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南宋一統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70章背叛到底

[字數:7624 更新時間:2013-11-15 9:50:00]



  第270章背叛到底

  “轟轟轟轟轟……”

  合赤溫帶著四千人馬一路往北逃竄,可是還沒走二十里,前面的斥候就踩到了地雷,二百名斥候,就這么成為炮灰。。。

  “怎么回事?”合赤溫大驚失色,真是怕什么來什么,自己最怕聽到這種爆炸聲,沒想到這種聲音,沒想到在回去的路上,又被西夏人暗算。

  “這是地雷的爆炸聲,前面肯定有埋伏。”哲別對于地雷爆炸的聲音已經很是熟悉,隔了好幾里地就能聽得出來。

  “快,馬上改道,往西”合赤溫大聲說道。

  “好。”哲別并沒有提出反對之意,前面既有地雷陣,再往北去就與送死無異,雖然乞顏部的都是勇士,但也不能白白送死吧。

  乞顏部大軍根本不再往北,直接轉道往西,這讓杜杲布下的地雷陣只炸了二百名斥候,這點人還不夠自己塞牙縫的呢。

  “留下一百人起雷,其余人跟著往西追。”杜杲連忙下令。

  杜杲的人一動,合赤溫馬上就發覺了。“術忽臺,你帶一千人馬斷后。”到了這個時候,合赤溫也顧不上其他,只能舍丟卒保車。

  “是。”術忽臺一口應承,他臉上一點也沒有懼怕之意,相反,心中竊喜。他也自詡是乞顏部的勇將,現在部落中其他人都對西夏火器畏之如虎,如若自己能大敗西夏軍隊,嘿嘿,乞顏部第一勇將就莫自己莫屬了。

  雖然術忽臺很想大敗西夏軍隊,可是卻一點也不敢小視。得了命令之后,他將自己的千人隊以十人隊為單位,分成一百個小隊。蟻多還能咬死象,自己一百個十人隊,遍布滿山遍野,西夏人火器再多,也不能將所有地方都埋個地雷吧?

  論集團沖鋒,乞顏部也許不如西夏軍隊。但要講單打獨斗,術忽臺有信心,乞顏部的勇士絕對能干番西夏的士兵。

  術忽臺的命令剛剛下達,杜杲的大軍就到了。遠遠的,杜杲就見到了滿山遍野乞顏部。

  “這他**怎么回事?”杜杲眉頭緊皺,現在的形勢就像一個大人對著上百個小孩似的。

  “軍長,有什么考慮的,直接殺過去就是。”趙世杰不屑的說。

  “人家的速度可不比咱們慢,你殺過去了,后背怎么辦呢?”杜杲笑著問道。

  “那我們也留點人手斷后。”趙世杰也知道這些人的用意,拼了小命,也要將自己等人留下。

  “那留多少人合適?留得少了,有如肉包子打狗,留得多了,那追擊便會無功而返。”杜杲輕笑著說道。

  “這可如何是好?”趙世杰也傻了眼。

  “趙營長,你看看他們留了多少個肉包子給我們?”杜杲笑著問道,此刻他心里已經有了主意,自己只有一千來人,就算追上去,也不一定能有多在作為。現在既然對方送了份大禮,不收下就對不起乞顏部的心意了。

  “至少有一千來人。”趙世杰眼光很毒,只是隨便掃了一眼就說得**不離十。

  “好,我們先是大敗鐵木真,現在又有一千乞顏部士兵送來,咱們的胃口雖好,能吃下二千乞顏部士兵也算不錯了。來人,傳人,派一個陣沿途監視前方大隊乞顏部,剩下的人準備吃包子。”杜杲說道。

  “是。”趙世杰現在正在盤算,是繼續監視乞顏大軍呢,還是留下來吃包子。他是護衛軍第一師偵察營營長,盯梢、監視敵軍正是他的職責所在,但是他對于上陣殺敵也是心儀已久,將敵人的頭顱一刀砍下,那是多么的酣暢淋漓?可是還沒等他考慮清楚,杜杲已經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林如風,你率領一個連繼續前往監視,剩下的人隨我吃包子”杜杲說道。

