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鐵幕1925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八章 千倍利潤

[字數:5517 更新時間:2013-11-15 10:01:00]



  藏品市場的規模很大,商攤、檔口加上店面數量足有一百多,這里是收藏家的天堂,各種各樣的藏品應有盡有,交易十分火爆。

  于坤和吳安平問了幾家,有的欺生,給出得收購價格比典當行還低不少,但也有兩家價碼提得比較高,到了每枚“袁大頭”750元左右。兩人選了其中一家規模較大的完成了這次交易,得錢8250元,那個姓周的老板還一個勁兒交待,再有“袁大頭”一定還來找他,就這個價,有多少收多少。

  有了錢,雖然不多,但吳安平已經很興奮,他也沒數,大致分了一半出來,硬塞到于坤手里道:“于坤,在這里我沒有親人也沒什么朋友,從昨天的接觸看,我知道你是個好人,要是不嫌棄,我就當你是朋友了,以后叫一聲‘于哥’,這些錢你收下,當我在你那里的入伙費。要是嫌棄,就當我沒說。”

  于坤沒想到在這里接了一張“好人卡”,這錢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后沒奈何地說:“好吧,安平老弟,不過我怎么就覺得那么怪呢!昨天我把你接回家,想看看能不能幫到你,這24小時還沒過,居然就成你于哥了。”

  吳安平見他答應,高興地說:“于哥,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親人,你不會后悔的,相信我,真的。”吳安平其實心中稍有些愧疚,畢竟從實際來說,他有利用于坤盡快融入這個社會的想法,但是通過短時間的接觸,他確定于坤是值得真心相待的人,這才有了剛才的舉動。

  于坤其實心中并不反對,雖然彼此的關系轉換太快,但吳安平的性格很對他的脾氣,而且他身上一種極特別的氣質會讓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所以多一個這樣的朋友還是比較令人愉悅的。

  錢最后于坤還是沒收,他看得出來吳安平很需要錢,只說若真缺了吳安平再拿不遲。吳安平即便再堅持,也知道在這里推來推去不太好,也就答應了下來。

  事情辦完了,但吳安平非要在藏品市場到處看看,說是尋找什么商機。于坤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反正無事,就陪著吳安平到處亂逛。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整個藏品市場走過來,吳安平真可以說得上大開眼界,真沒想到除了古玩字畫、郵票錢幣等常規藏品外,連香煙盒子和電影海報都有人收藏,他甚至發現有幾種煙標和海報自己在1925年經常見到。

  這里也有不少商機,比如“袁大頭”、古錢幣等等,這些他都可以輕松操作,不過最令人激動得是,在一個專賣仿制品的店鋪內,他意外發現了一種可以在1925年大力發賣而不至于太過突兀的好東西——復古懷表。

  這種表吳安平在廣州發了那筆小財后曾一度想買,只是看三百多大洋的價太高,有些舍不得才放棄了。而在這個店里,最便宜的那種懷表價格還不到100塊人民幣,這是兩千倍的利差呀!。

  吳安平忍不住低聲嘟囔句粗口,向于坤強調道:“我們要發財了!發大財!”于坤只是翻翻白眼,懶得理會他。

  吳安平學著跟老板討價還價,雖然磕磕巴巴,但還是以每塊70元的價格一次性買了五十塊。

  錢剛到手就出去了一半,于坤都驚呆了:“安平,你瘋了!這東西你要喜歡買一塊留著玩就行,五十塊你給誰用啊?”吳安平神秘一笑:“放心,于哥,我心中有數,要發財就靠它們了。”于坤無奈道:“ok,反正錢是你的。”

  回到住所,吳安平總結今天的收獲,發現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有了賺取財富的門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發覺跟著于坤一起,看他行止如何,一天回想下來,每個動作、每句言談都歷歷在目,關鍵是理解的很透徹,這才是無與倫比的收獲和提高。那么,如果能完全復制于坤一個月的生活,應該就可以初步了解這世界的規則,畢竟學習都是首先從模仿開始的。

