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一六二二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一一四節 鄭家船廠

[字數:4957 更新時間:2013-11-15 9:57:00]



  z

  兩百燧發槍的攻擊下,鄭家的抵抗被徹底摧毀,海盜鄭芝龍的巢穴,咆哮著開始逐戶抄查,搜索銀子和女人。

  對于這些東西,龐寧興趣不大。只要商業渠道暢通,穿越者隨便搞點什么發明,大巴銀子就會輕松跑進南海國的腰包。至于女人,這幾年龐寧也玩得夠了,懶得和這些餓狼爭搶。龐寧只對鄭芝龍的銀庫有點興趣,把李派去搜索鄭家銀庫,自己帶著幾個水兵在港里隨便轉轉。

  幾個人打著火把在占領區穿行,一直走到村子的最邊角上,看到一大片破舊的土屋。這片土屋雖然破舊,但也有好幾間的房門被海盜踢開了。龐寧繞過幾個土灶,走到一間土屋門口。那門早被踢破了,掉在一邊,龐寧把火把伸進去照了照。

  火光閃爍下,龐寧見那屋里有一張大土床,上面鋪著幾塊破席子。土床邊角上放著一個鐵鍋,幾個陶罐,大概就是全部家當了。地上沒有男人的尸體,也沒有口吐白沫的**女人,似乎海盜們破門而入,進來看了看卻沒動手。這戶人家太窮了,都沒有引起海盜們劫掠一番的**。

  龐寧好奇這是什么人的住所,舉著火把走了進去。火把將整個屋子照亮,屋角的情景卻把龐寧嚇了一跳——屋角里,蜷縮著躲著五個人,畏懼地看著龐寧,尤其是龐寧腰上的刀。

  躲著的中年男人見龐寧看到了自己,往前走了一步。龐寧見狀腳下一退,右手已經握在了刀柄上。那中年人卻不是要襲擊龐寧,一步向前跪在了地上,口中叫道,“大王饒命!”

  在他的帶領下,老婆孩子一家人全部跪在了地上,直喊饒命。

  龐寧松了口氣,大聲喝道,“你們是鄭家什么人?”

  那中人抬起頭,趕緊答道,“我們不是鄭家的人啊,大王!我們和鄭家沒關系!不過是幫鄭家造船的匠人。”

  龐寧聞言愣了下,看了看他地樣子。這中年人身上很瘦,但胳臂很粗壯,眉目里透著一副老實巴交地樣子,的確不像是海盜。龐寧想起附近其他土屋,問那中年人,

  “這一片住地。都是工匠嗎?”

  那老頭眨了眨眼睛。磕著頭答道。“都是。這一片土屋里都是造船地工匠。”

  龐寧聽到這話。心里樂開了花。這一大片土屋里。得有多少造船匠啊。南海國現在最缺地就是造船匠。文昌縣那些木匠造漁船還行。想靠他們造出戰船。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年月。龐寧聽這匠人這么一說。立刻就動了把他們運回海南島地念頭。

  龐寧想了想。走出屋子。在屋子外面放了一個煙花。見到這個信號。沒多久。李帶著三個士兵跑了過來。幾個士兵身上地口袋里都是鼓鼓囊囊地。后面還押著一個女人。那女人十七八歲。長得很柔媚。倒算得上是上等姿色。

  李大步并小步跑了過來。大聲說道。“殿下。這是兄弟們為殿下找地。是港里最漂亮地!”龐寧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個女人。見那女人杏眼桃腮。身上凹凸有致。偷偷地打量著自己。龐寧點頭笑了笑。說道。“關船上去吧。”

  李這才答道。“殿下。剛才亂成一片。鐘斌和劉香地部下搶銀子打起來了。

  兩邊好不容易壓了下來,現在談起分錢分船的事。我說不上話,殿下你快過去吧,別被他們甩了。”

  龐寧卻不急這個事,想了想喝道,“你去,把破海營的王八蛋都召回來,保持警戒。把這片土屋子控制住了,土屋子里的人,一個都不許跑掉。”

  李沒辦法,唱了個諾便去執行命令了。龐寧重新走進那屋子,卻見那一家人還跪在地上。龐寧沖那匠人說,“走,到你們的船廠去看看。”

  那匠人爬了起來,帶著龐寧繞過一座小山,走到了那鄭家地船廠。那船廠規模比龐寧想象中大多了,一時把他看得眼睛發直:

  海邊的泥石地上,順著海灘一路橫亙著十數個坑式船塢。那些船塢動輒三、四十米長,最大的有五十米的。船塢里有通道可以直通海里,但這會都石閘擋住了水,里面架著沒完工的船只。那些在建的新船里面,有剛搭起架子的兩桅廣船,也有接近完工的三桅福船,甚至還有一艘蓋倫船,已經鋪好了肋骨。

  四下里堆著的造船用的杉木和樟木,繩纜、帆布。離海岸稍遠地地方,又有細木作坊、油漆作坊、捻作坊、鐵作坊、篷作坊等各種建筑。夜里太黑了,龐寧打著火把,也看不清這船廠到底有多大,但足足走了十分鐘,還沒走到底。

  那船廠設備復雜,各種吊具,坑道把龐寧看得頭大:他本來想把這船廠搬到昌化去,但現在實地看下來。怕就是幾百條大福船,也運不完這些器具和作坊。龐寧問那個木匠,“這些東西,你們到別處重新做出來,要搞多久?”