  “是。”趙世杰見杜杲下了命令,知道軍令如山倒,此時已經不可能更換,如果剛才自己早點提出來,軍長也許會給自己一個機會,也許就能留下下,但現在只能繼續北上監視合赤溫的大部隊了。

  “大人,西夏的一個百人隊突然向北而去,不知是否要攔下來?”一乞顏部的斥候突然向術忽臺稟報。

  “不必攔,區區一個百人隊不足為慮,他們只是想一路追隨合赤溫的大軍,不會有何威脅。”術忽臺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對方只派出了一個百人隊,肯定也不想再去追擊大軍,既然如此,也就是說,這些留下來的人是一心一意要對付自己了。

  “大人,現在該如何辦?”

  “怎么辦?很好辦?他們進,我們就退,我們攻,我們就跑,總而言之,就是不跟他們動手,就一個字:拖”術忽臺輕笑道。

  術忽臺這一招還讓杜杲有無從下口的感覺,眼睜睜的看著四處都是“肉包子”,可抓又抓不到,殺不殺不了。

  “軍長,我們是不是也像他們那樣分兵?”

  “不可,他們這是想拖住我們,如果我們分兵,正好中了計。”杜杲搖了搖頭說道。“當然,分兵也是要分的,但是不能像他們這樣分,傳令下去,以連為單位,分散出擊”

  杜杲這一分兵,術忽臺也不好受,杜樣吩咐所有的連隊全部往西走,術忽臺的人不追的話,杜杲就直接去追擊合赤溫的大軍。術忽臺要是阻擋,他的十人小隊可是擋不住。除非他也將自己的人按百人隊集合起來。但那樣的話,護衛隊一通手榴彈再加標槍,術忽臺就要死傷慘重了。

  但是術忽臺最終還是沒有集結軍隊,他料定杜杲已經放棄了追擊,只想著要將自己的人留下。因此在護衛隊突破往西去時,術忽臺只是在護衛隊后面不緊不慢的跟隨,根本就沒有要強行攔下來的意思。

  術忽臺的意思被杜杲一眼就看穿,他當即下令,加快速度,奮力追擊合赤溫的大軍。他這一招,讓術忽臺看不透了,追吧,他怕掉入護衛軍的陷阱,不追吧,自己斷后的任務好像沒能完成。

  術忽臺稍許猶豫間,護衛隊的幾個連隊已經不見了蹤影。“追”術忽臺咬牙切齒的吐出了這么一個字。

  可是護衛隊的速度已經提起來了,術忽臺想要追趕,只能拍馬快趕。可是趕了二十里,硬是沒有見到護衛隊的影子。

  護衛隊呢?術忽臺心中越來越驚慌,西夏軍隊的速度什么時候這么快了?

  因為想著快點追趕護衛隊,術忽臺原本分散成一百個十人隊,現在卻慢慢的集中到了一起。可是現在術忽臺已經沒有再要分兵的打算,護衛隊沒有了蹤影,自己的任務就沒有完成。原本是要阻擊護衛隊的,可是現在卻連護衛隊在哪都不知道。若是因為自己而壞了乞顏部撤退大計?

  “追,一直往西追,不追到護衛隊誓不罷休”術忽臺說道。

  可是還沒有走出十里,突然在一直山坡后殺出一隊人馬,正是術忽臺久尋不見的護衛隊。可是此時護衛隊也像術忽臺一樣,全體集合起來。術忽臺還沒發出命令,護衛隊的標槍有如下雨般落到了乞顏部的隊列中。

  現在術忽臺深刻體會到了合赤溫碰上護衛隊的那種無奈,護衛隊兵器精良、盔甲周全,乞顏部的長弓如若射不到護衛隊員的要害,基本上就是隔靴搔癢的效果。可乞顏部要是中了一標槍,那拇指粗的傷口看著就讓人恐慌。再加上護衛隊的手榴彈好像不要錢似的,劈里啪啦的甩過來,就算是乞顏部的戰馬受過突擊訓練,可是架不住手榴彈的威力啊。

