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抗戰烽火之開國大將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十八章 賭局(二)

[字數:7039 更新時間:2013-11-15 9:12:00]



  第七十八章 賭局(二)

  “其實,我最近聽說了很多關于九一一團陶平團長的事,特別是他訓練的尖刀小隊,我非常想見識一下尖刀小隊的真實戰斗力,所以今天我才專程趕了過來主持你們這場比武。”葉首長說道。

  葉首長接著說道:“我們今天關鍵是還是要比武交流經驗,我看我們今天就比最為基本的三項軍事技能,投彈、射擊,戰術攻防三項,你們有意見嗎?”

  “沒有意見,一切聽從首長的安排!”陶平、許團長二人又不約而同的說道。

  這不是屁話嗎,剛才話都說到那個份上了,不聽從人家安排行嗎!

  接著葉首長說道:“那么好,我們第一場比的是投彈,雙方各出五個人,五分鐘之內將十枚手彈投進五十米之外的一個大竹筐之中,誰投進去的多誰勝;

  如果雙方投的一樣多,再加一局,直到決出勝負為止。”

  “是!”陶平、許團長馬上答道。

  接著陶平馬上說道:“首長,我有一個要求!”

  聽到陶平這么說,葉首長笑著對陶平說道:“可以先說出來聽一聽!”

  “我想先把許團長和右邊的那些押我們輸的家伙們警衛員的名字給登記下來,否則的話,我怕他們人多會賴帳!那我不就虧大發了嗎!”陶平笑著說道。

  “好啊,決不吃虧!你們看著辦吧!”葉首長大笑著拍了拍陶平的肩膀說道。

  “這還指不定誰要輸呢!就在這兒猴急猴急的,真是小家子氣!”許團長笑著說道。

  聽到許團長這么一說,眾人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不等陶平說話,站在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藍鳳凰用非常挑釁的口氣對許團長說道:

  “我說許團長,要不這樣,你看行不行,我們再加一場,賭你和我們陶團長誰的手上功夫歷害怎樣!

  如果我們輸了,我們賠你們十支花機關手提機關槍;如果你們輸了,我們從你的警衛連挑十個人怎樣?

  有膽子比嗎?哼!”

  看到藍鳳凰的小女兒家表情,許大和尚不由自主的哈哈笑了起來,接著說到:

  “比就比,不是俺老許吹,在我們的八路軍營、團一級軍官中俺老許還沒有遇到過對手!”

  “好吧,那你們也就三局兩勝吧!等比完了這三場軍事技能再說。”葉首長說道。

  “是!一切聽從首長的安排!”陶平、許團長二人又不約而同的說道。

  葉首長說完之后,兩方人馬就來到了距陶平陶平他們臨時駐時不遠處的一個練兵場。

  剛到練兵場,陶平馬上把山西太原兵張強子叫了過來笑著說道:“強子,這一次可著全看你的了。”

  “陶團長,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讓三團輸的心服口服。

  別的俺不敢吹,就這投彈,俺從六歲就開始放羊就開始練著呢,這輩子別的手藝沒學會,就會這一手。”張強子敬了一上軍禮對陶平說道。

  “好好干!”陶平拍了拍張強子的肩膀說道。

  而此時,在**三團許團長也正在警衛連找投彈高手,十分鐘后,兩隊準備完畢,開始比賽。

  抽簽之后,**三團先投,結果五分鐘之內**三團的五個投彈手將十枚手榴彈中的四枚投進了大竹筐之中。

  看著自已隊伍投出這樣出眾的成績,許團長馬上對陶平大叫道:

  “陶團長,我看你干脆認輸算了,大不了我少收你一支捷克式機槍如何!”

