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逐鹿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一四章 葬禮安排

[字數:3798 更新時間:2013-11-10 8:23:00]



  女刺客呆呆站在原地,一步不曾挪動,許久之后才拉下臉上的蒙面的黑布,露出一張俏麗的臉龐。^^^kuisha.^^^眼角的淚花猶在,眸子里有著太多的悲傷與仇恨。

  赫然是三川郡守的理由的外甥女子夜,那日李由率軍出征之后,她便一直憂心不已。聽說雍丘被圍攻,慘烈激戰時更是擔心的寢食難安。直到后來,雍丘城破,李由戰死,消息傳到三川郡。其師鐘隱深知她性情,又得了李由的囑托,故而千方百計瞞著她李由的死訊。盡管他們很小心,但終究紙包不住火,未能瞞過鬼精靈的子夜。[]

  得知舅舅死訊后,子夜只覺得失去了最后的親人,深感孤苦無依。想起李由為他做的種種,傷心不已,得知舅舅死在項羽戟下,一腔仇恨涌上心頭。一心想著殺了項羽,為舅舅報仇。鐘隱早料到會有這么一出,故而一直阻止她,甚至派人看著她。

  子夜報仇心切,又哪里能看得住?趁人不注意,尋個機會溜了出來,直奔彭城而來。探聽到李由的遺體存放與停尸院落后,她偷偷潛進去見舅舅最后一面,心中的仇恨之火再次熊熊燃燒。故而毫不猶豫地往武信君府去,想要伺機刺殺項羽報仇。

  結果恰好被路過的尹旭發現,從而阻止。還意外發現了彼此和斷水、范依蘭之間的淵源。尹旭沒有傷害她,從容放她離開,她才意識到自己莽撞了。沒有經驗,被人跟蹤而毫無察覺,言談之中不小心泄露信息,好在沒有引來危險。

  直到尹旭徜徉而去時,子夜才知道他的身份,竟是楚軍之中翹楚的年輕將領。打的董翳落花流水,渡河北上突襲濮陽,定陶一戰從章邯眼皮子地下救人突圍,這些事跡已經傳揚開,天下皆知。

  原來是他,這一刻子夜覺得這位年輕的尹將軍實至名歸。先不說他彪炳的戰績,但是范依蘭能贈他斷水寶劍一事,便知此人不凡。昔年在上郡,她與范依蘭多有交往,情同姐妹。她知道這位范家大小姐出身豪門,人間絕色,智慧能耐,眼界也異常高遠。這世上能讓她看在眼中的男子,少之又少。

  尹旭能被她看中,還將蒙恬所贈珍貴異常的斷水劍贈送與他,足可見此人非比尋常,子夜相信范依蘭的眼光。她也相信一點,尹旭今天救了她,之前的她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一心想著報仇,太過沖動。憑他一人之力,根本殺不了項羽。

  可以想象武信君府邸的防衛會有多嚴密,武將好手眾多,再者舅舅李由都戰不過項羽,自己又豈是對手?若非尹旭阻止,此刻已然成為劍下亡魂或者階下囚徒了。

  晚風吹過,陣陣寒意,任性的少女轉身離去。

  三日后,楚懷王由盱眙遷都到達彭城,以宋義為首的楚軍將領、臣子出城迎接。

  數月不見,年輕的熊心更顯少年老成,表情也更加堅毅。尹旭仔細觀察,從他眼中看到了幾分沉重和擔憂,自然是因為項梁之死的巨大壓力所致。

  不殺田假一事上,除了宋義的蠱惑的緣故,也有他的責任,因而導致田榮拒不出兵,項梁戰死定陶。此事細說起來,熊心多少也要負些責任,事實上項羽也是這么認定的。再有一點,那邊項梁死去,打破了楚國權臣之間的權力平衡,在目前的形勢下他不得已得到多倚重宋義,事與愿違,非他所愿。

  同行而來的還有英布,前月吳梅生下一子,初為人父,英布別提有多高興了。奈何項梁戰死,彭城的沉重氣氛將心中的喜悅沖淡不少,看到人群中的尹旭,打算著兄弟好好敘敘舊。

  沛公劉邦也及時趕回彭城,攻陷陳留的他算是凱旋而歸,但是鑒于目下彭城的情況,他顯得十分低調,不敢過于張揚。此戰不僅攻城略地,更讓劉邦高興的是哈帶回一個人才——酈食其。

