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血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十六章敲詐

[字數:16583 更新時間:2013-11-10 9:01:00]




  狂妄,所有人對正在侃侃而談的宇文峰的印象都是狂妄。但是想反駁,卻一時間想不到好的事例來反駁他。

  “還有,縱兵搶掠百姓,真的是笑話。”宇文峰繼續開口說道:“把我麾下的兒郎看成是邊軍嗎?”

  宇文峰繼續說道:“麾下的兒郎,如果有禍害的百姓者,不論情節輕重,殺無赦”

  “請陛下讓誣告臣縱兵掐了搶掠百姓的大人出來,和我當面對峙。讓我問問,我是什么時候在哪里縱兵搶掠百姓的。我要和他賭命。”宇文峰殺氣騰騰的說道。

  “賭命?”楊瑞玩味的開口說道,已經有很多年的朝會沒有這么熱鬧了。

  “是的,賭命。”宇文峰斬金截鐵的說道:“如果我縱兵搶掠百姓的事情被查實,我寧愿自裁”

  “但是,如果我縱兵搶掠百姓的事情,查不出什么的,我就要誣告那位那人的命。”宇文峰殺氣騰騰的繼續說道。

  宋漠然冷哼一聲:“國家大事,豈容你兒戲。”

  宇文峰卻是突然跪了下來,提高聲音說道:“陛下,臣是武人,眼睛里是揉不得沙子的。我和麾下的兒郎,在前線流血流汗。但是換來的是什么?是誣陷還有懷疑。朝堂上的大人們,想著張張嘴,就想抹掉底下兒郎的功勞,我不會答應,四千餓狼軍也不會答應,大不了,大家玉石俱焚”

  “夠了”楊瑞突然怒斥道:“給我滾下去。”

  宇文峰明智的閉上了嘴,然后“滾”了下去,但是剛剛出來,卻被王公公拉在了一邊。宇文峰明知故問的說道:“王公公,你拉我做什么,陛下已經讓我滾了。”

  王公公高深莫測的說道:“你就等著。”

  宇文峰離開以后,楊瑞開口說道:“你們彈劾宇文峰的事情,宇文峰剛剛已經解釋清楚了。如果還有誰不服,就和宇文峰一起去北疆,或者和他賭命。”

  “陛下”還有人想要說什么,但是沒有看見楊瑞臉上難看的臉色。

  “好不容易出現一支勁旅,你們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拆散他們,你們到底安的什么心?有時候我懷疑,你們到底還是不是大秦的臣子。”楊瑞繼續說道。

  “陛下息怒,臣等有罪。”群眾跪下,連忙說道。

  楊瑞冷哼一聲,繼續說道:“今天就議到這里”

  “皇上起駕”太監特有的聲音響起。楊瑞起身,離開了。下面跪著的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家也都魚貫退出。

  大臣們看見還在外面候著的宇文峰,卻是各種表情,各種心態,但是始終沒有人上前去打招呼。宋漠然經過宇文峰面前的時候,冷哼一聲,鼻孔朝天。

  宇文峰卻是冷笑著開口說道:“宋大人。”

  宋漠然聽到宇文峰的喊聲,停下了腳步。宋漠然一停下來腳步,很多人都停下了腳步,準備看熱鬧。

  宇文峰毫不在意的開口說道:“不知道宋公子的腿怎么樣了?”

  不提還好,一提到自己兒子的腿,宋漠然火氣一下就升了起來。“你”宋漠然只來得及說了一個字,就被宇文峰的話語打斷:“宋大人,聽說最近帝都治安不是很好,宋公子身份嬌貴,一定要格外注意”

  不管宋漠然的臉色,還有圍觀人的臉色,宇文峰繼續開口說道:“宋大人,你也知道,有些江洋大盜都是要錢不要命的角色,到時候做上一筆買賣,死上一兩個人,他們就消失得無影無終”

