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唐醉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九章 這叫吹簫

[字數:5819 更新時間:2013-11-15 9:03:00]



  讀懂了武則天身體反應的陳易手和嘴上的動作更加使力氣,頻率也更快了,“啊!”連續的、聽似非常痛苦的叫喚聲中,武則天全身不停地抽搐著,越加將陳易抱的緊了!陳易只覺得一股暖流噴到他的手上,越加將手上動作的頻率加快,并在快速進出幾次后停了下來,將武則天摟緊。(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其實不需要他摟緊,武則天也不會從他身上掉下去,這個剛剛享受到了最快樂感覺的女人,將身上的全部力氣都使在手上,將陳易抱緊。陳易終于真正感受到了武則天的“力量”,這個女人的力氣還真的不小,手臂被她抓的有些疼了!

  不過武則天的力量并沒保持多久,在最劇烈的感覺過后,整個人都軟了下來,倒在陳易懷里。

  嘴角露出勝利微笑的陳易,在輕柔地撫摸了武則天那冒汗后越加顯得光潔的身子一陣后,將她抱在懷里,再把她放到榻上,替她拉了一床薄毯蓋上。

  他要給武則天一些失落感,也要讓她生出更多的期望,因此在以手和嘴幫她達到了**狀態后,馬上就起身離去,走出了這位屋子,不再給她溫存。當然,他想快速離去的另外一個理由就是他自己也忍不住了,但又不想和武則天來次真刀真槍的干活,快些出去找另外方式泄泄火吧!

  走出內室后,有風吹來,陳易感覺到了身上的涼意,他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全是汗,衣服都被汗浸透了。

  服侍人還真是一項很費體力的活,一般人還做不下來,抱著武則天那應該有一百二十斤左右的身體,也需要有足夠的體力,想到這,陳易邪惡地笑了!要將武則天徹底在床上將她征服,那要耗費的體力肯定不小。現在這個女人處于久曠狀態,他又在她身體敏感部位按捏撫摸了半天,才會輕易將她送上云端的,要是這個女人平時經常滿意,怎么都不可能讓她輕易享受到**的。

  邪惡念頭好不容易壓下去。又想著李治就在不遠處安寢。陳易有點心驚肉跳感覺起來的同時,也有說不出的得意。

  “李治,哥又玩了一會你的女人!”微翹著嘴巴的陳易露出了點輕蔑的笑。

  不知怎的,陳易現在對李治這個皇帝挺厭惡的。雖然說在歷史上,李治算是一個好皇帝,大唐的疆域在他手上達到了最大,但一想到他侵犯了武順,又想打賀蘭敏月的主意。還有他對自己的冷淡,陳易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次對武則天“施暴”后,報復后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任風吹了一會,讓自己身上的汗干一點,再讓風將原本怒漲的沖動也吹熄后,陳易終于平靜下來,走出了無人的殿閣,掀開幃幔。走了出去。正和姐妹們悄悄私語的武團兒看到陳易走了出來,忙止了話迎了出來,其他幾名宮女也馬上停了嘴,站直身子。

  “公子,娘娘她睡著了嗎?”武團兒低聲問道。武則天白天時候曾說過。說這些天時常睡覺不好,今天讓陳易來按捏一下,希望得陳易按捏后能好好睡個覺,要是她得陳易按捏后睡著了。任何人都不要進去打擾,待她傳喚時候再進去就可以了!因此在陳易出來后。武團兒馬上就問詢了武則天有沒有睡著,要是沒睡著,她和其他姐妹要進去服侍一下,要是武則天睡著了,她們就不去打擾,以免挨罵!

  “團兒姐,皇后娘娘睡著了,正睡的香呢,你們就不要進去打擾了!”想著里面武則天一副“慘不忍睹”的樣子,陳易想笑的同時又有點擔心,生怕召個不知趣的宮人冒冒失失地闖進去,發現了里面的狼藉,事兒露了餡,那就是麻煩事了。要是武則天自己醒轉,她肯定會將一些痕跡處理掉的,包括自己身上的,那樣沒人會發現異樣,包括武團兒。

  “那好,就讓皇后娘娘睡個安心覺吧!”武團兒笑笑,吩咐守著的幾名宮女,除兩人先候在武則天所睡之處外面外,其他幾人都散了。

  待武團兒身邊的幾名宮人都往各自去處后,陳易走近武團兒身邊,笑著道:“團兒姐,我也沒事,要回去睡覺了!”夜深人靜,沒有其他人在邊上,陳易膽子也大了,在說話的同時捉住武團兒的手。

  男女之間除第一次身體的接觸需要費一番勇氣外,到了后面,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包括拉手,擁抱,親吻等,拉住武團兒的手,陳易沒覺得有任何唐突的感覺。只是武團兒還不太適應,她主要是怕被人看到,被陳易捉住了手,本能地想掙扎,但只動了一下就放棄了,任陳易握著。

  “公子,夜了,你得回去安歇了,”武團兒抬起眼,看了看陳易,咬著唇說道:“夜間燈光昏暗,公子不熟悉九成宮內路況,就讓奴婢領你回排云殿吧!”