  忙了大半天,兩人都有些累。吃過中飯,于坤自去臥室睡覺,晚上還要去網吧上班,沒有充沛的精力可不成。吳安平窩在客廳的長沙發上,獨自一個人琢磨起下一步的秘密計劃。

  等于坤起來已經到了下午六點多,家里還有剩下的饅頭,熱一下再炒兩個菜就是一頓晚飯了。于坤進廚房的時候,吳安平也跟了進去,于坤也沒趕他,自顧自開始蒸饃炒菜,不過吳安平也夠煩,幾乎于坤做得每個動作、用得每種調料,他都要問清楚是什么意思、起什么作用,把于坤搞得不厭其煩,不過吳安平倒是興致勃勃,最起碼廚房的一切對他已經不再陌生了。

  吃飯的時候,吳安平猶豫著對于坤道:“于哥,我想離開幾天回家一趟。”

  于坤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離開?”

  吳安平尷尬道:“就是幾天。還記得我說要發財了嗎?這次回去就是辦這事的,運氣好的話,等回來我們能賺他幾十萬。”

  于坤驚得把豆芽都從鼻孔噴了出來,揉揉耳朵道:“我沒聽錯吧?你說幾十萬?”

  吳安平點頭道:“于哥,我沒騙你。”

  于坤把碗筷放下,不解地看著吳安平:“你讓我怎么相信你?昨天你還跟乞丐一樣無家可歸,今天突然告訴我馬上能賺幾十萬,這變化也太快了吧。安平,你告訴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呀?你潛入地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吳安平心中一跳,見于坤笑吟吟的,知道他是因為不信才戲謔開得玩笑,這才喘口氣認真道:“于哥,我是有許多秘密不能跟任何人說,但是我可以保證,這些秘密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于坤聳聳肩:“姑妄聽之吧。”見吳安平還是一副認真的樣子,笑道:“好了,小子,有想法就去做,我可記住你的話了,發不了財我可跟你沒完。”吳安平這才勤快地給于坤夾了筷子豆芽,自己也歡快地吃起來。

  其實于坤心中還是高興的,回家而已,這種事本來不需要解釋,但跟自己說,正代表了對自己的尊重,說明這個剛從陌生人突然變成朋友的小子,人品還是比較堅挺的。

  吃過飯于坤自去上班,吳安平收拾一下,將五十塊懷表用自己原來的衣服裹好,便發動了d-7引擎回到了1925年自己在西安租得那個小院。

  只不過離開幾天,住所各處除了需要清理一下灰塵,沒有任何變化。這里也是晚上,吳安平這幾天經歷這么多事,感覺有些勞累,將懷表放在一旁,連衣服也沒脫就上床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午十點多,吳安平換好這時代的衣服,帶著幾塊懷表精神抖擻走出了院門。這里比較偏僻,幾天沒見小院有人也沒人會注意到。

  他先是找了一家字號叫“隆興閣”的當鋪,進去后看見掌柜的正在柜臺前整理賬目,便上前道:“掌柜的,我當樣東西。”這掌柜叫馬力閔,為人精明但性子并不奸,所以整條街的當鋪就數他的隆興閣生意最好。

  馬力閔抬頭打量一下吳安平,慢條斯理地道:“小哥要當什么?”

  吳安平從口袋內拿出塊懷表手表遞了過去。

  “是懷表......”馬力閔見是這東西,知道大生意上門,立刻收好帳薄,接過懷表仔細查看起來。說實話,隆興閣幾萬大洋的買賣照樣做得,按說對懷表之類的不該這么重視,但其實這個時代做當鋪買賣的,絕大多數都是窮人才來光顧,涉及的金額很小,所以但凡超過百塊大洋的買賣都可稱得上大生意了。

  “小哥是要活當還是死當?”

  “死當的話能有多少錢?”