  說到這里,宇文峰故意“哎”一聲,然后繼續開口說道:“像宋公子這種,正是這些江洋大盜下手的目標,宋大人回去一定要格外的小心。”

  這個時候,一個小太監跑了過來,對著王公公耳語幾句。王公公對著宇文峰小聲說道:“宇文騎尉,陛下要見你,跟咱家走。”

  宇文峰跟著王公公走了,經過宋漠然的身邊的時候,大笑三聲,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宇文峰跟著王公公走了,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朝臣。

  宇文峰剛剛的華麗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裸的威脅。講理的怕不講理的,不講理的怕愣的,冷的怕不要命的。現在,宋漠然自然是講理的,而不幸的是,宇文峰則是不要命的,很多大臣都是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宋漠然。

  剛剛宇文峰經過宋漠然身邊的時候,在大笑之前,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聲音說道:“既然敢惹我,就等著白發人送黑發人。”

  周圍的大臣,看見宋漠然臉上不斷變化,到了最后,終于變成了一片鐵青,宋漠然回過神來之后,急忙出宮,然后快速的回到了自己家里。

  卻說宇文峰跟著王公公,一路上七拐八拐,都不記得拐了多少彎,走了多久。宇文峰都已經麻木了,一直跟在前面的王公公。王公公突然停了下來,宇文峰沒有注意到,直接撞了上去。

  “哎喲”王公公的慘叫聲終于把宇文峰拉回了現實,宇文峰急忙歉意的把王公公拉起來。王公公也來不及惱怒,小聲對著宇文峰說道:“前面就是御花園了,陛下在那里召見你”

  宇文峰識趣遞過去一張金票,王公公不著痕跡的收了起來,然后繼續開口說道:“陛下已經很久沒有在御花園召見大臣了”

  王公公繼續說道:“不用擔心,這是陛下心情好的表現。說明,今天你的表現很讓陛下個高興。”

  兩人一陣小聲交談之后,王公公領著宇文峰繼續前進。很快就能遠遠的看到楊瑞正在一處涼亭當中,王公公領著宇文峰,很快就被攔了下來。

  王公公上前交涉,宇文峰只能在原地候著。很快,另一個小太監出來,把宇文峰領了進去。進了涼亭,看見楊瑞正在自斟自酌,宇文峰連忙上前行禮:“參見陛下。”

  “嗯,不用多禮。”楊瑞溫和的聲音響起。

  “坐。”楊瑞指了指對面的椅子讓宇文峰坐下,“臣不敢。”宇文峰連忙開口說道。

  “你白天的膽氣去了哪里,怎么現在變的婆婆媽媽。”楊瑞笑著開口說道。

  聽到楊瑞這樣說,宇文峰只能依言坐下。
坐自然有坐姿,長期的軍旅生活,讓宇文峰細節中不斷的透露出軍人的氣息。整個人坐的筆直,一動也不動。

  楊瑞滿意的點點頭,然后開口說道:“我本來想把調回來,你也知道,上次京軍三大營,有一營已經被打沒了”

  說道這里,楊瑞突然停了下來,繼續開口說道:“但是今天見了你,我又改變了注意,你知道為什么嗎?”

  “臣惶恐,不敢擅自揣摩圣意。”宇文峰開口回應道。

  楊瑞搖搖頭,然后開口說道:“我現在想問問你的意思,你是愿意留在北疆,還是調回帝都?”

  一般人肯定都會選擇調回帝都,明眼人已經知道陛下十分看重宇文峰,如果老老實實的調回帝都,在京軍三大營里熬資歷,不久說不定就會是下一個禁軍統領,這真的是青云直上,平步青云。

  但是宇文峰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臣愿意去北疆。”

  楊瑞一眼不乏的盯著宇文峰,良久,才開口說道:“你應該明白,在帝都,現階段對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到了北疆,你卻是面臨更多的危險。”

  宇文峰卻是開口說道:“請陛下恩準。”

  楊瑞突然笑了起來,接著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后說道:“朕果然沒有看錯你。”

  “聽說你和家里關系不好?”楊瑞不禁意的問道。

  “臣是大秦的臣子,是陛下的臣子。”宇文峰繼續開口說道。

  楊瑞對宇文峰更加的滿意,隨后又隨意的聊了幾句,楊瑞就讓宇文峰告退了。宇文峰走了以后,楊瑞開口說道:“你認為此子如何?”