  陳易聞之大喜,剛剛他想開口叫武團兒跟他回去。武則天正在安歇,估計這一覺不睡到明早是不會醒轉的,這一個晚上武團兒基本沒什么事了,又有另外兩名宮女守著,讓她領自己回去,陪伴一會,做些親密澮,一會再送她回來就行了!

  “那就勞煩團兒姐了!”陳易笑著作禮致謝,一雙眼睛里盡是壞壞的笑!

  武團兒滿臉的羞意,一張俏臉變得通紅,那副嬌羞的樣子無比的惹人疼愛,陳易忍不住,一把將她摟進懷里,沒猶豫就親吻了下去,他的手也在吻上武團兒的唇時,覆蓋到她胸前的高地上。沒料到陳易會這般急色的武團兒嚇了一跳,趕緊掙扎,還咬著唇,最終從陳易的魔掌間掙脫了出來。

  “公子,你嚇死奴婢了!”俏臉通紅,胸部因為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的武團兒捂著心口,恨恨地看著陳易說道:“要是一會讓人看見,會被娘娘打死的!”

  陳易沒有一點慚愧之色,笑著走近武團兒,居高臨下地看著想逃走的武團兒,小聲說道:“團兒姐,這里沒有其他人了,只要你不叫喚,任我們做什么事。也沒有人會發現的,嘻嘻!”

  武團兒退后兩步,脫離陳易手可及的范圍,急急地說道:“公子,奴婢先領你回宮吧。有什么事到排云殿再說。奴婢這就去說一聲,讓小翠和小寧留心點!”她已經想好了如何說,讓這兩位候在武則天所睡之處外面的宮女相信她有事去的,說完不待陳易回話。就拎著裙擺急步而去。她是怕陳易再在這里對她做點什么,她很難拒絕陳易對她的動手動腳,只是她害怕,怕被人看到,那一切就完了。

  陳易看著落荒而逃的武團兒。不由的裂嘴笑了起來,這俏宮女還真的有意思,她并不拒絕他的親近,一會還愿意跟他到排云殿去,那看來到了排云殿,會任他做什么了。一會該對武團兒做什么呢?陳易微皺著眉想開了,也馬上想到了答案,再次邪惡地笑起來。

  只一會,武團兒就拎著裙擺走回來了。在陳易身前一步處站定,不敢看陳易的臉,只是小聲地說道:“公子,奴婢領你回排云殿吧!”

  “好吧!有勞團兒姐了!”陳易收住了邪惡的笑,一本正經地施了禮作謝。還非常有禮貌地作了個請的手勢。

  武團兒低著頭走過陳易身邊,到支著燈籠的架子處取了一個明亮的燈籠,即緩步往前走了。陳易趕緊跟上,但沒再去牽她手什么的!

  排云殿離大寶殿其實并沒多少距離。以直線論的話,至多只有兩百米的距離。沿著殿間小徑走了一會,就到排云殿外。

  夜間時候,排云殿內外已經沒有任何人了,顯得非常寂靜。殿門處有兩支碩大的蠟燭點著,給人添加了點光亮和安全感。

  兩人走到排云殿外,陳易上前推開門,再拿過站在外殿的一支牛油燭點上,并拿著這支蠟燭進了屋,原本一片黑暗的世界出現了明亮,武團兒也把手中的燈籠吹熄了,并從陳易手中接過蠟燭,慢慢地往內殿方向走去。陳易緊跟著走在武團兒后面,并示意武團兒將附近燈盞上的蠟燭都點起來。

  有更多的蠟燭被點燃,黑暗的勢力逐漸退去,有了光明,有了暖意,武團兒原本緊張的心平靜了一些。走到陳易寢處,武團兒將屋內的架上的幾支蠟燭全部點燃,就在她點燃最后一支蠟燭,準備將手中那支引火的牛蠟插到架上時候,陳易從后面抱住了她,并從她手中接過蠟燭,插到架上。

