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血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兩百四十四章多事的夜晚

[字數:4069 更新時間:2013-11-10 9:06:00]




  張君連忙行禮道:“見過將軍。(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穩定,思源中文網)”宇文峰不在意的擺擺手,開口說道:“你的事情,江濤已經給我說過了。”張君點點頭,不知道說些什么。宇文峰卻是再次開口說道:“我再重復一遍,安心的呆在餓狼軍里。至于報仇的事情,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張君重重的點點頭,開口說道:“標下明白了,將軍。”宇文峰拍了拍張君的肩膀,開口說道:“早點休息。”說完以后,便轉身離開了。等到宇文峰走了以后很久,張君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經歷了什么。

  回到主帳以后,宇文峰沒有什么睡意,所幸便坐在椅子上等消息。今晚注定是個多事的夜晚,宇文峰剛剛坐下沒有多久,一個親衛便腳步匆匆的走了進來。聽到腳步聲,宇文峰抬起頭來,開口問道:“有消息了?”

  那個親衛當然知道宇文峰的問的什么,所以搖搖頭。見狀,宇文峰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剛剛想發作的時候,那個親衛卻是搶先一步,開口說道:“將軍,固州大營來人。”聽到這句話,宇文峰一臉的詫異,開口問道:“什么人”

  那個親衛開口說道:“用的是親衛軍的腰牌叫開營們的。”聽到這個親衛的話語,宇文峰覺得有些詫異。用的是親衛軍的腰牌,應該是奉了熊冰的命令。這個節骨眼上,熊冰能有什么急事。這些心思在心中滾動一遍,也就是幾秒的事情。

  宇文峰點點頭,開口說道:“帶進來。”聽到宇文峰的話語,那個親衛轉身出去,過了一會,便帶著一名漢子進了主帳。在火光的照耀下,宇文峰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臉后,臉色變得異常的凝重。

  宇文峰擺擺手,對著那個親衛說道:“出去守著,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來,反抗者殺無赦。”聽到宇文峰殺氣騰騰的話語,那個親衛急忙點點頭,然后走了出去。出了主帳以后,那個親衛吆喝道:“都打起精神來......”

  主帳內,宇文峰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叫陳威。”陳威聽到宇文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嘴上結結巴巴的說道:“將...將軍軍...小的...小的就叫...陳...陳威。”

  宇文峰接著開口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鄭衛居然讓你親自過來。”這個陳威,是當初第一次金州保衛戰宇文峰要出城夜襲胡人的時候,招募的死士之一。當初那一戰大勝,所有活下來的死士都起了投效的心思。

  而宇文峰則是把這些見過血的好漢子全部叫給了鄭衛,作為一支隱蔽的力量。后來鄭衛在帝都扎下跟來,這些人也跟著鄭衛去了帝都。而宇文峰不想鄭衛這支力量過早的暴露,所以兩人之間的聯系也是十分的隱秘。

  但是這次鄭衛居然讓陳威親自過來,肯定是帝都發生了什么大事。而且宇文峰看陳威滿臉的風塵,一看就是連續的趕了很久的路上,所以神色才這么凝重。聽得到了宇文峰的問話,陳威到倒是十分的利索的解開了衣服,然后掏出了小刀,挑破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拿出一封皺巴巴的信來。

  陳威把信遞給了宇文峰,開口說道:“鄭老大把這封信給小的時候,說是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被把這封信親手交給將軍。”宇文峰接過信之后,沒有馬上打開,而是開口問道:“鄭衛還說什么沒有?”

  陳威搖搖頭,開口說道:“沒有,他說將軍看了信什么都明白了。(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穩定,思源中文網)”宇文峰點點頭,拆開信看了起來。看完以后,宇文峰滿臉的鐵青,但是看到下面的陳威,宇文峰勉強的笑了笑,開口說道:“你先下去休息。”

  陳威點點頭,開口問道:“將軍有什么話要帶回去的。”宇文峰沉吟一陣,開口說道:“就給他說,我知道了,會處理的。”聽到宇文峰的話語,陳威點點頭,表示明白。宇文峰開口說道:“來人啊。”

  聽到宇文峰的招呼,剛剛那個親衛再次出現在主帳內。宇文峰開口說道:“把這位兄弟帶下去休息。”那個親衛點點頭,便帶著陳威離開了主帳。等到兩人一前一后離開了主帳以后,宇文峰才爆發出來。

  本來已經被扶好的椅子和桌子再次被掀翻,外面的親衛聽到響動,卻是不敢進來。過了一會,宇文峰開口說道:“去把先生請過來。”外面的親衛聽到的宇文峰的話語,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兩個親衛離開了主帳,朝著王浩休息的營帳走去。