  剛剛一直在后面默不作聲的老太監開口說道:“野心勃勃,但是卻是有真本事的人”

  “但是”那個老太監遲疑的開口說道:“時日尚短,忠奸難辨。”

  說完,便又一如往常的沉默。楊瑞卻是一臉感慨的開口說道:“現在這世道,什么是忠,什么又是奸呢?”

  出了涼亭,王公公急忙迎了上來。開口問道:“怎么樣?”

  宇文峰卻是搖搖頭,他也不知道剛剛的短暫的見面,到底是好還是壞。王公公見狀也是隨意的安慰了幾句,然后就領著宇文峰一路出了皇宮。

  出了皇宮,在外面候著的黃毅等人一忙迎了上來,“先回去。”宇文峰淡淡的說道,然后翻身上馬,帶著人回了驛站。

  卻說宋漠然一路趕回宋府之后,還沒有進門,就開口說道:“把那個逆子給我叫過來。”

  說完,便直接來到了大廳。他的夫人得到消息,以為宋俊又惹了什么事情,急忙趕了出來,人還沒有說道,聲音就傳了過來:“老爺,俊兒是不是”

  宋漠然不耐煩的揮揮手,開口說道:“你先退下。”

  看到宋漠然沒有以前要打要殺的陣仗,他的夫人心里就送了一口氣,然后默默的退到了一邊。很快,正在床上睡大覺的宋俊就被叫醒,說宋漠然要馬上見他。

  聽到宋漠然要見自己,宋俊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沒有惹什么事情,在一番雞飛狗跳的梳洗后。宋俊戰戰兢兢的來到了正廳,看到宋漠然,便上前小聲的開口說道:“爹,你找我。”

  宋漠然聽到宋俊的聲音,抬起頭,看了看自己的兒子。雖然自己的兒子再不濟,但是始終是自己的種。宋俊被宋漠然的目光看的心里發毛,良久,宋漠然開口說道:“你回去收拾東西,去你姐姐那邊住兩天。”

  宋漠然空中宋俊的姐姐,自然就是嫁給了宇文霽的宋恩彩。宋俊一臉茫然,摸不著頭腦。宋漠然難得露出慈愛的表情,開口說道:“不要問那么多了,快去收拾。記住,我沒有叫你之前,你千萬不要回來,也不要出門。”

  看到宋俊茫然的表情,宋漠然摸了摸宋俊的腦袋,然后開口說道:“聽話,一定記住,去了你姐姐那里,不要出門。去罷”

  宋俊連忙出門,但是卻沒有走遠,一直在房間門外偷聽。

  宋漠然的夫人聽到宋漠然剛剛的話語,急忙開口問道:“老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宋漠然長嘆了一口氣,也不隱瞞開口說道:“宇文峰那條瘋狗回來了,而且今天他揚言要對付俊兒,所以我才俊兒去他姐姐那里住兩天。”

  宋漠然的夫人開口說道:“不會,他的膽子不會這么大?”

  “不會?”宋漠然開口說道:“如果說之前的宇文峰還不會的話,現在從戰場上回來的宇文峰絕對會這樣做的。”

  宋漠然的夫人驚呼道:“那怎么辦?老爺,你可要想象辦法啊,俊兒可是我的一切啊。”

  宋漠然開口說道:“我不是讓俊兒去他姐姐那邊住兩天嗎?只要俊兒不出門,宇文峰是不會在宇文家下手的”

