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漢龍騰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十間決戰(七)

[字數:5062 更新時間:2013-11-23 17:45:00]




  鎮外四周的漢軍勉強克制心神,強忍著立時沖入鎮內的沖動。(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穩定,思源中文網)各人靜靜趴伏于鎮外曠野四周,任凄風冷雨不住拍打著自已的全身,身上雖然冰冷一片,心里卻是火燒也似難過。其實他們都是遼東軍戶世家,『騷』擾百姓,禍害鄉里的事情并沒有少做。然而自已做與別人做感覺很是不同,況且滿人是異族蠻夷,雙方你來我往打了這么多年,仇怨早結,此次以絕對優勢攻敵不備,用腳丫子想也可以知道已方必定大勝,這樣的便宜自然是不占白不占了。

  一直苦熬了大半個時辰之后,已近四時分。此時正是一天中人疲倦之時,鎮內的滿兵都已入睡,鎮內外寂靜無聲,唯有隱約傳來的鼾聲和百姓們壓抑的哭聲。漢軍將軍薛勇知道時機已到,因命精選而出的健壯軍漢『摸』上鎮口,將鎮口處騎馬上垂頭打盹的清兵先行殺死,然后方親率大隊突然殺入。

  這鎮上方圓不過四五里,約有三四百間房屋,除了幾間大戶民宅被各滿人親貴占據休息外,其余各滿兵多半居住于民房之內,漢軍先行掃除外圍,然后由四面突入,鎮內清兵多半已經入睡,突然間喊殺聲四起,胡『亂』睡鎮邊的滿兵頃刻間已被猛然沖入的漢軍『亂』刀砍死。

  ”肅親王,請快起身!”

  豪格的眾親兵朦朦朧朧間聽得鎮內殺聲四起,他們居于鎮子中間,耳聽得外圍的各滿兵不住慘叫,登高一看,隱隱綽綽間似有無數束甲持刀的敵兵黑壓壓看不到邊,大驚之下,知道是中了埋伏,其禍非小。當下各人也不及束甲,匆忙將衣袍套上,將戰馬牽出,入房將豪格喚醒,狼狽而出。

  待他們一行十余人得到房外,鎮上已是火光四起,無數旗兵睡夢中已然身首異處。雖然此時大半清兵已然起身,鎮內與突進來的漢軍肉搏抵抗,只是一來精神不濟,體力不支。二來地方狹小,滿人的騎『射』功夫無從展開,人數又是遠遠不及對方,被優勢漢軍分割包圍,逐一斬殺。

  豪格臨睡前還將居住的那一大戶人家的小姐強『奸』,倦極了的他本欲黑甜一夢,睡到天明,誰知道突然落入重圍,眼見無數漢軍叫嚷砍殺,首當其沖的清兵無不被砍成肉醬,火光下漢軍衣甲精良,勇不可擋。他知道事情不濟,再也無法將部下整肅抵抗,此時若能逃得『性』命,便已是邀天之幸。想到可能被敵人殺死,甚至俘虜,這個一直看不起漢人,視漢人為草芥的滿人親王汗透重衣,害怕之極。當下不管不顧,只帶著十幾個從人拼命往鎮北方向逃竄,一路上是漢軍步卒,清兵有不少騎上馬的,并不能多行幾步,便被斬落下馬。豪格的眾親兵拼死護衛,再加上豪格本人自幼習武,手持寬刃大刀左揮右舞,拼死沖殺,待沖到鎮邊之時,一路上有各滿人大將加入這一小股隊伍,竟也漸漸聚集到千人左右。

  他們眼見這小鎮的東西南三面都是火光大盛,殺聲震天,唯獨鎮北殺聲較小,漢軍此處的實力亦是稍弱。各人心中稍安,都想著敵人必是由南面追趕而來,北面實力不足,此時既然已經聚攏了這么許多人馬,想必可以逃出生天,不致于身死此地。

  ”伊遜,葉克舍,譚泰,你們帶兵先沖,我與薩木喀什斷后!”

