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縱橫卷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八十九 因為我在這兒

[字數:5268 更新時間:2013-11-15 10:53:00]




  蘇墨痕自然看到了花流醉那笑容,所以他很快就是發現自己太大意了,自己竟不自覺的距離她太近了!而同時,一只白玉手掌就是按了蘇墨痕的胸口上,恐怖的力道如一把長槍鉆進了蘇墨痕的胸口,又是將他那原本修復的有了幾分生氣的傷口破開,大量的灰色死氣不要錢似的涌了出來!

  “想騙我?!真以為我太平公主是傻子么?!”花流醉忽然暴退,指著蘇墨痕尖聲笑道,那種笑中,充斥著一種叫做瘋狂的東西。[]

  “朋友?張子隸和我哥哥當時稱兄道弟,也是朋友,可當年那場刺殺卻是他一手策劃的!”花流醉恨恨的說道,旋即目光又投向蘇墨痕“而且我哥哥乃是千古一帝般的人物,你算什么,也配和他做朋友?!”

  而下方的眾人猜了無數遍,恐怕也沒敢猜花流醉是周靖寒的妹妹。云冰靜靜的落到蘇墨痕身后,居然不敢直視著花流醉,他輕聲沖蘇墨痕道“墨痕,公主……公主可能神智有些不清楚,現好的方法就是制住她,待師尊來了再說。不然她的身份曝光出齊天峰,恐怕會有別的麻煩!而且她現這種狀態如果持續下去,恐怕以后真的會讓她成為那種嗜殺的人啊!”

  蘇墨痕沒有阻止嘴角溢出的鮮血,他沖著云冰緩緩搖了搖頭。愛書者小說網 www.ishuzhe.com然后,他對著花流醉大聲吼道“流醉,你還不醒來么!?”

  很顯然,這句話什么用也沒有。但是云冰卻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開蘇墨痕的衣襟,指著那可怖狹長的傷口,指著那鮮紅的如一枚枚紅色琥珀的血珠吼道“公主!請你醒一醒!你看看他!你看他身上的傷口和血,都是為你而流!為了你他才受的傷!你看看!你看看啊!”他說著也是激動地往前走去,可花流醉嬌哼一聲,又是一拳出手,硬生生的將云冰擊飛出去!

  “都是騙子,這個世界上只有殺戮,只有力量才是永恒的,才是天地間唯一的道理!我不需要別人的保護,我會追隨著哥哥,幫助他登上皇位,讓他實現千古一帝的理想!”花流醉面色猙獰陰森的可怕,她看著蘇墨痕輕輕笑道“哪兒怕我會死,哪兒怕我會萬劫不復。(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www.YZuU.CoM)”

  會死么?那就去死吧。反正,我再也不需要別人來保護我了,再也不需要!

  只是哥哥,我好想永遠都是陪著你………

  花叢剎那回頭客,三生不去忘川河。兩顆看似近的星辰,但是即使燃燒成灰燼也無法相交。兩片看似重疊的云,其實是一片永遠追隨著另一片的軌跡。兩個,看似沒有距離的人,其實有一個人,總是期待著一扇門的打開。

  她的身體如腐朽的燈塔,即使沒有結果,卻還靜靜的守望。

  “你不會死的。”蘇墨痕忽然抬起頭,平靜的說道。然后他大步走向花流醉,直視著她,兩個人的身影拉長如線先是平行然后卻又不經意的時候連接。

  “你不會死的。因為我這兒,我你的身邊。”蘇墨痕輕聲說道,只是目光中帶著一種孩子般的倔強。他忽然嘿嘿的笑著撓撓頭,用手指指著自己,然后沉聲道“我是蘇墨痕!”可就他說完這句話,忽然遠方明光一閃,正正對準著花流醉而來,接著自己那超人的神識,蘇墨痕知道那是一把短劍。

  而任孤云此時突然大吼“是李絲卿的武都天河劍!快閃!”

  看來李絲卿這個家伙,還真是撕破了臉性什么也不怕了!但是這把天河劍可謂是凝聚了李絲卿八成功力,可是真真正正的孤注一擲,速度幾乎超越了光。因為當蘇墨痕剛看到光準備反擊時,那把劍竟是嗖的出現了花流醉身后不過三尺的距離!

  花流醉此時還暴走狀態,功力大增,自然能感覺到有人偷襲,她冷冷一喝,就是揮著稚嫩的拳頭迎了上去。*syzww.net可蘇墨痕卻是心頭一緊,因為他瞬間就是察覺到了那把劍上異樣的波動!果然,李絲卿那個家伙陰笑著喝道“蘇墨痕,你不是愛玩自爆么?今天本座就好好陪你玩!”

  蘇墨痕暗罵了一聲,此時也不過其他,他忽然上前并且從后面抱住了花流醉“小心,傻女人!”他的語氣中也是夾雜著幾分憤怒,但是很快就是將自己的身體迎上了那把短劍。[]電電光火石間,他大喝一聲“不周!”

  罪業之門!!濃郁的黑氣托著這古老滄桑的大門直接就是撞上了那把精致的短劍,已經沒時間讓不周將這把劍吸入門中,如今只能靠這神器的防御頂一下子!但是蘇墨痕也沒想到,李絲卿這件法寶居然是把次神器!因為它爆炸的威力,太大了!!!

  轟轟!!!這一次的動靜簡直超越了蘇墨痕自爆天地法相,這個李絲卿真是個狠人,為了對付蘇墨痕寧愿這么一把次神器短劍!而且這也讓蘇墨痕心中對此人的忌憚又高了幾分,剛才本以為一切都是自己掌握中,他也以為李絲卿這個家伙肯定會回去修煉元神,畢竟和他心神相交的法寶毀了,他不可能沒有受傷。fhzww點com但是,李絲卿這個家伙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狠狠的陰了蘇墨痕一次!