  “再說,即使他想下手,宇文府上臥虎藏龍,他也沒有機會。”最后,宋漠然斬金截鐵的說道。

  門外的宋俊把剛剛的對話一五一十完整的聽到了

  很快,宋俊就收拾好了東西,在宋漠然千叮嚀萬囑咐還有宋氏的眼淚中,出了門,往宇文府的方向趕去。

  夜晚降臨,宇文峰休息的驛站也是的燈火全滅,陷入了詭異的黑暗當中。

  突然,后院的矮墻上,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快,接下來,就是十幾個身影相繼出現在了后院。領頭的人,比了比手勢,然后掏出了家伙,十幾個人壓著腳步,貓著身子,開始向前走去。這十幾個人不知道,這一切,都已經被人看在眼中。

  十幾人絲毫沒有被發現的覺悟,而是還在往前面走。黃毅見到只有這十幾個人了,開口說道:“動手。”

  一時間喊殺聲四起,無數的火把涌了過來。十幾個人黑衣人聽到喊殺聲,,還有火把就知道不好,知道已經被發現了。但是領頭的那人卻絲毫不顧,開口說道:“殺了宇文峰我給一萬金幣。”

  十幾個人也是要錢不要命的角色,一時間也摸不清楚對方到底有多少人,在加上聽到領頭人的一萬金幣的許諾,頭腦一發熱,就開始握著手中的家伙往里面沖。

  跟宇文峰隨行的一百人,哪一個不是手上沾滿的鮮血。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人打著火把,看見對方沒有逃,反而沖了過來,臉上便露出獰笑。

  沖在最前面的那人,對準一個黑衣人,把火把朝著他面門一扔,右手握著刀就劈了過去。對面的黑衣人猝不及防,面門被火把燒到了,口中直接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但是很快,就停止了干嚎,因為他的腦袋已經被砍了下來。

  其余的親衛,也不示弱,沖了上去,刀起刀落,十幾個黑衣人不斷發出慘叫聲。黃毅見狀,開口說道:“抓活的。”

  “抓活的,抓活的”聲音不斷的朝著前面傳來,前面的親衛罵罵咧咧,但是手中卻不再下重手,不再刀刀要人命。

  宇文峰一向很小心,即使到了帝都也絲毫沒有放松過警惕。誰知道,今天晚上就有魚兒上鉤。聽到喊殺聲的時候,宇文峰披衣而起,帶離開了房門,門口,十幾個親已經嚴陣以待。

  見到宇文峰出來,馬上就把宇文峰團團圍住。這個時候,驛站的小吏已經聽到響動,然后打著火把,過來了。見到有人靠近,宇文峰身邊的親衛紛紛拔刀。

  小吏急忙開口喊道:“宇文騎尉,是我。”

  宇文峰開口說道:“讓他過來。”

  那個小吏戰戰兢兢的穿過了殺氣騰騰的親衛,來到了宇文峰的面前。見到臉色蒼白的小吏,宇文峰卻是笑著開口說道:“大人,沒有什么事情,不過是借個小毛賊而已,我的親衛能夠處理,你先回去休息。”

  這個小吏自然知道宇文峰是什么人,剛剛就怕宇文峰怪罪。現在聽到了宇文峰的,連忙告退。看到驛站的小吏退了出去,宇文峰剛剛想說過去看看。但是黃毅已經打著火把過來了,見到宇文峰,黃毅上前行禮,開口說道:“大人,已經解決了。”

  “嗯”宇文峰點點頭,黃毅開口說道:“帶上來。”

  黃毅的話說完之后,后面便有人把六個人帶了上來。六個人已經被繳了械,被綁了起來。宇文峰冷冷的看著六人,開口說道:“把他們的面罩取下來。

  聽到宇文峰的吩咐,自然有人快速的來到六人的面前,然后把六人的額面罩都取了下來,前看五個人,宇文峰都不認識,但是最后一個人的面罩被取下來的時候,宇文峰臉上露出了笑意。

  宇文峰走到了第六個人的面前,開口說道:“這不是宋公子嗎?怎么?大晚上還來看望我。”