  “前進前進給我吹號角,只有向前才能活下去”術忽臺看著周圍的部眾一個個的掉落在馬下,雙眼赤紅,大聲咆叫。一將無能,累死三軍,自己明明判斷出護衛隊是要全力以赴對待自己,可偏偏還是上了當,上了當啊。

  術忽臺的判斷確實沒有,這個時候無論乞顏部是撤退還是苦斗都只會自取滅亡,只有向前,突破護衛隊的正面隊列,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乞顏部的牛角急驟的吹響,所有乞顏部戰士都是精神一振,他們突然像發了瘋似的,不管前面有多少標槍和手榴彈,只是將身子伏在馬背上,有些人甚至還鉆到了馬肚子下面。對護衛隊的攻擊不聞不問,只是悶聲往前沖,這一招使出來立刻就見到了效果。

  因為雙方的馬速都很快,這次的標槍和手榴彈只給乞顏部造成了不到二成的傷害,術忽臺以下,竟然有近八百人沖破了護衛隊的隊列。走在前面的術忽臺大喜,終于突破了,雖然自己也敗在西夏軍隊的手中,可是與合赤溫的全軍覆沒相比,損失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術忽臺正在那里自鳴得意,可是杜杲豈能如他所愿?既然已經打定主意要吃掉這一千個“肉包子”,杜杲顯然不可能留下這么大的漏洞。在乞顏部沖破自己的隊列后,杜杲并沒有立刻追趕,而是先打掃了一下戰場,保證沒有一條漏網之魚后,才慢悠悠的朝著術忽臺逃跑的方向追來。

  這樣的速度是不可能再追上的術忽臺回頭望了一眼,西夏軍隊也許是太過疲勞或是高興,這樣的速度在術忽臺看來,與龜速無異。可是他臉上的得意之色還沒有褪去,馬上就被地下的爆炸聲給驚得呆若木雞。

  地雷

  望著自己部落的勇士被掀在空中,術忽臺的腦海中立刻冒出這個詞。只有地雷才會有這樣的威力,只有地雷才能造成出這樣的效果。

  “轟轟轟”接二連三的地雷爆炸讓術忽臺的大腦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什么時候護衛隊竟然會在這里埋下如此多的地雷。要知道這里正是剛才護衛隊的后方,難道西夏的軍隊不怕被自己沖散,自己踩上地雷?

  但這個想法只在術忽臺的腦海中停留了一下便消逝,以西夏軍隊的戰斗力和威力強大的火器來說,草原上還有哪支軍隊能逼得對方后退么?沒有,就算是札木合的軍隊也不可能。那他們在自己后方埋上地雷的用意就呼之欲出,這正是為自己量身定制的啊。

  一招不慎,全盤皆輸,怪不得剛才護衛隊還能好整以暇的打掃戰場,怪不得他們不緊不慢的后面尾隨,原來是想讓自己一頭踏進雷區可笑剛才自己還在嘲笑護衛隊的龜速,可笑自己還在自鳴得意

  乞顏部的人突然停了下來,誰也不敢異動,身在雷區,隨便亂走一步,也許就會造成三十丈內人畜全亡。誰知道拿火器不當回事的西夏人會埋下多少地雷呢?現在不動還能留下條命,要是亂走一步,可能不但自己得死,周圍三十丈內的人都得死啊。

  術忽臺也停了下來,他原本想撤退,準備拼死一搏,可是在后面見機得早的人在退回去后,也有不少人踩中了地雷。西夏的地雷是專門為騎兵特制的,里面光是黑火藥就整整三斤,一人踩中,殃及三十丈啊。

  不是乞顏部的人怕死,他們可以戰場上死得轟轟烈烈,可要是踩中地雷而死,他們會覺得很冤枉,很窩囊。

  可光這么站著也不是回事啊,乞顏部既沒有專門的排雷人員,現在也不是安全地帶,就在幾百米外,一支西夏護衛隊正虎視眈眈的注視著他們呢?只要他們稍有異動,標槍和手榴彈就會像冰雹一樣的砸來。

  現在標槍和手榴彈這兩樣護衛隊的制式武器已經讓乞顏部的人吃盡了苦頭,至于護衛隊的馬刀和連發弩箭,乞顏部的人都還沒有機會見識。

  “乞顏部的眾人聽好了,我是西夏護衛軍的杜杲,現在你們已經走投無路,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杜杲策馬來到地雷陣前,大聲說道。