  豪格雖然迭遭大敗,腦子卻并不如屬下將軍這么簡單。他略微一想,便覺得這鎮北方向其兇險過于其余幾面。只是如要逃走,此地又是方便之處,實難放棄。是以命三將帶著眾人先沖,他留下斷后,看似危險,其實到安全的多。

  譚泰等人不知他心意,還道這人不但勇猛,而且愛護部下如此,各人都是心中感動。當下也不客氣,各人暴諾一聲,各帶百余兵丁,狂喝猛叫,瞬間將略顯薄弱的漢軍步陣沖破,各人拼命打馬,將馬速提到快,以期能快速沖出包圍,逃出生天。

  眼見前面開路的清兵已然快速沖出,豪格等人皆是大喜,正欲緊隨其后,卻突然聽得前方傳來人馬的嘶吼與慘叫聲,待各人借著稀疏的火光極目望去,只見暗『色』中譚泰等人人仰馬翻,四周涌出許多黑衣漢軍,借著火光揮舞大刀,向那些撲倒地的兵丁砍去。

  豪格等人不知就里,卻是無論如何也猜想不出,為何騎術精絕冠于天下的八旗兵丁會接二連三的摔倒,就是有絆馬之類,亦不可能讓幾百騎大半仆倒。各人只當這些漢軍又使用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武器,心膽俱裂之下,便欲轉身往別處逃走。

  ”各人聽令,繞過前部,貼邊跑!”

  自豪格以下,都知道以眼前的數百騎休想正面突出,各人到底是自小征戰的勇將,立時撥轉馬頭,由前隊清兵身側繞將過去。眾人奔馳而過時,因提高了警覺,是以路邊的一些尖樁和絆馬并沒有給他們造成多大的麻煩。各人帶著馬小心翼翼繞將過去,沖破了奔跑過來阻擋的漢軍防線,心中均是大喜,知道眼前這一關總算渡過。正待打馬狂奔,卻聽得譚泰等人大叫道:”肅親王,你們由后面沖殺過來,地上并沒有絆馬的物品,咱們兩邊會合,就可以全數逃出。”

  那伊遜等人亦叫道:”肅親王,這里的敵人與那天的漢軍不同,并沒有什么火器,咱們不必害怕,你現沖過來,這邊的敵軍決計阻擋不住!”

  豪格冷眼看去,只見有幾千人的漢軍將譚泰等人團團圍住,自已若是此時帶著部下沖殺過去,確是有機會將這些人救出。正欲下令,卻想起譚泰當時桀驁不馴的模樣,又怕他回京之后指斥自已無能。左右權衡一番,不過是電光火石般的一瞬間,他便立時有了決斷,因大喝道:”伊遜,譚泰,你們一意向北突圍,我現下趕快回京,帶著援兵來救你們!”

  說罷,向自已身邊的眾將令道:”咱們速走,若是一會敵人有騎兵趕來……”

  正說到此處,鎮東方向卻果真傳來隱隱蹄聲,各人都是自小馬背上張大,立時側耳一聽,均是臉上變『色』。豪格急道:”這一股騎兵少過三千,咱們被他們纏上,那可當真是麻煩!”

  他也不管別人是否與他同走,這一天一夜的激戰實是他記憶中未有之事。一向以武勇自詡的肅親王終于害怕起來,揮舞著馬鞭拼命打馬,往北方當先逃竄。他的親信心腹見他一逃,自然急忙跟上,其余諸將亦帶著部下相隨而逃。雖然有人與譚泰等人交好,意欲相救,可是大部已逃,自已勢單力孤,白白送死的事情卻是只好免了。

  當下各人尾隨豪格等人北逃,耳中聽著譚泰等人的呼喝叫罵,心中又悲又憤。自此時起,豪格其父苦心經營多年下樹立的權威,已是『蕩』然無存。便是皇太極本人,亦是受罪多矣。

  那一股來援的漢軍卻正是唐通、高弟、劉澤清等人,他們各引千多名精壯騎兵,憊夜兼程,終于此處追上敵軍,眼見原本自已的部下漢軍軍官的帶領下勇不可擋,正大殺大砍,各人又覺興奮,又是慚愧。當下也不顧部下疲勞,各人都是縱騎而入,分兵合圍,偶爾有突出鎮外的滿兵也迅即被這些趕到騎兵圍殺。