  宋俊現在臉色蒼白,仿佛沒有聽到宇文峰的話語一樣。雖然宋俊的手中也有一兩條人名,但那都是間接的命令,剛剛血肉橫飛的場景以及各讓他的腦袋中,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宋俊白天就在門外,聽到了宋漠然的話語之后,便知道宇文峰要對付他。但是宋俊卻咽不下這口氣,馬車在半路上,就折回去了。找了一處常去的酒樓,宋俊發動的他的人脈力量,很快就打聽到了宇文峰的住處。宋俊頭腦一發熱,就讓手下的人在道上找了十幾個要錢不要命的角色,這才有了剛剛的一幕。

  草包就是草包,只有宋俊這種極品,才會有剛剛漏洞百出的行動。見到宋俊沒有反應,宇文峰站在原地,不斷的思量。這個時候,鄭康走上前來,開口問道:“騎尉大人,是殺了還是?”

  鄭康的話語把宇文峰拉回了現實,宇文峰笑著開口說道:“殺了干什么。”

  難道自家的少爺轉性了,鄭康在心里想到。宇文峰來到了其余的五個黑衣人面前,開口說道:“說,今晚是怎么回事?”

  中間那人頗有勇氣的說道:“既然栽了,何必要問這么多,要殺要剮隨便。”

  但是其余四人的臉上的神色,卻告訴出賣了他們。很多人口中說道不把性命發在心上,但是真真面對死亡的時候,又有誰能夠真的淡定了。

  宇文峰指著剛剛開口的那人說道:“殺了。”

  旁邊的親衛,刀起刀落,一顆頭顱就落在了地上,沒有頭顱的身體還曾在不斷的抽搐。旁邊的;另外四人見狀,急忙開口說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宇文峰笑著開口說道:“饒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話停在了這里,四人加盟那個開口說道:“任憑大人吩咐。”

  宇文峰開口說道:“很好,記住,今晚不管誰問你們,是誰下令殺我的”

  指了指旁邊呆若木雞的宋俊,宇文峰繼續開口說道:“明白沒有?”

  四人急忙開口說道:“記下了,是宋公子下令讓我們來的。”

  宇文峰開口吩咐道:“準備一下,我們去宋府。”

  指了指被綁跪在底下的五人,宇文峰繼續開口說道:“準備兩輛馬車,把他們弄上馬車,記住不要讓人看見了。”

  鄭康自然下去準備了,四個黑衣人和宋俊自然也被帶下去了。雖然宇文峰沒有說出來,但是鄭康從兩輛馬車就已經聽明白了,把宋俊和其余的四人分別送上不同的馬車。

  很快,宇文峰帶著人,“護衛”著馬車就上路了,目標自然是宋府。

  雖然這么晚了,帝都就是一座不夜城。那家貴胄玩到半夜回府的派頭比宇文峰這行人小。所以,宇文峰一行人也沒有引起多大的注意,這當然是宇文峰自己以為的。

  但是自從宇文峰回了帝都之后,住在了驛站,驛站外面的“閑人”也多了不少,有散步散了一天的,有賣小吃賣到天黑還不肯走的,還有各種各樣的人。剛剛驛站里面發出了喊殺聲,接著宇文峰就帶著人出門了。這么大的事情,外面的這些“閑人”都是兵分兩路,一路回去報信,一路繼續跟著宇文峰。

  宇文峰卻絲毫沒有注意,隊伍的后面還跟了這么多的“尾巴”。很快,就來到了宋府門口。宇文峰在馬上看著寫著“宋”的匾額,卻是冷笑一聲,開口說道:“砸門。”

  命令一下,就有十幾個親衛,沖了上去,不斷的用刀柄撞擊宋府的大門。“咚咚咚咚咚咚咚”

  巨大的震動,終于讓里面的守門人有所動作。只見他揉揉還沒有睡醒的雙眼,開口說道:“誰啊。”接著,就把門打開了一條縫。但是很快,門上很快傳來一股大力,接著門被大打開。不斷有穿軍裝的漢子沖進來。