  那木匠聽了這話愣了愣,小心答道,“大王,建船廠光有我們這些木匠不行,還要去請幾百個鐵匠、石匠。想造出大船來,那船塢里需要的上千種玩意

  山東浙江各路買來。鄭家四、五年修個不停,才有子。從來再做,哪一件也沒法省,也還是要花這么多時間。”

  那木匠看了看龐寧臉色,又說,“這還是大王你看到的,外面看不到的地方,還有上萬畝的漆園、桐園、棕園,也是船廠要用地。光這些東西,就能讓幾百人干上一年。”

  龐寧聞言愣了愣,不禁嘆了口氣。想到這船廠就在眼前卻拿不走,回去要再花好幾年重建,龐寧心里實在不甘心。皺著眉頭,龐寧臉色陰了下去。鄭芝龍隨時可能殺回來,一時也沒法把這些器材全部運走。

  再讓南海國忍受四、五沒有海權的日子?龐寧沒法接受!

  沒有海權,就沒法安心做貿易,就沒發工業化地生產。沒有工業化生產,穿越者對這個時代地優勢,就全沒了。想想龐寧剛從南洋回來的時候,南海國沒有棉花,沒有火藥。連開墾農業,都買不到足夠地耕牛。

  既然自己回來了,龐寧不允許這樣地情況再發生。

  龐寧正進退兩難地時候,劉香找了過來。他見龐寧沒進鄭家宅院,便拉著鐘斌找到了這個船廠來。劉香走到這里,見這船廠規模挺大,也不服氣地罵了句,“這王八,船廠倒是越修越大!”

  鐘斌笑道,“別便宜他了,回頭砸了燒了,讓他哭去。”

  兩人被鄭芝龍壓了這么多年,今天抄了鄭家老巢,上了鄭芝龍的女人,搶了鄭芝龍的銀子,也算是得償夙愿。滿肚子的歡喜,這會看龐寧都跟看到親人一樣,說到得意處,兩人都是哈哈大笑。

  劉香見識了龐寧的燧發槍,對南海國地評價又不一樣了,有心和龐寧攀上交情,這時主動說道,“在銀庫里抄出九十三萬兩,我們叁分了他!”

  種斌這會倒有點心虛,畢竟說船劉香多,說功勞,入港沖陣時候,靠的是龐寧的火槍隊。算下來,就數他自己出力最少。種斌怕分贓吃虧,眼睛一轉,哈哈笑了聲,說道,“這次龐兄弟的鳥銃隊出力最大,我看龐兄弟該拿兩份,我和劉香老各拿一份!”

  他沒和龐寧說過幾句話,見龐寧一直低調不好出風頭,以為年輕人臉嫩,不會占劉香的便宜。這會故意說個不公道的分配方案,就等著龐寧出口讓。龐寧一讓,場面上客氣起來,肯定就要變成平分的局面了。

  龐寧是什么人?這些年什么人沒打過交道?前面不說話,是怕讓兩個老狐貍多心,瞻前顧后不和鄭芝龍打仗了。龐寧哪里是個臉嫩的?一眼就把種斌的伎倆看破了,淡淡問道,“鐘老板說得可是真話?”

  鐘斌聞言心里一凜,覺得龐寧似乎要順桿子爬了。鐘斌后悔不已,怕龐寧真咬實了自己這句話,拿走兩份,轉頭向劉香求助。但劉香這時被那燧發槍勾上了癮,打定了結交龐寧的念頭,冷哼了一聲說道,

  “我看這樣最好,鄭家六十多條船,二十多條燒沒了,后來搶下來四十條,也按這個比例分了!”

  剛進港時,大家不知道能不能把這里徹底控制下來,打著不便宜鄭芝龍地念頭,見船就燒。后來龐寧的火槍隊一出,一把將鄭芝虎打死了,形勢才突然明朗起來。海盜們輕松殺跑了鄭家水兵,控制了這一片,又跑回港里救自己放火燒的船。

  聽到劉香這句話,饒是種斌修養好,這時也泛出一副苦瓜臉。鐘斌耍個小聰明,卻狠狠砸到自己的腳,劉香多少還賺了個人情。鐘斌一下子少拿了七萬多兩,三條船,連個泡都沒撈到,怎么舍得?他想厚著臉皮反悔,卻又忌憚劉香老的火爆脾氣。臉上白了又紅,紅了又黑,表情那是好看極了。

  龐寧瞟了一眼鐘斌,喝道,“鐘老板,大家出來求富貴,沒有不要命沒有不要錢的。這次不是我的火槍隊,天知道要死多少兄弟才沖得進去,你說是不是。”

  鐘斌看了看劉香,又看了看龐寧,笑得比哭還難看,卻不肯答話。劉香喝道,“吊子日的,龜兒子自己說出來的話,莫非想吃回去不成!”

  鐘斌見劉香臉色,心里火也起來了,但岸上打不過龐寧,下水斗不過劉香,鐘斌該忍還得忍,趕緊答道,“什么狗屁話!我鐘斌什么時候吃過自己的餛飩?便按我說地,就這么分了!”

  龐寧看鐘斌都這樣了,還能把話說圓,真有點佩服這個人的厚臉皮了。龐寧笑了笑,說道,“那歸到我名下的,就是四十六萬兩銀子,二十條船了。我倒想用這些東西,換二位幫我做一件事!”

  鐘斌一聽有戲,搶著說道,“什么事?”

  龐寧看了看鐘斌樣子,懶得和他扯來扯去,干脆攤開直說了。龐寧看了看那艘正在建的大福船,心里下定了決心,一字一頓地說道,“這個港我要了,二位先別急著走,幫我守他半個月!守住了,那鄭家的船和銀子,我一兩一艘都不要,你們兩個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