  “我說哥哥啊,你最近一定是假酒喝多了,怎么盡說胡話呢!”陶平笑著說道。

  聽到陶平這么一說,眾人不由自主的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此時,張強子也帶領尖刀小隊的五名隊員上場了。

  “哥哥,人不可貌相,看著沒有,這個家伙就是你昨晚說的那個羅鍋,歪歪瓜裂棗!”陶平指著張強子小聲的用嘴對著許團長的耳朵說道。

  “就他能行嗎,我說兄弟你要知道,這五十米投距離可不是小數啊!要把一個手榴彈就這么直勾勾的投進去,手上沒有個三、五年的功夫是絕對練不出來的。”許團長馬上對陶平小聲的說道。

  結果在眾人的一片驚訝聲中,其他四名尖刀隊員站給張強子遞彈,張強子則一個人投彈,一連三個直接命中竹筐,直把許大和尚看的一楞一楞的。

  “乖乖,你們團還有這樣的牛人!”許團長馬上對陶平小聲的說道。

  “尖刀小隊的隊員們每人都有一項特長,這個張強子的特長就是投彈,他練這個手藝可有十四、五年了,非常人能比!”陶平指著張強子小聲的用嘴對著許團長說道。

  “你老弟就跟我扯蛋,這小子也就二十一、二歲,咱能練十四、五年的投彈?難不成出了娘胎就開始玩手榴彈!”許團長有些不相信的對陶平小聲的說道。

  “這就是老哥你有所不知了,張強子這個家伙,從小家里窮的都快穿不上褲子了。

  沒辦法,為了混口飯吃活命,他從六歲開始就給地主家放羊,別人用皮鞭趕著放羊,他這個家伙就靠扔石頭蛋子趕著放羊,所以一來二去就練就了這手絕活。”陶平笑著小聲的對許團長說道。

  聽到陶平和許團長的對話,一直在一邊沒有說話的葉首長在聽完陶平的解釋之后,也不由的哈哈的大笑起來說道:

  “真想不到,我們八路軍中人才濟濟,竟然還有用這種法子練出的投彈高手!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好!——好!”就在陶平和許團長說話的同時,比武場上的助威吶喊聲是一聲比一聲高。

  伴隨著兩邊前來參觀戰士們“好!——好!”的助威吶喊聲,張強子將十枚手榴彈一枚一枚的都投入竹筐之中。

  結果四分鐘之內,十枚手榴彈全部都被投進了竹筐之中。

  看著張強子一個人只用了四分鐘就將十枚手榴彈全投進了五十米外的大竹筐之之內,葉首長不禁的感慨的說道:

  “我的個乖乖!要是把這個家伙拉出去,比迫擊炮管用多了。”

  葉首長馬上高興的說道:

  “我現在宣布第一場比武尖刀小隊勝!”

  “好噢!我們勝利了!”藍鳳凰馬上帶領著人群高興的大叫了起來。

  在示意大家靜下來之后,接著葉首長馬上又說道:

  “現在我們馬上進行第二場比武——實彈射擊,要求每隊出三名隊員,先圍操場跑三圈,跑完三圈之后,每人再射擊二百米、四百米、六百米共十五個固定靶,整個時間要求二十分鐘之內完成,每人只準用十五發子彈,要求每發子彈必須擊中一個標靶,最后以射擊的總環數定勝負。”

  結果這一場抽簽由陶平的九一一團先來,結果尖刀小隊派出了徐秀為首的狙殺三人組,三個人在二十分鐘之內用三支加裝了狙擊鏡的m1“加蘭德”半自動步槍打出了四百環的成績,

  看著報靶員拿過來的十五個靶牌,許團長的頭上不由自主的開始冒汗了,他知道今天要栽了。

  這二百米的距離還好說,可這四百米、六百米的距離,別的不說,就是視力差一點的人連靶牌都看不清。

  而對手卻打出了這么好的成績,他自己手下的那些兵的槍法,他的心中還是有數的,不圍操場跑上三圈還好說,要是跑上這三圈下來,可就要麻煩大了,單這調整呼吸這一關就能要人命,平時他可從來沒有進行過這方面的訓練。

  陶平指著跑過來看靶牌的狙殺三人組的三名尖刀隊員說道:

  “許團長,他們三人手中所用的美制的m1“加蘭德”半自動步槍,裝彈快,彈道平直,彈頭重,比日本人的三八式步槍的精確度和殺傷力高出了許多,如果再配上專用的瞄準鏡、步槍彈,一千米內射殺有生目標很有把握。”

  “就這個小鏡子叫瞄準鏡?”許團長指著徐秀才手中的m1瞄準鏡說道,很顯然他對瞄準鏡還有些陌生。

  “對,這就叫瞄準鏡,說白了就是放大鏡,讓槍手可以非常清楚的看清楚遠方的目標,這和我們的望遠鏡差不多。”陶平說著就從徐秀才的手中接過m1指著瞄準鏡說道。

  許團長又從陶平手中接過了一支美制的m1“加蘭德”半自動步槍向遠處的瞄了瞄,說道:“乖乖,真清楚,就像在眼前一樣,沒想還有這么歷害的家伙!”