  那個守門的開口說道:“你你們干什么,這是”

  話還沒有說完,幾個軍漢殺人一樣的目光掃視了過來,他很明智的選擇了閉嘴。宇文峰帶著人進了宋府,一路上雞飛狗跳。聽到響動的護院武師還有家丁們都聽到了響動,紛紛沖了出來。

  但是看見面前殺氣騰騰的軍漢,還有他們手上晃眼的刀,他們很明智的沒有沖上去,而是不斷的跟上去。在下人“好心”的指引下,宇文峰帶著人來到了正廳。

  到了正廳,宇文峰對著外面的聚集的宋府的下人說道:“去把宋漠然找來,就說我宇文峰來了。”

  宋漠然本來已經睡下,但是也被外面吵鬧的聲響弄醒了。宋漠然起身,開口說道:“外面怎么那么吵?”

  宋伯焦急的聲音在外面響了起來“老爺,老爺,出大事了。”

  聽到宋伯的聲音,宋漠然不敢耽誤,急忙披衣起身。宋氏這個時候也已經被吵醒,宋漠然開口對著她說道:“你先睡,我出去看看。”

  說完,便出了房門。一出房門,便看見宋伯一臉著急的原地不斷的踱步。宋漠然急忙出聲道:“宋伯,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宋伯快速的開口說道:“老爺,宇文峰帶著一群軍漢闖了進來,現在正在大廳。”

  聽到宋伯的話語,宋漠然氣著說道:“宇文峰,你欺人太甚。”

  說完,便帶著人氣勢洶洶的來到了大廳。外面的聚集的家丁還有護院的武師看見了宋漠然來了,好像找到主心骨一樣,紛紛了涌了上來。

  來到正廳,卻發現宇文峰正坐在里面。宋漠然就氣的不到一出來,直接沖了進去,張口就罵道:“黃口小兒,你欺人太甚,還不滾出去。”

  宋漠然倒是不怕宇文峰,他不相信,宇文峰還敢在家里殺了他,所以也沒有顧及。

  宇文峰卻是好整以暇的說道:“既然宋大人,要我走,我走就是了。”說完真的起身。

  這下,宋漠然搞不清楚狀況了,他怎么也弄明白,難道宇文峰這么晚帶人闖進來,就是沒事找是做,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剛剛起身的宇文峰拍了拍腦袋開口說道:“我差點忘記了了,宋大人,我現在走了,恐怕明天你就只有在牢中見到令郎了。”

  “什么?”宋漠然驚呼道:“你對我兒做了什么?”

  說著,便不顧一切沖上來,想找宇文峰拼命,口中說道:“我和你拼了。”

  外面的家丁和護院武師看見自家的老爺都這個樣子了,無奈,只有硬著頭皮沖上去。宇文峰卻是厲聲說道:“宋大人,這句話恐怕是我問你。你兒子做了什么?”

  聽到宇文峰的話語,宋漠然停了腳步,外面的家丁還有護院武師都是松了一口氣,也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你什么意思?”宋漠然開口說道。

  “宋大人,宋俊帶人行刺我。”宇文峰的這句話,直接讓宋漠然當場石化。

  經過短暫的失神過后,宋漠然立即說道:“你胡說,肯定是冤枉我兒。”

  宇文峰卻是冷笑的說道:“宋大人,真的要捅破最后的紙嗎?”

  說完了之后,宇文峰厲聲的說道:“把人帶上來。”

  很快,五個人被戴著面罩的人就被帶到了正廳中。宇文峰看了看外面,開口說道:“宋大人,要當眾解開面罩嗎?”