  馬力閔見過這樣的懷表,蘭州的洋貨店里就有賣的,只是價格很高,差不多三百五十大洋一塊,而吳安平拿來的這塊從外觀來看比洋貨店的還要精致,需要多少錢還真不好說,再說他接了死當還要再設法賣出去,價錢也要往下壓一壓。

  “定三百大洋小哥你看如何?”馬力閔估計要賣的話自己能賣到四百多,這樣的利潤已經相當不錯。

  吳安平想了想道:“掌柜的是實在人,給得價格還算公道。這樣,我這里有三塊,你是不是全都接下?”

  馬力閔笑道:“小哥莫小看我們隆興閣的實力,別說三塊,三十塊也接得下。”

  吳安平笑道:“那正好,我家里還有一些,明天一并給拿來,就湊三十塊給你如何?這本是我家自西洋采來,準備用來自賣的,誰知另有事錢不湊手,等不得慢慢脫手,干脆就一并賣入當鋪,雖不怎么賺,周轉也快。”

  馬力閔倒正有些懷疑,吳安平一下子就出手三十塊,這哪像當東西,根本就是賣表嘛,不過聽這么一說,想想也是合乎清理,便不再多想。他緩慢道:“三十塊就是一萬兩千大洋,小哥真是好手筆,不過隆興閣可以接下來,就是不知小哥是要現大洋,還是銀元券,金條也行,我需要提前準備。”

  吳安平道:“這倒不及,還是先把這三塊懷表交割了再說,我現在要現大洋,袁大頭的那種,至于另外的,我還有打算。掌柜的,你這里有沒有上好翡翠首飾,我打算挑幾件送人,如果合適,便是一萬兩千大洋都花用了也不是不可能。”

  馬力閔這下倒是喜出望外,如果真是這樣,他賺得可就多了,笑逐顏開道:“我這就給小哥準備大洋,翡翠的事兒更不是問題,我們還真有幾件這樣的死當,正好一并拿來你看看。”

  很快大洋和翡翠就被拿到了柜上。

  吳安平見大洋一封封都是包好的,大致數了下見數目正確,便取出另兩塊懷表一并交給了馬力閔,馬力閔檢查后發現沒什么異常,兩人就簽訂了文書,將錢貨做了交割。吳安平將大洋拿布包好,這次慢慢檢視一旁的翡翠。

  翡翠放在一個木質托盤中,下面墊著一塊白絲絨,映襯得更是青翠欲滴。樣式有四種,菩薩、佛陀掛墜、手鐲和扳指。這中間其實各個材質都有些差異,只是吳安平卻看不明白,只能讓掌柜的做個介紹,從貴賤中分出那種好那種次之。

  馬力閔倒不胡亂吹噓要價,那個扳指和一個彌勒掛墜材質最好,價值在三千大洋以上,其他七八個較次些,一千多的、幾百多的都有,加起來也在五千大洋。吳安平一愣:“掌柜的,這卻巧了,我要是都要,那二十七塊懷表的錢就拿不走了,正好兩相抵過。”

  馬力閔老臉一紅,他確實是比照著挑得翡翠,在他自然希望以貨抵貨一塊大洋也不出,不過這當然不能說出口,便支吾道:“小哥可挑好了?”吳安平笑道:“也罷,就是這些了,全都給我留著,明天我過來,咱們懷表換翡翠兩不相欠。”

  馬力閔自是十分高興,忙道:“一定恭候大駕!”他自己為算得精,卻不知道真正算得精的是眼前這位。這些翡翠在2010年應該能賣個大幾百萬,而他買三十塊懷表花了2100塊人民幣,這翻了三千多倍,要不是有d-7引擎在,做什么生意能有這么賺、敢賺這么狠?

  說好明日見面時間,吳安平便出了隆興閣。走幾步,他突然轉入一條無人小巷,再一轉眼,小巷中也不見了人,原來他已發動d-7引擎回到了住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