  王浩休息的營帳距離宇文峰的主帳沒有多遠,兩個親衛很快便來到了營帳外。“什么人?”聽到腳步聲,王浩休息的營帳的外,值守的士卒開口問道。兩個親衛上前幾步,雙方看清楚面容之后,值守的士卒才收聲。

  王浩身邊的士卒,當然也是從宇文峰的親衛中撥出去的。所以雙方都相互認識,“韓老六,這么晚了,什么事情?”“瘸子,將軍要見先生,現在。”聽到韓老六的話語,那個外號瘸子的親衛也不敢怠慢,開口說道:“你們在這等著,我進去叫醒先生。”

  韓老六還是沒有忍住,開口說了一句:“快些,將軍還在等著。”“曉得了。”那個瘸子應和道。然后便拿著火把,轉身進了營帳。來到了床邊,瘸子大聲的開口說道:“先生...先生...”王浩因為憂心了一天,剛剛想通之后,所以睡的是格外的香甜。

  見到王浩沒有反應,瘸子無奈,只能用手去搖王浩,邊搖邊說:“先生,醒醒...先生,醒醒...”王浩被搖醒,睜開眼睛,在火把的火光下,看到是一張熟悉的臉孔,才松了一口氣,開口問道:“何事?”

  瘸子開口說道:“先生,將軍要見你。”王浩聽到瘸子的話語,大吃一驚,開口問道:“現在?”瘸子點點頭,開口說道:“是的,先生,人已經在外面等著了。”王浩一把將身上的被子掀開,然后胡亂的披了件衣服,便說道:“這就走。”

  外面的兩個親衛看到王浩出來,松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先生,請,將軍還在等著。”王浩點點頭,便跟著兩個親衛朝著宇文峰的主帳走去。到了主帳外面,兩個親衛卻是沒有進去,而王浩則是大步的走了進去。

  看著里面狼藉一片,王浩沒有太大的反應。很快,便看到了宇文峰,王浩行禮道:“將軍。”這個時候,王浩才注意到,在火光的照耀下,宇文峰的臉色異常的鐵青。聽到王浩的話語,宇文峰回過神來。

  看到王浩只是胡亂的披了件衣服,宇文峰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開口說道:“幸苦先生了。”聽到宇文峰的話語,王浩不在意的搖搖頭,而是開口問道:“將軍,這么晚讓小生過來,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聽到王浩的問話,宇文峰點點頭,然后把剛剛陳威帶來的那封信遞給了王浩。王浩滿臉的好奇,接過那份信,然后開口看了起來。看完以后,王浩的臉色也是異常的鐵青。合上信,王浩開口問道:“將軍,這消息可靠嗎?”

  宇文峰點點頭,開口說道:“絕對可靠。”見到宇文峰不多說,王浩也識趣的沒有多問,把注意力放在了這封信上面的的內容上。

  信件上面說,最近在暗處有一股勢力,正在積蓄力量,準備對付宇文峰。他們可不是那些言官,胡亂的瘋咬。他們很巧妙沒有直接攻擊宇文峰和餓狼軍,而是請設監軍一職。如果他們胡亂的攻擊宇文峰和餓狼軍,這樣反而不可怕。

  怕的是這種軟刀子,殺人不見血。這招真的是打在了宇文峰的痛處了,現在的餓狼軍,可以說是宇文峰的私軍,朝廷沒有一點方法來節制這支軍隊。說糧餉,全是宇文峰在想辦法。說升遷,也全數掌握在宇文峰的手中。

  宇文峰心中清楚,楊瑞畢竟是個帝王,所謂的帝王心術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情況一直存在的。而現在這伙人這么跳出來,請設監軍一職位,楊瑞肯定會應允。雖然宇文峰不怕從帝都突然過來一個監軍,但是這是一個信號,表示楊瑞要開始對餓狼軍使出一些手段了。

  如果把餓狼軍形容成一匹馬的話,那么楊瑞現在就要想辦法在這匹馬上按上籠頭,來控制這匹馬。宇文峰倒是沒有什么反心,但是最起碼在現階段,宇文峰是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宇文峰心里清楚,草原上還有幾只老虎,沒有消滅。

  如果這個時候,任由朝廷對餓狼軍下手,餓狼軍的戰斗力必定會急速下降。當漫天的鐵騎呼嘯而過的時候,拿什么來抵擋。邊軍?新軍?南軍?都不行,只能是餓狼軍,只有餓狼軍能夠承擔這個重任。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