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謀曹篡魏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一章:殃及池魚(3更,求小宇宙)

[字數:5745 更新時間:2013-11-15 8:41:00]



  周揚整個人貼近,幾乎快壓上了這女刺客挺茁的酥胸。

  蘇辰渾身輕顫,急速起伏的胸脯,微微觸碰著眼前這男人的手腕。

  周揚心中暗笑,無論你這女劍士如何冷酷,終究是個女人。

  況且她從小接受著嚴酷的訓練,想必未曾嘗過男人的滋味,只要再略施一些浪漫挑情的手段,必能將你逼入難以自拔的地步。

  蘇辰顯然被說中了要害,一時間竟難以抗拒那充滿溫度的男性軀體,聲音微弱道:“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周揚想起了當初與張旬在山巖小路,碰到彭義源七人的時候,跟如今確實變化極大,無論外觀氣質和眼神,還是思考能力,都變得越來越犀利。

  這時候,帳外傳來成炳的聲音:“周兄弟,找到李肅了。”

  周揚不露內心欣喜,目光絲毫不移地盯牢蘇辰,口中卻應道:“帶他進來。”

  不一會兒,成炳掀開帳門,請入一名自稱李肅的人,然后知趣地離開。

  李肅看到此情此景,尷尬地輕咳幾聲,轉身背對著他們,假裝什么也沒看到。

  “還不放開我?”蘇辰嗔道。

  周揚嘴角掛著笑意,依依不舍地離開她的嬌軀,轉向李肅問道:“你認識一個叫呂布的人嗎?”

  李肅狠狠地點了點頭,答道:“我們是老鄉,周爺有何吩咐?”

  周揚又問:“你現居何職?”

  李肅苦著臉嘆道:“小人如今仍是白身,還望周爺提拔。”

  周揚暗忖自己只不過是區區騎兵隊長,論官職還在成炳之下,嘴上卻說道:“只要你幫我辦成此事,立刻給你個官做。”

  李肅露出貪婪的目光,卻不問是什么事,諂笑道:“是什么官?”

  周揚抓了抓頭皮,向蘇辰投以詢問的目光。

  蘇辰瞪他一眼,沒好氣地道:“看你想當什么官咯!”

  李肅見好就收地拜道:“什么官都好,多謝周爺給小的這機會,周爺大恩,小人必當銘記于心,永生不忘,今生報完,來世再報。”

  周揚不禁暗贊這家伙比我還能吹,看來應該是真的李肅無疑了,于是將他扶了起來,親切地道:“那咱們明天就上路吧!”

  當晚,云兒為他侍候梳洗穿衣,離別在即,自有道不盡的綿綿密語。

  周揚心生憐意,幾次沖動得差點脫口而出要把她帶上,卻知此行雖然并非真去刺殺丁原,但是關鍵人物卻是李肅,所以一定要確保他的安危。

  況且長途拔涉,也不適合讓嬌貴柔美的云兒同行,倘若被董卓李儒誤以為,他想挾美溜走,后果就更糟了。

  不過最重要的是,他有一種直覺,此去新平城塞,極有可能遇到什么事情,使他再也回不來安定,而是直接投往洛陽。

  所以今晚他并沒有與云兒發生關系,只是愛憐地抱著她,說道:“如果我們再也見不著面的話,你就找個老實點的男人嫁了,然后平安地生活,再也不要到青樓那種地方去了。”

  云兒嚇了一跳,眼眶濕潤地望著他,道:“云兒今生今世,都是公子的人。”

  周揚暗忖這古代美女思想保守,還沒與她上床,就如此死心踏地了。

  哪像他以前生活的那個年代,就算同居多年,只要碰到一個更理想的車房男,都可以果斷分手。

  云兒嬌嫩可人的模樣,讓周揚更不忍傷害她,除非自己的情況穩定下來,擁有了足夠實力保護所愛的女人,才敢對她做出承諾。

  翌日,成炳準備好了馬匹,以及十多名養馬好手。

  周揚與蘇辰并騎而行,李肅只能暫時與馬師們為伍,不過他卻毫無怨言,似乎對自己說服呂布有十足的信心。

  后來問其原因,才知呂布原本就是個馬癡,若以赤兔為誘,必能將他打動。

  而李肅則是個官欲極重的人,他對于官職權利的迷戀,就如同呂布對好馬的追求一樣。

  所以最了解呂布的人,就只能是李肅。

  這一路上,蘇辰幾乎不怎么說話。

  周揚本來還以為她心里不悅,仍在怪自己把她扯了進來,后來漸漸發覺,情況并非想像中那么簡單。

  沒有原因,僅僅是一種直覺,就像他感到此行離去,可能就不回來安定一樣。

  可能與太平經圖案有關,周揚每天晚上都勤奮修練,不僅感觀越來越敏銳,心性在不知不覺之中也起了變化,漸漸地能夠對危機或是突變,產生奇妙的感應。

  蘇辰與他同行,不但一點情緒起伏都沒有,而且還好像理所當然的樣子,似乎這一切都是預料之中,早已安排好的事情。

  直到隊伍來到一處小溪旁的草原上歇息,這種不祥的感覺才愈發強烈。

  周揚暗中觀察蘇辰,發現這女劍士越來越深不可測,此時更是面無表情,絲毫沒有透露半點內心的波動。

  夜晚,李肅跑到周揚帳里找他,賊兮兮地笑道:“周爺將來定要在主公面前,多多美言幾句,小人上有二老侍奉,下有妻小要養,遠有親戚朋友經常借錢,近有隔壁鄰居在看好戲,做人實在是難,壓力真的很大呀!”