  宋漠然咬咬牙,開口說道:“宋伯,讓他們都下去。”

  外面的宋伯聽到了宋漠然的胡宇,連忙把下人驅散。最后,他還是進了正廳,站在了宋漠然的后面。

  宇文峰開口說道:“揭開面罩。”

  自然有親衛上前把五人人的面罩的揭開,宋漠然果然發現了宋俊。宋伯急忙上去,彎著身,開口對著宋俊說道:”少爺,少爺“

  宇文峰也不阻止,而是開口對著宋漠然說道:“宋公子真是好膽,今晚帶著十幾個人來驛站行刺我。”

  宋漠然臉色不斷的變化,他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宇文峰設下的套,所以一時間也沒有輕易開口。宇文峰卻是開口說道:“既然宋大人還不死心”

  便指了指其中的一人,開口繼續說道:“給宋大人說說,今天是怎么回事?”

  被宇文峰點到的那人,急忙開口說道:“今天中午,宋公子的童找到了我,說有筆好買賣”

  接著,便一五一十把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那人說完以后,宇文峰接著對宋漠然說道:“怎么樣?宋大人,還要聽嗎?”

  宋漠然現在也知道這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按照現在宇文峰手上的證據來看,如果這件事情被捅出去,肯定會是鐵證如山,沒有絲毫翻盤的機會。

  宇文峰這個時候接著說道:“宋大人應該知道大秦律法?行刺官員是什么罪名想必你也知道?”

  宋漠然這個時候反而冷靜下來,宇文峰第一時間把宋俊送回來,肯定有什么條件。宋漠然開口說道:“說說,你要什么條件?”

  “宋大人果然快人快語。”宇文峰笑著說道:“那我也饒彎子了”

  說著比出兩根手指,繼續說道:“二十萬金幣。”

  “什么?宋漠然驚呼道:“不可能”

  其實二十萬金幣,宋漠然自然是拿得出來的,但是他也想知道宇文峰的底線在哪里,所以繼續開口說道:“這不可能,二十萬金幣這么大筆”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宇文峰的胡宇打斷:“看來宋大人是不想花錢買平安了。”

  說完,便起身,開口說道:“把人帶下去。”說完,便有親衛想要動手。宋漠然也知道自己這邊沒有什么底牌,只能開口說道:“等等。”

  果然,聽到宋漠然的話語之后,宇文峰用眼色示意不要動手。宋漠然咬咬牙,對著宋伯說道:“去把金票取出來。”

  宋伯服侍了宋家三代人,財政大權有一半都是在他手上。聽到宋漠然命令,宋伯沒有遲疑,急忙下去了。不一會,滿頭大汗的宋伯具回來了,然后遞給了宋漠然一疊厚厚的金票,沒張金票上面都寫著“一萬”。

  看見宋漠然這么爽快的就拿出了二十萬金票,宇文峰在心里已經后悔了,但是現在卻不好反悔。宋漠然遞把金票遞給了宇文峰。宇文峰結果金票就遞給了后面的鄭康,鄭康快速的開始清點,很快就對宇文峰說道:“大人,數目對了。”

  宇文峰笑著對著宋漠然開口說道:“宋大人果然大方。”

  宋漠然卻是氣的牙癢癢,開口說道:“可以把我兒放了。”

  “當然,”宇文峰開口說道:“給宋公子松綁。”

  宋俊被松綁了,宋伯扶著宋俊做了下來。宇文峰卻對宋漠然開口說道:“既然事情已經圓滿的解決,我也是守信用的人,自然不會在給宋大人天麻煩,來呀,送他們上路。”

  聽到宇文峰的話語,跪在地上五人紛紛哭著求饒:“大人,你剛剛說饒我們一命的”

  很快,他們就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的頭顱已經被砍了下來,鮮血慢慢的流淌,很快正廳里就漂浮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能夠惡心一下宋漠然,宇文峰還是很愿意這么做的。

  宇文峰笑著說道:“宋大人,那就告辭了。”

  然后對著手下說道:“走,回去了。”

  說完,便帶頭走了出去。剛剛正廳發生的一幕,讓宋俊激動起來。他口中不斷的吼道:“死人好多血好多血他們都死了他們都死了”

  宋伯卻不斷的安慰宋俊:“少爺,不用擔心了,回家了,回家了。”