  清兵主帥紛紛出逃,剩下的雖然仍有數千人,卻是群龍無首,又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漢軍切斷絞殺,無力合攏抵抗。幾萬優勢敵兵的連番打擊之下,各滿兵雖然拼死而戰,卻多是三五成群,潰不成陣。待殺到天明時分,這一股曾經由白山黑水一路殺到山東,數十萬明軍望風而逃的滿人中的精銳之師,終告全師覆滅。

  鎮上的百姓初時并不敢出門,待天『色』微亮,看到是漢人的軍隊圍殺韃子,鎮上百姓昨夜被這些**害的苦了,當下均是發一聲喊,手持扁擔鋤頭,出門助戰,遇著有僥幸躲暗處未死的清兵,便一哄而上,將其打的血肉模糊乃止。

  待太陽高高升起,陽光普照之際,這一小小的民鎮內外卻如同鬼域一般。幾千名八旗戰士橫尸各處,鮮血灑遍全鎮,被憤怒的百姓打成肉醬的比比皆是,內臟腦漿拋灑的各處都是。此戰漢軍死傷不到兩千,乃是除去火器傷敵未有過的大勝。其中除了幾百名中下層指揮官是漢軍之外,還都是投降明軍舊部,能有如此的戰績,確實是令唐通等人滿意之極。

  各總兵官洋洋得意,騎戰馬上四處巡視。其間又有不少舊部中的將官前來請安問好,拍馬奉迎,各人都覺此次屢立功鄖,舊部將士又如此敢戰,頓時覺得實力大增,心中慰貼之極。遇著漢軍將軍薛勇之后,原本依著各人身份,必定是好生奉迎,大拍一通馬屁,雖時得意之余,竟也不過頷著招呼了事。

  好薛勇久漢軍之中,對這些權術陰謀并不了然,以為戎裝不便見禮,到也罷了。待將殘局收拾完結,將繳獲的戰馬武器等物歸于一處,還有清兵拋棄的金銀細軟等物,大半都是拿了了來,賠補受損的鎮民百姓。明軍各將見了,當真是心如刀絞,只覺得這漢軍將軍未免過傻,縱是私吞下來,又有誰能知曉?

  唐通亦正隨著各人正嘖嘖贊嘆,卻猛然間見到他的舊部中一個中軍牙門將小跑而來,頭盔低斜,胸甲掉落,灰頭土臉不成模樣。正自心中不悅,卻見這將軍跑到自已馬前,撲通一聲跪下,口中哭叫道:”總鎮大人救命!”

  唐通見他模樣原本便是不悅,此時又見他如此,因大怒道:”你是死了親娘么,弄出這個鬼模樣來。現下青天白日的,你是撞了什么邪祟了!”

  那牙將連連碰頭,向他稟報道:”大人,末將昨夜苦戰一夜,不敢居功,卻不曾想漢軍中有軍官要殺害末將,求總鎮大人為末將做主。”

  ”人家為什么要殺你?”

  ”回總鎮大人,他說末將縱容部屬殺良冒功。大人,自從上次誅殺了那么多禍害百姓的兄弟,末將又怎敢如此行事。定是那漢軍軍官見末將昨晚立了戰功,心生嫉妒,是以如此整治末將,總求大人為末將做主才是!”

  唐通心中明白,定是這些軍官犯了舊病,昨夜痛殺清兵之余,不免順手割了幾個百姓的首級,以多冒戰功。料想著深半夜,無人知曉,卻不知如何被人發覺,要拿他們*,這才拼命跑了過來,求他救命。他扭頭一看,只見高弟等人面帶微笑,一副幸災樂禍模樣,心中不由得火起,心道:”老子過萬的精兵為你們打了一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哪能由得你們說殺就殺!”

  他原本極是害怕漢軍軍紀,又見識了漢軍軍威,本來并不敢軍法上多發一言。此次征戰后突然發覺自已部下竟也是驍勇善戰至此,因思忖漢軍用的著自已,是以頓覺腰桿挺直了許多。

  因連連冷笑,向那牙將道:”你跟了我十幾年,我如何不知道你的秉『性』!是老實不過的人,如何敢殺良冒功!不必害怕,待我與他們理論就是。”

  那牙將叩的頭皮發青,聽得自已主將如此說來,當真是喜從天降,立時站將起來,破泣為笑道:”總鎮大人肯發言說項,那漢軍軍官必定買帳,末將的小命是保的住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