具體工作起來。連非子很有公私分開的,他很是認真的聽著蘇墨痕的計劃,并且給予建議和完善。讓蘇墨痕感嘆他還真是天生的宰相!“學生會建立起來,你必須要出面。這樣吧,等日后我會給你安排機會,畢竟這是你的策劃。此時不收攬人心,等日后對付執法隊還有李絲卿就麻煩了。”連非子冷靜的說道。

  而蘇墨痕也是深以為然,這是他自己的勢力,他必須負起責任來。兩人正說著,這時外面又出現了兩個人,居然是任孤云和田胖子。

  任孤云見到蘇墨痕醒來,也是喜形于色,連忙走了過來“墨痕兄,你終于醒了。”

  蘇墨痕連連擺手“任大哥你就別客氣了,我今年才十八,你這一下子把我說老了。”聽得他這調侃的話,幾個人都是輕聲的笑了起來,就是田胖子也是面帶一絲笑意。

  而任孤云則是臉色一紅,隨后就是沉聲道“墨痕,我今天就是來謝謝你那日的救命之恩的,你也應該知道我加入學生會了,從今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他說著就是一拍胸口,豪氣顯!

  蘇墨痕一聽也是有些興奮,這個家伙精通暗殺,那可是以后的一把尖刀啊,以后自己就可以訓練無數的殺手,成立自己的“軍統處!”軍統處,那可是蘇墨痕的一個心愿,他希望這一世能帶領他們如戰士一般和東武浪人鏖戰羽烈,不死不休!

  “對了,我還得到一個消息。”忽然任孤云沉聲說道,臉色也是嚴肅了許多“是關于李飛揚的。”他說著就是掃視了下另外幾個人,出奇的是,剩下幾個家伙都是一副云淡風輕,好像早就猜到了。

  尤其是田胖子,他雙眼微睞,冷笑著說道“我想那個小子一定去了隱龍殿吧,去請他那位師兄。”

  隱龍殿排名第二的家伙——帝祭!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