  “團兒姐,你真好,竟然真會到排云殿陪我!”陳易在武團兒的脖頸處親了一口,猝不及防之下武團兒脖子縮了縮,有點忍不住癢意地掙扎了一下,但馬上就停了,并順勢倒在陳易懷里。

  “公子,奴婢有點害怕,很緊張”抓住陳易攬著她腰肢手的武團兒低聲說道。來到陌生之地,還是一個非常空曠,但又沒什么人的地方,挺讓她害怕的,即使身邊有陳易,也有點害怕,怕有什么人突然從邊上闖出來,或者像前幾天一樣,一只野貓突然出現,陌生之地讓她沒太多安全感。

  還有,她也擔心那邊的武則天會醒轉,叫喚她,要是武則天醒過來后叫喚不到她,雖然有理由解釋,但被猜疑那是肯定的,麻煩事不少。還有一點點讓她緊張的是,她不知道接下來陳易會對她做什么,雖然說她渴望與陳易做些親熱的舉動,但一想到陳易有可能會突破底線,她就本能地害怕,怕做了事后被人發現,收不了場,累及她,還有陳易,那是很麻煩的事。

  陳易能猜到武團兒大部的擔心和害怕,他緊緊地擁著武團兒,柔聲地說道:“團兒姐,你別害怕,剛才我已經將進來的門全都閂上了,沒有人可以進來,皇后娘娘那里你也不要擔心,她很累了,今天晚上肯定睡的香,不會半途醒過來的,有我抱著你,你不要擔心任何事兒!”說著輕輕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開玩笑,武則天這樣一番激動發泄過,安然入睡了,要是很快就能醒過來的話,剛才就不會有那樣激烈的反應了。

  被陳易抱著,感受到身后那強健胸膛的依靠,陳易身上因出汗后挺濃重的氣息吸入鼻間,還有剛才輕輕的親吻,一切都讓武團兒緊張,心怦怦亂跳著,當然這緊張與剛才的緊張害怕是完全不一樣的,她現在是因為陳易即將要對她“侵犯”而緊張,有點不知所措!

  陳易再將武團兒抱緊,與她的頭相磨擦著,并在武團兒終于放松了身子,呼吸心跳趨于基本正常后,開始親吻起她那白皙秀挺的脖頸,武團兒顫栗了一下,身子一軟,終于完全倒在陳易懷里,這次是完全放松了,身體不再緊張。

  陳易略略扳過武團兒的身體,讓她與自己側面對著,在武團兒挺懂事地配合,閉著眼睛微仰著頭時,吻上了她的唇。

  一陣輕微的顫栗后,武團兒也終于接受了陳易的侵犯,微張著小嘴,與陳易唇舌糾纏著。

  剛剛與武則天纏綿時候,陳易并沒和她接吻,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陳易就沒想到與武則天親吻的念頭,但他的唇舌在武則天身體其他許多地方游蕩過,這下與武團兒唇舌糾纏,他才想起來與武則天纏綿間少了道程序。雖然與武團兒親吻了幾次,但美人兒吻技還是生澀,完全需要他指引,他想著武則天那個熟女一定深諳此道,他馬上想到,要是與武則天來一番唇舌糾纏味道一定非常不錯的!

  因為思想開小差,嘴上的動作有點走樣了,幸好武團兒不知道這個,依然笨拙地與他糾纏著,陳易醒悟過來后,帶點內疚的心理,瘋狂地親吻著,并用力將武團兒摟緊,讓她完全貼著自己。那對高挺飽滿的胸部擠壓的感覺真的非常舒服,陳易的手很快就探向那里,并在微微松開身子后,探入武團兒的衣襟內,略帶粗暴地揉捏著,隨著他手上的嘴里的動作,武團兒嘴里馬上發出動人的呻吟。

  一番纏綿撫摸后,武團兒已經完全軟了身子,任陳易施壞,而陳易當然不會猶豫,武團兒的胸襟被他解了開來,那對傲人的山峰完全袒露出來。

  胸前失守,讓武團兒乍然間受驚,掙扎著想從陳易懷里出來,想掩上胸衣,但陳易卻不給她機會。

  “公子!”武團兒低低地喚了聲,眼中有媚意,也有不知所措!

  見此,陳易色心更是大動,在回排云殿前的邪惡念頭又冒了出來,馬上附在武團兒耳邊輕語了一會,再淫笑著道:“團兒姐,一會你就照我說的這樣做就行了。嘿嘿!你可知道,這事么,有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吹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