  說著說著竟落下了幾顆真眼淚,周揚大感佩服,這家伙若到了二十一世紀,搞不好能在演義圈混得不錯。

  李肅又道:“富貴似浮云,小人也不圖地位要多顯赫,只求能夠滿足身邊的人,就很開心了;人有時候只是為了別人活著,雖然很累很累,可是看著家人開開心心的,小人便覺得,一切都是值得了。”

  周揚聽得有些感動,安慰道:“兄弟此行之后,必能飛黃騰達,相信我吧!”

  李肅口中喃喃念著“飛黃騰達”這新奇的成語,一邊擦拭著眼淚離去。

  周揚看著他走后,眼尾一閃,立刻沖出帳外,緊追著一道身影而去。

  順便斜視了一眼不遠處的帳篷,發現蘇辰已經不在里面,心中懔然,莫非李儒等不及借刀殺人之計,打算讓蘇辰提前下手。

  如果蘇辰真是李儒幫兇,早在山巖小路時,便可以輕而易舉的干掉他和張旬了,何必繞這么多彎路。

  周揚沒入林中,停下腳步,四周枝葉叢林中盡是騷動聲,只見六道身影由高處飛下,身形輕盈地落在他身邊。

  樹林深處,蘇辰高挺健美的身影走來。

  周揚環目四顧,冷笑道:“原來是你們。”

  蘇辰來到六人之中,正好七人,然后一同由暗處走了出來,語氣冰冷道:“彭大哥,干脆在這里把他解決了吧!”

  彭義源雙臂交叉,獸皮衣內半露著結實的胸肌,笑道:“你舍得嗎?”

  蘇辰冷哼一聲,道:“這家伙在安定的時候,不但調戲我,而且還差點壞了我們大事。”

  彭義源目光依然望著周揚,平靜地道:“可他終究沒有破壞,明明識穿了你,卻還是把你帶在身邊,你知道為什么嗎?”

  蘇辰撇開不答,卻不敢多看周揚一眼。

  “咻……咻……”繩索飛來晃去,其他五人倏地消失,來去自如,簡直與二十一世紀的飛虎隊無異。

  “彭大哥!”蘇辰忍不住叫道。

  “周兄弟確實非同常人,”彭義源卻道,“竟能在這么短時間里,變成一名合格的劍士,不過你以后的路還很長,若是碰到真正的高手,亦要非常小心才是。”

  “要是碰到彭大哥你呢?”周揚微笑道。

  “如果只碰到我一個的話,恐怕很難取你性命,”彭義源道,“就算我們七人聯手,亦只有七成把握不讓你逃走。”

  周揚沒想到對方竟會對他如此高的評價,不禁看了看自己,真的有這么大的變化嗎?

  蘇辰卻道:“彭大哥高估這小子了,那天在帳篷里的時候,若我有心取他性命,此時站在面前的,只能是個鬼魂。”

  彭義源哈哈笑道:“可是站在我們面前的,卻依然是個活生生的年輕人,你知道為什么嗎?”

  蘇辰再一次語塞,忽然像個小女孩般,轉身跑掉。

  周揚為之莞爾,聳了聳肩道:“女人,確是天下間最難捉磨的生物。”

  彭義源正容道:“周兄弟你可知道,我們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周揚沉思半晌后,答道:“難道說,你們真的原本打算殺我,后來又改變了主意。”

  彭義源搖搖頭,道:“你知不知道,李儒為什么派你去刺殺丁原,甚至不惜把蘇辰妹子雙手奉上。”

  “因為他想借丁原之手,除掉我這露網之魚。”周揚笑道。

  “你錯了,他想除掉的人是我們,周兄弟只不過被殃及池魚而已。”彭義源沉聲道。

  “什么?”周揚失聲叫道。

  “你猜得沒錯,”彭義源道,“我們的仇人確是董卓,天下間,莫有比他更殘忍嗜殺之人,而那鄧三只不過是董卓身邊的一條狗,為虎作倀罷了。”

  周揚不禁問道:“可是董卓派我去刺殺丁原,卻與除掉你們有何關系?”

  彭義源笑道:“周兄弟還記得當初,你和張旬回安定時的那伙秦胡馬賊嗎?”

  周揚隱隱感到不妥,安靜地聽著。

  彭義源繼續說道:“秦胡馬賊是鄧三帶來的,包括我族的血海深仇,亦是由鄧三這小人挑撥而起的,而這一切的支持者,正是董卓。”

  周揚聽到這里,基本上已把握到了整件事的來朧去脈,不禁問道:“彭大哥,你究竟是何人?”

  彭義源眼中流露出對董卓的殺意,淡淡說道:“先零羌——彭氏部族的幸存者。”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篮球过人技巧30招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结果 指数股票 哈灵麻将官网 篮球变向过人教学视 皇家游戏注册 炒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东北填坑app 上证指数(0000 贵阳捉鸡微乐麻将 nba球星排名 喜乐棋牌游戏 鼎砥股票投资论坛 博乐填大坑新版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南京麻将50算法