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回到古代當將軍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09章 歸來

[字數:3386 更新時間:2013-11-12 15:27:00]



  張放的蛋蛋“遇襲”,那令人倒牙的疼痛迅傳遍全身,他極度懷疑碎了其中一顆孤蛋英雄的悲哀誰能明白?張放心中的念頭越發殘忍,男的殺,女的奸、奸完再賣看到小依走到跟前,他強忍著疼痛直起身子,“你想求饒?抬起頭給爺看看”

  人是最健忘的動物,張放剛剛吃了女人的虧就忘記蛋蛋的疼,他冷笑著捏住小依的下巴,面目猙獰,心頭卻有種殘忍的舒暢

  投降?沒門

  “松開你的臭手”

  馮清一把拍開張放勾著小依下巴的手,夢瑤則拉住小依的左手想把她拉到身后小依始終低著頭,在她抬頭的剎那,右手握著的鋒利的軍刀狠狠的插進了張放的心窩張放雙目圓睜,他不能置信的看著胸前那把匕首以及握著匕首的那稚嫩的小手

  “你…你……”

  小依緊緊的盯著張放,她突然將插進去的軍刀拔了出來——在小依心中,這把刀是陳煦親手交給她的,命可以不要,刀卻不能留給敵人鮮血噴濺而出,小依臉上、身上俱是斑斑血跡,這是她第一次殺人,盡管臉色慘白、盡管身體微微顫抖,她卻沒有退縮的想法

  小依沒有親人,孤苦流浪的她在陳煦身邊第一次體會到被人關心的溫暖:餓了,有人叫她吃飯;冷了,有人給她添衣,陳煦告訴她這就是家在她心中家里的每一個人都值得她用性命去維護

  夢瑤她們料不到小依竟突然殺人“狼牙”的隊員,來者不善的錦衣密探,他們無不面面相覷,殺人放血的事兒在他們眼里實屬稀松平常,他們驚奇的是這年紀不大的小女孩殺人的手法,一刀斃命、干凈利落,他們依稀看到了陳煦的影子

  陳鶯兒感到難以名狀的心痛,她搶到夢瑤身邊緊緊抱住小依;秋月擔心陳鶯兒,她走過來用身體擋在陳鶯兒面前懷孕的女人最聞不慣血腥味,秋月臉色蒼白她卻不肯退縮也不能退縮陳府大門的背后,大腹便便的青檀面罩輕紗、手中緊緊握著寶劍,陳煦雖然不在了,可她必須得保護他母親周全至于暴露身份會引發怎樣的后果,她也顧不得了

  “狼牙”隊員紛紛擋在陳鶯兒她們身前,手持弓弩,戒備的看著同樣端平弩箭的錦衣密探錦衣衛乃大燕最神秘的“有關部門”,眼高于頂已成為一種習慣,“狼牙”雖號稱五軍營精銳中的精銳,他們卻不將他們放在心上

  瞧不起是一回事兒,開打又是另一回事,俗話說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錦衣密探帶隊頭領當然不愿徒增傷亡他舉著一卷黃綢布,朗聲道:“太后懿旨,陳府圖謀不軌,國法難容,今著錦衣密探帶回訊問,若欲抵抗、格殺勿論”

  “夫君尸骨未寒,你們卻欺上門來,圖謀不軌?你們這是血口噴人”夢瑤盯著錦衣衛頭領質問道

  錦衣密探不習慣與人講道理,那頭領哼了一聲,“建寧候乃國之棟梁他豈會冤枉好人?說你們有罪,你們就是有罪,現在嘴硬,等帶回詔獄,你們定然會認罪伏法”頓了一頓他又看著“狼牙”的這幾十號人,“你們都是大燕的軍人附逆的罪名不用在下重復?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你們只需放下武器……”

  “閣下勿須多言,陳將軍命我等兄弟保護夫人安全,軍令在身,恕難從命”

  聽到石頭的話,錦衣密探頭領嘴角有些抽搐

  軍令?陳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個犄角旮旯了,他的命令頂個鳥用?他有些弄不清楚這家伙是死心眼還是故意消遣他,如果是后者,那簡直太該死了

  “一個死人的話也能作數?你們圖個什么?”

  “同生共死”

  石頭話音落地,他身后的弟兄們異口同聲的喊出“同生共死”的話,聲震九霄,氣勢奪人

  那頭領臉色有些難看,“既如此,那就休怪我不講情面兄弟們聽我口令……”他那句“放箭”尚未出口,最外圍突然傳來一個男人憤怒的聲音

  “住手”

  陳鶯兒她們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聲音,她們迅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聲“陳煦”,錦衣衛頭領點頭示意,圍在四周的錦衣密探讓開一條通路:陳煦走在最前面,林木以及“狼牙”的二十四人跟在他身后,一行人魚貫而入

  陳鶯兒癡癡的看著兒子瘦削的身子、蒼白的臉色,她眼淚止不住的淌下來;馮清她們不能置信的咬著自己手背,夢瑤毫不顧忌的撲過來,她緊緊的抱住陳煦

  陳煦微微咧嘴,他只是輕輕撫摸妻子的臉蛋兒

  “夫人,將軍身上有傷”林木小聲提醒夢瑤不用抱那么緊

  “相公,你受傷了?傷哪了?”

  看著夢瑤急切的目光,陳煦微微一下,他拉著夢瑤走到母親身邊給母親叩頭,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看虎視眈眈的錦衣密探們

  陳鶯兒急忙拉起陳煦,她顫抖的撫摸兒子的臉龐,“煦兒,你瘦了”

  陳煦聞之,熱淚盈眶

  “陳煦,你回來的正好,你家人圖謀不軌……”

  陳煦頭也不回的打斷說話的人,他冷喝道,“‘狼牙’聽令,給我拿下”陳煦一聲令下,“狼牙”幾十號人竟仿佛猛虎入叢林般撲進來犯錦衣衛人群之中

  “陳煦,你好大的膽子……”頭領怒不可遏,卻不想又一次被人打斷了

  “老三的膽子一向不小,我兄弟聯手于數萬大軍之中砍下阿剌知院的腦袋,你算個什么東西”

  馮澈如大鵬展翅般躍至頭領跟前,這番話說完,他也扣住了頭領的脖子,一腳踹在其膝蓋上,只聽“咔嚓”一聲,頭領慘叫著跪倒在地

  “哥”

  馮清原本以為哥哥早已不在人世,兄長死而復生,她自己高興也替爹娘、嫂嫂們歡喜

  “你們好大的膽子,我等奉國舅爺的命令前來誅殺奸黨……”

  頭領疼得冷汗涔涔,看看全部倒地的兄弟,他想抬出國舅爺自保,可悲的是又一次被人打斷,抬頭看向說話的人,他不禁魂飛魄散……(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最最全的小說///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說..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