  酈食其,秦陳留縣高陽鄉。人少年時就嗜好飲酒,常混跡于酒肆中,自稱為高陽酒徒。劉邦兵進陳留,攻城不客,尋訪當地豪杰,遇到酈食其。年屆花甲的他堪稱是“書生老去,機會方來”,獻計攻陷陳留。是的劉邦在兵員,糧草等各方面的實力都大有提高。其弟酈商可稱為劉邦軍中一員戰將。沛公心懷大為,當即封酈食其為廣野君。

  尹旭見他須發半白,臉上皺紋頗深,雖蒼老卻精神矍鑠,與范增頗為相似。尤其是一雙眼睛,深沉悠遠,一看變得智慧深遠的謀士之才。尹旭還聽說他口才出眾,好生三寸不難之舌,可抵百萬雄師,什么時候真想見識見識。

  熊心進城的第一件事,并非前往王宮入住,半道上突然吩咐:“去武信君府,寡人要去祭奠項卿家!”禮賢下士,關愛臣子的姿態,也算是對項家人表達歉意和補償。

  宋義的臉色有些不自然,楚懷王去祭奠項梁也在情理之中,可是這會剛進城,王宮都不曾卻便巴巴的趕去,讓他臉上頗為無光。項羽等人則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反感,說到底楚懷王都是幫兇。只是君臣有別,還打著祭奠叔父的名號,豈能拒之于門外。心里再怎么不樂意,臉上還得裝作如沐春風,王恩浩蕩。

  來到靈堂,楚懷王命人宣讀的祭文,看樣子他是早有準備,不過也就是寫千篇一律的話語。之后又遣了宦官上香,獻上祭品。劉邦、英布等剛剛趕到彭城的諸侯隨后上前祭拜。一時間靈堂內一片假惺惺的悲戚之聲,讓人有些難受。

  楚懷王沉聲道:“項卿家為我大楚戰死疆場,大楚失去了一位柱國重臣啊!寡人悲傷不已!”

  悲傷不假,為的卻不是項梁而是他自己。話語中幾分虛偽,幾分真情顯而易見。只聽他續道:“今正值我大楚危難之際,還請諸位節哀順便,早些振作起來擊殺秦人,為項卿家報仇。至于項卿家的葬禮,寡人已經命太常選定吉期,在彭城附近選定風水寶穴修建墓地!”

  這番話從熊心口中說出便是恩澤,項羽懷著復雜的心情領旨謝恩。

  “此番陣亡的大楚將士也一并安葬,厚恤其家人!”熊心停頓一下,又補充了一句。

  隨行的太常令問道:“奏稟大王,臣聞聽秦將李由尸身也在彭城,當如何處置呢?”

  宋義毫不客氣道:“暴秦惡將,暴尸荒野,于野獸果腹即可,有什么可問的。”話語間薄情寡性盡顯無疑,太常令也被他噎的說不出話來。

  虞子期反駁道:“李由雖是秦將,但他用英勇不屈,壯烈戰死與沙場,也算是英雄人物。豈能狹隘看待,我們以為可運回其故鄉上蔡安葬,向秦國展示我們大楚的胸懷與恩澤!”

  雖說項梁死在秦人受傷,但與李由并無直接關聯,何況此事早有決斷,項羽也不好多說什么。

  人家項羽都不反對,你宋義還有什么可說的,楚懷王點頭道:“既如此,就厚葬上蔡吧!”

  太常令苦著臉道:“大王,臣要準備武信君的葬禮,以及安葬諸位將士,人手不夠。李由這邊怕是顧不過來!”太常令人微言輕,知道自己使不動這些大臣武將,索性一次問過,讓楚懷王幫忙解決。

  楚懷王眉頭一蹙,隨口問道:“換個人吧,哪位卿家愿往?”

  這一問靈堂之中鴉雀無聲,安葬一個秦國將領,僅僅為了凸顯楚國的禮遇和仁慈,并非什么好差事。何況埋死人終究是個晦氣活,有誰愿意主動去呢?

  見無人應答,想起之前的打算和答應女刺客得事情,尹旭出列道:“大王,臣愿望!”

  PS:項梁墓實際在定陶縣城東北兩公里的堌堆劉莊村南,戰死定陶后直接就地掩埋的,情節需要改為彭城。

  -..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