  “投降?不可能我乞顏部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術忽臺怒吼道。

  “你是何人?”杜杲沉聲說道。

  “我乃乞顏部千夫長術忽臺”術忽臺傲然說道。

  “你就是術忽臺,我原本以為抓到了條大魚,沒想到卻是個小蝦米。”杜杲冷笑道。

  “你是什么人?膽敢藐視我。”術忽臺望著杜杲,這位西夏將軍看上去文質彬彬,細皮嫩肉的,根本就沒有英雄形象,自己怎么可能被他殺得無路可逃?越看杜杲,他心里越是不服。自己堂堂乞顏部的有名勇將,竟然會被這樣的人打敗?

  “我乃西夏護衛軍軍長杜杲,你乃我的手下敗將,我如果都不能藐視你的話,還有誰能藐視你?你說乞顏部的人寧可站著死也不愿跪著生,這是你一人之意還是這里所有人的意思?”杜杲對術忽臺的不屑不以為然,他并沒有把術忽臺當成自己的對手,在草原上,杜杲只有一個對手,只有乞顏部的大汗鐵木真。

  “既是我的意思,也是其他人的意思”術忽臺對杜杲的無視很是憤怒,可現在人在石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可不一定,你不怕死我可以理解,但是卻不能斷了其他人的活路啊。”杜杲笑道。

  “兄弟們,你們愿意與我一樣赴死嗎?”術忽臺對周圍的乞顏部手下大聲問道。

  術忽臺很想聽到異口同聲的回答,可是他等了半天,卻沒有聽到一個人說話,所有人都沉默,用沉默表示對他的不滿。如果不是術忽臺,他們不至于陷于絕境,如果不是術忽臺,他們也許現在正把西夏人當成俘虜呢。一個無能之將,到臨死時竟然還要拉著手下同死,這樣的將領會得軍心嗎?

  “你們?你們……不配當乞顏部的戰士”術忽臺見無人響應自己,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既然術忽臺都說你們不配當乞顏部的戰士,那你們主水土干脆逐了他的心愿,為我西夏效力算了。”杜杲在一旁說道。

  “你……”術忽臺沒想到杜杲這么明火執仗的挖自己的墻腳,若是傳了出去,恐怕自己一輩子都在乞顏部抬不起頭。

  “諸位,只要你們將身上的武器扔到地上,你們的性命就得到了保障。但要記住,武器要輕輕的放下,否則觸動了地雷,可不關我的事。”杜杲緩緩的說道,他此時看向術忽臺是一臉的鄙視,做將領做到他這個地步,也算是他的悲哀。

  所有人都開始照做,紛紛下馬,但落腳時卻是輕巧無比,同時很熟悉的將身上的長弓、箭壺、彎刀等解下來。

  “誰要是將術忽臺生擒過來,馬上賞銀百兩,升為千夫長。”杜杲又輕輕的說了一句。

  所有人身子一頓,賞兩百兩、升為千夫長,這對他們的誘惑可是相當大的。既然已經背叛了乞顏部,又何必再在乎背叛術忽臺呢。

  望著剛才還是自己部眾的慢慢向自己圍來,術忽臺一陣惡寒。他臉上陰晴不定,一把就將自己的彎刀撥了出來:“誰要上前領死”

  “嗖”一支長箭突然射中術忽臺的后背,正舉著彎刀的術忽臺被這股大力一下子給推離馬背,人剛落地,旁邊馬上就有幾人撲了上來,將他死死的壓在下面,任憑術忽臺如何神勇,也不能動彈分毫。

  更新,更快,盡在(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精准一头中特2018 皇家真人棋牌 美国股票指数 今晚7位数开奖结果 赛车pk10技巧 5元刮刮乐中奖图片 辽宁35选7开奖72期 一波中特资料 南宁友乐广西麻将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乐多棋牌? 内蒙古11选5号码推荐 国外网站邮箱 加拿大快乐8怎么玩 欢乐捕鱼红包版 宝博棋牌苹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