  良久,宋俊終于清醒了過來,看見了眼前的宋伯,就帶著哭腔說道:“宋伯。”

  宋伯溺愛的摸了摸宋俊的頭,宋俊很快看見了臉色鐵青的宋漠然,然后開口喊道:“爹。”

  宋漠然冷哼一聲,然后對著宋伯說道:“把這里處理了。”

  然后對著宋俊說動啊:“跟我到房來。”

  說完,頭也不會了離開了。宋俊看著宋伯,宋伯卻是開口說道:“無妨,少爺去。”

  聽到宋伯的話語,宋俊像吃了定心丸一樣,急忙追了出去。宋伯卻是對著正廳的尸體嘆了一口氣,然后吩咐人把尸體處理了。宋家自然也有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很快,尸體就被處理了。這些尸體,不知道明天早上會出現在那個臭水溝里面。

  宋俊到了房,宋漠然已經坐下來了。宋漠然開口說道:“說說,怎么回事?”

  宋俊不敢隱瞞,便從白天在正廳外偷聽說起,一直到剛剛。聽完之后,宋漠然卻是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俊兒,你怎么這么糊涂。”

  宋俊急忙開口說道:“爹,我也是咽不下這口氣,宇文峰他用孩兒還威脅您,所以”

  宋漠然看了看一臉委屈的宋俊,繼續說道:“好了,今天的事情你就爛在肚子里。你姐姐那,你也不用去了。記住,這兩天不要再出門了。”

  宋俊連忙點頭,說道:“孩兒知道了。”

  宋漠然一臉疲憊的開口說道:“先下去休息。”

  宋俊急忙告退,退出了房。宋漠然卻在椅子上,不斷的思考,但是臉上惡毒的神色卻是越來越重

  宇文峰帶著人,回到了驛站。回到了驛站,宇文峰是睡下了,但是親衛們卻不敢大意,繼續小心翼翼的值守。宇文峰不知道,其實今晚的事情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傳播了出去,只是版本不一樣而已。

  楊瑞在深宮當中,對這件事情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他們在宋府正廳的對話,楊瑞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知道了這件事后,楊瑞只是笑了笑,就把這件事情放在了一邊。

  金州,餓狼軍的駐地。

  田齊對著下面的人開口說道:“說說,這件事情怎么辦?現在騎尉大人不在。”

  李文開口說道:“理他們做什么,騎尉大人說了,不管是誰的調令,都不要理會。”

  田齊又把目光轉向了其他人,牛二這個時候開口說道:“我看也是這樣辦,我們不理會就是了。”

  賈至這份時候開口說道:“拖,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拖,拖到騎尉大人回來再說。”

  幾人點點頭,表示贊同賈至的話語。賈至繼續開口說道:“請田將軍給來人回復說,餓狼軍現在主將不在,軍心浮動,不宜開拔,一切等到騎尉大人回來再說。”

  田齊點點頭,然后說道:“我這就去。”

  說完,便轉身,出了營帳。等到田齊出了營帳,李文再次開口說道:“最近有沒有人找你們。”

  賈至、牛二、侯集、何松都是點點頭,牛二這個時候卻是開口說道:“我們的一切都是少爺給的,如果讓我知道,誰敢背叛少爺,哼,我一定饒不了他。”

  說完,牛二惡狠狠的看著下面的四個后生,生怕他們經不起誘惑,做出一些對不起宇文峰的事情。

  “教官大人,你放心,不用你提醒,我們都知道。”賈至開口說道。私下,他們還是叫牛二“教官”。

  “知道就好。”牛二開口說道。

  “這個田齊怎么辦?”何松開口問道

  賈至繼續開口說道:“無妨,他如果有二心,也翻不起什么大浪,雖然他現在是明面上的主事人,但是沒有我們的同意,他不能調動一兵一卒。他身邊的四個親衛,都是咱們宇文山莊的老人,少爺早就吩咐下來了,只要他有異動,直接砍了他。”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