  只不過現蘇墨痕可沒功夫想他,他現應該想的也是現想的,就是如何活下去。一件次神器的威力是是太大了,罪業之門的力量都還沒有完全恢復,也只能堪堪為兩個人抵擋一下,很快,蘇墨痕就感覺到一股炙熱的幾乎可以將整個天地點燃的火熱侵襲到自己的后背,同時無的空間碎片紛亂的割著自己的血肉。

  “快走!………”蘇墨痕終于噴出了一口血。

  蘇墨痕感覺整個胸口好像被一把長矛狠狠的刺穿,以胸口一個點為中心,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間包裹了他。那個時刻,蘇墨痕感覺自己的靈魂都是被抽空了,他甚至能感覺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渙散,一種亙古的沉靜拉著自己,一種沉淀骨子中的良久的疲倦來了。來的是這么不是時候。

  “快走啊,你走了我才安心!”那個男人也是這樣說的。花流醉怔怔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有些恍惚。她的視野中,兩個男人的身影慢慢融合,卻又立刻分開。只是他們為什么說著一樣的話,做著一樣的事,然后一樣的,將自己拋棄一邊?

  蘇墨痕已經感覺自己已經到極限了,他看著還沒動彈的花流醉壓榨著不多的力氣怒喝道“讓你走!快動啊!走啊!”他忽然松開雙臂,渾身浴血如慷慨赴死的勇士,他猛地推開花流醉。~syzww.net然后轉過身子,準備用后的一份力量將整個爆炸的包圍網打開一個缺口。

  “記住,以后別那么兇了。”忽然,他微微側過頭,淡淡的說道。

  花流醉的淚終于流下來了,有很多已經泛黃的東西自她的腦海中忽然如泉水般噴發出,匯成一張張被壓制了不長,卻又很長的圖片。火浪如圍墻那么高,卻阻擋不了她看向外面,火浪那么熾熱,只是那種溫度卻讓她只是徹骨的寒。她好像發現一下子世界都是清明了起來,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實和多彩。有一種紅消退,有一種感情心這顆石頭上發芽,然后纏繞上自己的靈魂。

  哥哥,這就是你派他來的原因了。有些人,明明永遠不會有交接,他們的軌跡這個世界上紛亂復雜卻又井然有序,卻總是平行,多就是沉淀風中,然后被那些人寫書中,并列一卷。可偏偏又接觸了,因為一種叫緣分的東西讓陌生卻又熟悉的人羈絆而不能分開。

  “我不會走的。”花流醉忽然走到他的身旁,輕輕嘆息道。而此刻,蘇墨痕甚至還沒有發現她的異樣,因為他的全部心力都是用抵抗這種爆炸了,他現可真是知道為什么李絲卿會那樣惱火了,那種爆炸帶來的沖擊力,可真是讓人痛苦不堪。

  “你說什么?!”蘇墨痕也沒看她,而是徑直喝道。

  花流醉有些哭笑不得,她試著伸出手,可此時她卻是真的沒有力量了,變成了以前那個女孩,只是那雙金色的雙瞳卻是變不回去了。她忽然抱住了蘇墨痕,低聲道“我不會走的。因為你這兒,不是么?”

  蘇墨痕突然愣住了,他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花流醉,只是對方沒有看他……他苦苦一笑,然后哈哈大笑道“沒錯,我這兒,你怕個什么!”只是他說這話的確有些外強中干了。但是就這時,忽然不周喝道“看,誰來了!”

  蘇墨痕猛地抬起頭,只見不遠的天空忽然金光大現,一頭金色的巨龍破開青云而出,猙獰的嘶吼著!那個方向,正是隱龍殿!

  下方的任孤云看見那金龍后面色霎時一變,然后就是狂喜“行了,蘇兄和公主有救了!”他說罷就是看了看云冰,這個家伙看到那金龍后面色也是復雜了許多。那仿若開天辟地的聲勢如一把錐子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心中。云冰低聲的一哼,但是涉及到了蘇墨痕,也只能作罷了。

  “那兒么?”金龍頭上,一名身著鵝黃色衣衫,冷艷無比的女子冷冷的看著那狂暴的火焰中心,她瞥了眼楓卿院的方向“李絲卿這個家伙,還真是越來越差勁了。”

  “行了,你到底出不出手?”驀地,田胖子竟是出現了她的身邊,無奈的說道“還有,那可是公主殿下,陛下疼愛的妹妹,你可得好好教。”

  那女子冷哼一聲“陛下?想不到這個家伙也有這么一天!早知道我就去他的對頭那邊,好好的收拾他一番。”女子口氣雖是冷硬,但是臉色卻是不自覺的多了幾絲喜悅。而田胖子則是偷笑著搖搖頭“小兩口總置什么氣……”

  “師叔!!”那女子忽然喝道“我和他什么關系也沒有,也不想有!”

  “好好好,算我說錯了。罷了,還是我自己救人吧,你回去吧,剛剛突破了境界,還需要穩固下。”田胖子無奈的說道,就是架起自己那把赤紅色仙劍而去。

  而女子則是忽然轉過頭,望著那不遠的帝都,輕輕摸著自己那許久都未意的臉龐,然后輕輕一哼,就是駕馭著金龍鉆進了虛空中。

  “周靖寒,我說過,你不解決了孫仁和你的事,休想見我!”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