  “秀才,把槍借給三團的同志用一用,我們不能占兄弟單位的便宜!”陶平說道。

  “是!”許秀才答道。

  “好兄弟,夠意思!”許團長很是感激的對陶平說道。

  “自家人,別說兩家話。”陶平說道。

  “好,就這樣,要比就比出水平,比出氣度來!”葉首長說道。

  而那些剛才還站在右邊的做許團長拉拉隊的營、團長們的心中也慌了起來,開始后悔剛才自已站錯了隊,紛紛開始了小聲在那兒嘀咕了起來。

  下面,**三團的三名神槍手出場了,結果二十分鐘之后,結果出來了,三人的總成績加在一起只有二百一十一環,剛好到九一一團成績的一半多一點。

  報靶員剛報完成績,許團長就灰心喪氣的對葉首長說:

  “首長,我們技不如人,我們輸了!下一場我們就不用比了。”

  看著從不認輸的許團長終于低下了頭,葉首長有些欣慰的對許團長說道:

  “今天,你們的比武已不是誰勝誰負的問題,而是一種全新的做戰理念、戰法、戰術的問題。

  最近,我們有兩個團部和一個營部遭到了日軍挺進殺人隊的偷襲,損失比較大,而唯有陶平的九一一團能兩次成功的識破了日軍的詭計,并全殲了來犯之敵,這一點令總部的首長們很是吃驚,所以今天我是奉總部首長們的命令特意過來看一看。

  目的就是要總結九一一團的戰法、戰術,特別是尖刀小隊這支小隊的特殊之處,并希望能形成經驗,在全軍中將這種戰法全面推廣開來。

  其實,今天就是你們不比武,我也會拉著你許團長的警衛連和陶團長的尖刀小隊干一仗,比較一下兩種戰法的效果。

  所以說,下面一場的的戰術攻防我們還要繼續比下去。”

  “是,保證完成任務!”陶平和許團長再一次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么陶團長,你說說看,你的那些尖刀小隊是怎么訓練出來的?”葉首長問道。

  聽到了葉首長的話,陶平整理了一下思緒,接著說道:

  “報告首長,其實,像尖刀小隊的隊員們大多數也都是有一些天份而已,他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某一方面有一常人所不及的專長,比如說像剛才的張強子擅長投彈、徐秀才擅長狙擊、王三猛擅長飛刀。

  而我們將他們集中起來加以專業的訓練,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擅長投彈去投彈、擅長狙擊去狙擊、擅長飛刀去摸崗哨,就是要將他們每個人身上的長處集中整合起來發揮,從而整合形成一股非常強悍的戰斗力,一個人強不算強,一群人強才算強。

  像徐秀才他們這樣的人也不能說完全靠訓練,天份占很大的一方面。

  徐秀才本來就有做狙擊手的天份,我們也不過是對其后天加以適當的訓練而已。

  比如說,像我們要求這些狙擊手在訓練的時候,無論是站姿、臥姿、跪姿三個時拒槍不動,而且這種不動還不是以眼睛看到為準,而是以槍頭上放著的彈殼不掉為準。

  為了訓練他們的意志,平時這些尖刀小隊的隊員們經常露宿墳地,與死人為伍,在他們營房里我還擺放了七個死人的骷髏。

  其實在真正的戰斗中,決定生死也就是那么一剎那之間的事情,就看誰比對手先動手,誰比對手準那么一丁點兒。

  不怕首長您笑話,就我們尖刀小隊里,還有一對兄弟倆是小偷出身,他們開鎖上墻,偷雞摸狗非常再行,就是這樣的人,我們也加以收留,待之以理。

  在戰術上我們強調專業、靈活、機動、快速,出其不意!”

  “很好,很有見地,那么下面我們就進行攻防演練如何?”葉首長說道。

  “是!”陶平和許團長兩人同時答道。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